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 一定要见到

    刘绮蕾却是颇为关切的询问起来我,没有回答答应不答应我照顾汤姆,这让我有些不耐烦,最让我‘操’蛋的是2000的暖气竟然坏了,妈的真是二手没好货,简直像是坐在了冰窖里,手都冻得铁青了。

    “一句俩句也说不清,以后慢慢跟你说吧,你到底帮不帮我照顾汤姆?要是不,我找别人了。”

    我虽然是求人,可是现在的事情太急也太多,真是没时间,因为晓琰的的误会,和郁雪的赖人,我都没时间去公司,到时候非得让总经理批评一顿,所以这个时候的我其实非常非常烦,而刘绮蕾就成为了我无辜的出气筒。

    “看样子你有急事,那你忙吧,我也好久没见汤姆了,就去帮你照顾照顾吧。”

    刘绮蕾竟然没有像往常那样对我发火,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好像变得温和了,原来结了婚的女人可以磨灭脾气啊。

    “好,汤姆现在在我家。”

    我告诉了汤姆的位置,便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一边,认真的开起了车,车里的温度特别的低,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冻僵了,但脚掌却是重重的踩着油门,黑色烂铁的2000都快要超速了,担忧晓琰的心迫使着我拼命去开车。

    不到半个小时我便开车来到了晓琰的家中,期间总经理给我打了电话,竟然没有问我为什么没有到公司,也没有说金木现在的情况,而是问我现在在哪?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有种包青天断案的感觉,感觉很不寻常,感觉很凶的样子,让我一阵的震惊与失措。

    最后我告诉总经理说有些私人的事情,然后总经理竟然追问我什么私人的事情?我震惊之余告诉了他被女朋友误会了的事情,害怕女朋友出事在找她,向她解释,听到这些总经理简单的哦了一声,然后对我颇为严肃的说道:“尽快处理好事情,回来上班,不然扣你工资。”

    我暂且将莫名其妙的总经理搁置在一边,下了车,站在了郁雪家的小型别墅前,匆匆按响了门铃,心中却疑惑的想着:一个教师家庭怎么能住的上别墅?真是奇怪。

    门铃差不多响彻了十来声的时候,我才看到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从家中走了出来。

    看她的年龄应该是晓琰的妈妈了,只是有些太朴素了吧?不过想想教师应该就是这样的。

    “你找谁?”

    晓琰妈妈对我疑惑的询问道,给我很亲切的感觉。

    “您是晓琰的妈妈吧?我叫梁家峰,是来找晓琰的,晓琰在家吗?”

    我趴在崭新的铁栏门上,流露着微笑颇为急切的说道。

    “我不是夫人,我是这个家雇的保姆,小姐她在家,不过小姐和我说了,谁来找她都不见,尤其是叫梁家峰的男人,所以你走吧。”

    中年女人依旧是很亲切的对我说道,可是却让我大跌眼镜,我竟然将晓琰家的保姆当作了她的妈妈,真是丢大人了。

    此时此刻我颇为的尴尬,只能说着对不起,然后再说让我进去吧,可是亲切的保姆缓缓地离开了,根本不给我开门。

    我渐渐将尴尬消除,无奈且急切的摇晃着纹丝不动的大铁门,大声叫喊道:“晓琰,你听我好好解释好吗?出来见我一面,我一定给你一个真实的理由。”

    可是我的大吼无人理会,二楼的窗口也没有任何人逗留,晓琰显然看都不想看我,杭州的风疯狂的肆虐着周围的环境,静止的围墙,干枯的树木,枯萎的小草,垂头的花儿,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风的照顾,而我也是一样,鼻子脸吹成了青色的,身躯颤抖的不行,我不停息的喊着,可是十几句喊出去了依旧是无人理会。

    二楼的窗户口还是没有人影,我不知道晓琰在干嘛,但见不到她我的心就是空落落的,今天我一定要见到她。

    在门口我来回踱着步,想着如何见到晓琰,徘徊在门口已经有二十分左右了,我略长的头发已经冻成了冰,因为我在大冬天出了汗......

    “有了.......晓琰今天我一定要见到你。”

    “我突然停息了步伐,看向了二楼的窗口,坚定的说道。

    说话间我便是跑到墙边,准备爬上墙,然后跳进去找晓琰,可是墙壁有些高,再加上手根本无法弯曲,有些用不上力气,抓不到可以支撑我上去的墙头,试了几次都不行,直到我摔在了宛如冰川的地面,疼的大声惨叫的时候才是停息了继续攀爬,我躺在地上仰着头望着披着冰冷外衣的天空,重重的喘着气,愤然的说道:“干嘛把墙搞的这么高?真是醉了,这怎么上去?”

    我发完了牢骚,愤慨了墙壁的阻碍,忍着疼痛重新站起了身,看着高高矗立的墙壁,嘴角掀起了完美的弧度,迅速后退到路边的位置,右脚掌猛然蹬在了地面,迅速冲向了高不可攀的围墙,迎着萧瑟脸颊的冰凉寒风,想着蜷缩在墙角哭泣的晓琰,借着助力爬上来被冰霜包裹的墙壁,还没来的及站稳,就跳在了院落。

    因为昨天跳二楼崴了脚,落地有些不稳,崴了的脚掌更加的痛了,我张大嘴吸着冷风,扭曲的脸颊,用力的憋住,不让自己叫喊,疼痛难忍的摸了摸脚掌,然后用手支撑在地面,我一条腿站了起来,跳着拐拐来到了别墅的家门口。

    手扶着高档双扇门,用力敲起门,我现在除了想要见晓琰,就是想要进温暖的家中坐上一坐,我真的快要冻死了。

    很快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了,开门的还是刚才那个亲切的保姆,她的脸上特别的惊讶,显然在惊讶我怎么进来的,我看着它,手扶着门缓缓的下滑,同时脸色痛苦,微眯着眼睛,艰难的说道:“我要见晓琰。”

    然后我便紧闭了眼睛,躺在了门口,大理石台阶那可叫一个冰凉,假装昏死过去的我一动不动,只能在心里愤慨着这鬼天气。

    “喂,喂,你怎么了?醒醒啊,夫人,小姐,叫梁家峰的这个男人晕倒了,你们出来一下。”

    保姆在我意料之中的呼救起来,假装着的我明白晓琰很快就会出现在我身边了,然后她会送我去医院,当我躺在救护车上的病床上,身边只有晓琰一个人,那个时候就是我解释的时候,如果在她家门口起来,还有她的妈妈那可不能说出昨晚的事情,不然我这人品就是直线下降了。

    “大美姐,这是什么情况?他是谁?”

    过了十几秒左右的时间,一个陌生的女声疑惑的响彻起来,我便明白这是晓琰的妈妈。

    “夫人,他是来***的。”

    “啊?你快打120,别出什么事。”

    晓琰妈妈急切的说道。

    而就在晓琰妈妈和保姆都凑在我身前的时候,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焦急的响彻起来,顿时让我感慨万千,不管晓琰想不想见我,在我出事的时候还是会这样的焦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