394 我该怎么办?

    刘绮蕾的言语让我心头猛地一跳,她说的这个他一定不是罗猛,而是另有其人,难道刘绮蕾有外遇了?这他妈太让人火大了吧?刚没结婚几天就给罗猛戴了绿‘帽’子,又或许在和罗猛谈恋爱的时候就和这个他有一腿,而且这个他有可能是个有家庭的男人,因为这些束缚,她小三的身份不能够呆在那个他的身边,然后和罗猛就是个掩护罢了,退而求其次的策略。

    想到这些,站在门口的我,看着被灰暗笼罩的刘绮蕾,我的拳头不由得握紧,心中对于罗猛感到深深的同情,更为罗猛感到滔天的愤怒,我最愤恨给男人戴绿子的女人,然后就是当小三的女人,这俩种刘绮蕾都占据了。

    愤怒充斥着我的身躯,我猛然的推开了门,刘绮蕾看到我,先是满满地惊吓,然后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让我保持安静,可是我却是愤怒的向她质问道:“刘绮蕾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个他是谁?”

    我的语气特别愤然,声线更是极其的高,不怎么大,但很有卡通气息的卧室瞬间就是变了氛围,我的质问怒吼,让熟睡的汤姆瞬间睁开了朦胧的眼睛,而且猛然的坐起了身,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怎么了?怎么了?”

    然后汤姆看向我,看着满脸怒意的我,又看看脸色剧变的刘绮蕾,疑惑的询问道:“father,你怎么了?”

    “没你事,继续睡你的觉去。”

    我语气不善的说道,我现在脑海里满是刘绮蕾背着罗猛,背着他的老婆,和那个混蛋男人‘偷’情的画面,火气越来越火大,不知名的汹涌着。

    “father。”

    “闭嘴。”

    “梁家峰,你一定理解错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你......”

    刘绮蕾这时颤颤的站起身,对我匆匆的说道,仿佛特别的紧张。

    “你给我出来,和我把话说清楚。”

    我直接迈着大步走到床边,暴力的拉起刘绮蕾都在抖动的手掌,愤然的说着,在汤姆呆滞的注视下走出了卧室,紧紧地关上了门,关门声重重的响彻,让本来有些冷清的家变得激烈。

    “梁家峰,你放开我,你理解错了, 你干嘛这么凶?就算是真的,又有什么?谁都有权利,而且你也会这么凶吗?”

    刘绮蕾含着泪光挣扎着,对我大声说道,她的神色我也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样的意思,但她的话语更加的让我愤怒,她竟然会说什么就算是真的,也没有什么,更说什么有权利,我不凶就不是罗猛的好兄弟了,我不能打她骂她,但我可以质问她。

    “对,你说做的事情,,我必须要凶,我更想大嘴巴抽你,不要‘脸’的女人。”

    我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嫉恶如仇一般的对着她怒吼道,看着她那泪眼朦胧,甚是无辜的眼睛我对她的印象更加不好了,所谓的印象直接被我扔进了深渊之中,本来还要谢谢她,现在我谢她大爷。

    “你,你,梁家峰,你不是人,滚,你给我让开,就当......”

    就当刘绮蕾满脸震怒的对我叫吼着的时候,突然响彻起来敲门声,然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一个这个时候最不该来的人,又或许最该来的人敲起了我家的门,让刘绮蕾根本无法继续说下去,直接成为了沉默的羔羊,沉默的同时满满都是惊吓的神色,显然她害怕了,害怕被罗猛发现,惧怕罗猛已经听到了。

    光亮的灯散发着璀璨的光映照着此时看着响动的房门的她,让她的害怕越发明显,很是浓重,而我则是看看她,又看向敲响的门,思考着该不该现在就告诉罗猛,揭露刘绮蕾的不耻,让这个‘娼’妇身败名裂,让罗猛选择和她离婚,对,就是这样,我必须要告诉罗猛,不能让一个戴了绿‘帽’子的男人继续被欺骗着。

    “

    梁家峰,你一定不要说,不然我们三个人彻底就分裂了,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结局,你千万不要说,求你了,这样对谁都不好,这些都是我的错,不应该......”

    “住口,你说别说就不说吗?而且和我有毛线关系,反正这样欺瞒罗猛是绝对不行的,他是我的兄弟。”

    我直接愤然的打断了她带着乞求的言语,压低着声音对她说道,即使她泪眼朦胧,我也不觉得可怜,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活该罢了。

    “梁家峰,你说了,你们还能做好兄弟吗?而且你为了好兄弟,就将......”

    刘绮蕾焦急的用手掌抓住我的手,郑重地提醒道,那种急切或许已经不是害怕,而是担忧,很是坚定的不让我说出听到并理解的言语。

    “别说了,我要去开门。”

    我打断了刘绮蕾继续纠缠的言语,奋力的挣脱开她的手掌,转身走向了房门,看着响彻不停地房门,犹豫了片刻扭动了手把,打开了房门,很真切的看到了罗猛,他的面容满满疑惑,带着疑惑的笑容对我询问道:“怎么这么晚才来开门?在干嘛呢?”

    “没事,汤姆有些不听话,我和刘绮蕾教育她呢,来来,快进来,肯定冻坏了吧?”

    我停顿片刻,便匆匆说道,见到他不知为何,突然说不出想要说的话了,因为罗猛还是刘绮蕾?搞到我心绪特别的混乱,这种事情真的很难抉择,到底该不该说?

    如果说了,他们的婚姻彻底完了,而且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刚刚结婚,刚刚度蜜月回来就离婚,分家产,如果不说,他们的婚姻可能还有机会,到底该如何做?我真的不知道。

    “哈哈,谁让你年轻的时候不懂得克制,年纪这么小就有孩子了,小爸爸可不容易当啊。”

    罗猛拍拍我的肩膀,擦着我肩走进了房屋,满是笑容,可是我却是在心中纠结不已。

    我呆滞瞬间,连忙回身看向罗猛,这时的罗猛已经和刘绮蕾站在了一起,此时的刘绮蕾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焦急害怕模样,所谓的泪眼朦胧也是瞬间消失了,竟然和罗猛有说有笑起来,而且亲密的拥抱在了一起。

    而罗猛背对着我,刘绮蕾拥抱着罗猛正好可以看到我,她的笑容在看向我的一刹那便是消失了,而且在微微的摇摇头,用眼神告诉我不要说想要说的话,那种眼神不像是被抓到奸情的眼神,是一种我看不太懂得神色,我一时间有些呆滞,呆滞的同时也是思考着,挣扎着,到底要如何去选择?

    看着刘绮蕾,再看看背对我的罗猛,我先是关上了门,心里还在想着,而这时这对表面上亲密的新婚夫妇也离开了对方,都是看着我,说是要一起去吃饭,带着汤姆,叫上晓琰和欧旷达,可是一直侃侃而谈的罗猛,怎么会知道自己心爱的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