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一直坚守的爱

    “找我有......”

    可是没等我说完,欧旷达便是挂断了电话,听他的声音有些沉重,显然心情不怎么好,不好或许才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喜欢自己的兄弟,心情好就怪了。

    现在又是面临了抉择,究竟要先去找谁? 现在得先让李清书冷静冷静,然后再去找她帮我向晓琰解释才对,郁雪躺在医院,进了派出所也是因为我,所以现在先去看看郁雪找我什么事。

    很快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医院,但我站在病房门口向里面看去时,发现郁雪紧闭着眼睛,好像在休息,欧旷达坐在床边背对着我沉默着,感觉氛围不怎么好。

    我轻轻推开了病房门,走进病房,而呆坐在床边的欧旷达竟然察觉不到我的到来,不知在沉寂的想着些什么?

    “旷达。”

    我叫了一声,欧旷达这才是起身看向我,脸色却是有些不好看,不知道郁雪对他说了些什么?

    “找我......”

    “你和她聊吧,我给你们买早饭去。”

    欧旷达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匆匆的起身对我匆匆的说道,然后又匆匆的离开,让我一句都没有来得及说,安静的病房便只剩下了我和郁雪。

    可是郁雪正在睡觉,难道我叫醒她吗?想到医生说她特别疲惫,应该许久没有好好睡觉了,我便坐在了欧旷达给温热的椅子上,平静的看着熟睡的郁雪,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再一次觉得她很漂亮,高高地鼻梁,尖尖的下巴,标准的瓜子脸分外的精致。

    “郁雪啊郁雪,欧旷达那么优秀的男人不喜欢,偏偏喜欢我这么个**丝,搞得我和欧旷达现在不冷不热的,而且本来我的感情就混乱不堪了,现在你也来‘插’一脚,唉,你就好好的和欧旷达在一起吧,我知道他很爱你的。”

    她睡着觉正好可以充当我的倾听者,现在的我或许是最无奈最悲痛的时刻。

    可是我话语刚刚落下,郁雪便是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看着我,却是不平静的抓住了我的手,让我一时间有口难言,神色呆滞,看她没有半点瞌睡刚醒的样子,我知道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假装着,或许是闭着眼睛想着烦心的事情。

    “我......”

    我边说边想要挣脱开她的手掌,可是言语和动作都被阻止了。

    “你知道吗?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一个人会难以忘怀,一个小时忘不掉,一天忘不掉,一个月也忘不掉,甚至一年都忘不掉,更有甚者七年八年都忘不掉,这个人每天都会活在你的记忆里,这个人的笑,这个人的调皮捣蛋,这个人所做的一切都会浮现在脑海,每天每夜都会如此。”

    郁雪紧紧抓着我的手,让我难以挣脱,她的眼神充斥着伤感与沉重,更是幸福的意味,对我意味深长的说着,却是让我无法去理解,她为什么会对我说这些?

    “我......”

    “你知道吗?当许多天,许多年他都不在你的身边,或者你不在他的身边那种滋味是多么的煎熬,当你一直以来,几千个日日夜夜都在寻找这个人却找不到的那种绝望是如何的痛苦?而当你坚持不懈的寻找着他,一直都没有接受任何人的感情,而一直充斥身躯心灵的孤寂和落寞那是怎样的无助?而当你终于历经千辛万苦找到心中的那个人时,却发现他的身边有了别人,那个时候是怎样的泪流?”

    “泪流也是偷偷地在心中流,流着刺穿心脏的血,躲在墙角,蜷缩的流着烧灼眼睛的水,眼睛红肿了在哭,心脏痛死了在哭,当你绝望的想要放弃一直以来的坚守时,却发现所谓的坚守已经成为了习惯,那个人的身影,声音,与乐观的笑脸都已经难以磨灭,当你试着接受其他优秀的男人时,想到的永远是那个人,那个人早已经忘怀自己的人。”

    “当你一个人呆在深夜,望着满天闪烁的星辰想着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时,却无法去分辨,你的错还是那个人的错根本无法肯定,当你觉得谁都有错,谁都没有错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根本放弃不了一直以来的坚守,即使自己心生痛苦,嫉妒缠绕心头,也无法去割舍曾经的美好。”

    郁雪一口气说了太多太多,她说着说着哭了,女人终究是水做的,而我这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紧紧握着手,被她的泪眼朦胧的盯着,听着她对自己说的话时,那种感受更是无法言喻,是一种触动不已的心痛。

    我在为躺在床上的这个瘦弱到像是营养不良的女人感到哀伤,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让我特别触动,仿佛自己真切的经历过一般,消失的言语仿佛潜入进了心头,让本来已经凌乱的心更加的不堪,神秘的郁雪依旧在打哑谜,我依旧无法肯定她是谁,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副容颜,甚至是连一丁点相识的感觉都没有,虽然是眼睛有些熟悉,可是又很陌生。

    “郁雪,你深深爱着一个人,那就应该一直坚持下去,那为何要移情别恋呢?昨夜你说的喜欢我,那一切都是真的吗?”

    病房的氛围是沉重的,弥漫着一股似曾熟悉又变得陌生的味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再次肯定一下心中的疑惑。

    可是郁雪却沉默了,可是不会说话的泪却一直都不停息,她的脸被泪水洗了,她的眼睛红肿不堪,一直都没有离开我的身上,看到我特别的尴尬,浑身难受,只能继续说道:“这个问题一直都缠绕在我的心头,漂浮在我的脑海,郁雪,你到底是谁?”

    现在没人打扰,只有我们俩个人,我的问题应该会得到解答。

    “梁家峰,我现在回不去学校了,我不想被人一直议论,可是我没有什么钱,我现在没有住处,最近还要考博士后,你说该怎么办?”

    郁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擦干眼泪平静的说起了她现在的情况与下场,因为我而造就的悲惨下场。

    她的问题,她的要求让我无法不回答,只能暂且将自己的疑问搁置在一边,想了想,挣脱开她手掌的束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满含歉意的对她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出的馊主意,让你现在名誉受到了损坏,还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真的很抱歉,你的住处我会给你找到,不能耽误了你年后的考试,行吗?”

    “行,不过。”

    “不过什么?”

    “我今天就要出院,晚上的时候就希望有房子住,而且我现在身体虚弱,特别的无力,回到家里没有人给我做饭,怎么办?”

    郁雪虽然提出了要求,但也很贴切她的自身情况,也必须有人照顾她,毕竟她举目无亲,而且还没有钱,空有学历,却满是孤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