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 原来不是盲目而是算计

    空寂沉重的地下室没有风的肆虐,却是让我有些想念寒风,我多么希望可以站在星空下看着车来车往,可是这些都是妄想,我已经成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连最爱的人都无法保护。

    在凌超下达命令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俩个外国保镖迅速上前擒住了我,我想要挣脱却被束缚着脚掌,残破着手掌,可是在俩位大汉面前只是柔弱的孩子。

    同时英子摁住了晓琰,不让她动弹分毫。

    “放开梁家峰......”

    “快放开冰冰......”

    “混蛋,你放开晓琰,冲我来啊,不是要杀了我吗?来啊。”

    我被牢牢控制着,却是不甘的挣扎着,在地下室吼叫着,对于死亡的恐惧我肯定有,可是我更害怕晓琰和李清书都因为我而死。

    “看样子很着急啊,还说不喜欢这个混蛋,既然这样喜欢,那我就在你的面前杀了他,让你的心滴血吧。”

    凌超走到我身边,看着被绑着手腕,拉扯着铁链急切叫喊的李清书平静的微笑道,每一个字都是透露着变态的狠毒。

    说话间凌超就是掏出了一把折叠的精致小刀,按了一下按钮锋利的刀刃便是显露了出来,绽放着摄人的光芒,仿佛这一把小刀极其的渴望被他的主人摇摆使用,品尝美味的生命。

    凌超温和的拿着小刀,仔细的翻看,无视我,晓琰,李清书的喊叫,用舌‘尖’舔了一下银白的刀刃,不看我,反而是看着李清书温和道:“小书你知道吗?我多么的爱你,不管是从前还是最近,你不让我动你,我就不会动,选择去和别的女人泄愤,可是你却背叛了我,心里有了这个爬虫,有的时候我真想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变心的‘婊’子心是如何的?然后我会做成标本,永久的让这颗心跳动着,然后将你的身躯永久的冻结,永远都不会腐烂,那样我就可以永远的看到你这副最美的容颜。”

    “不过在这之前我会杀了他,因为他才让你背叛了我,就用这把刀,轻轻的切割到脖颈的动脉,然后大出血而亡,美丽的鲜红鲜血就如夜晚绽放天际的烟花,璀璨却短暂,不过我会用相机录下来,在你死之前不断的重复播放,让你永远都难以忘怀,这个男人是因为你而死,哈哈哈......”

    凌超将小刀放到我的脖颈上,对李清书疯狂的说着,帅气的脸浮现着疯狂的笑容,只是片刻又是苦恼的哭了起来,又哭又笑的说着疯狂的言语,从这些我可以看的出来,凌超是爱李清书的,可是他的爱已经变得扭曲,当然并不是因为李清书让他变为了这样的变态,肯定之前发过什么事情?才会让他的眼眸中流露邪恶,最有可能就是受到过‘虐’待。

    他的笑意透露着阴冷,精致的小刀传递着凉意,我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死亡就在他的弹指间,这种滋味让我有些奔溃,被俩个大汉牢牢控制的身躯已然是有些颤抖......

    “凌超,你有什么冲我来,你认为我昨天才是所谓的背叛了你,可是不尽然,在你和我刚刚相处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至于我为什么没有直接的揭穿你,因为我要毁掉你,当你在那个下雪的深夜对我说你去国外是因为你的妈妈用死威胁你去娶那个外国女人,你如果不去,会失去妈妈,所以只能舍弃我,你说你即使结婚了,却都是一直想着我,爱着我,当时我竟然相信了,当时我真是个傻瓜。”“

    “可是没过多久我便察觉了出来,你突然回来找我只是为了钱罢了,想要夺走我的事业,而且我发现你与很多的女人有染,几乎每天都会去不夜城,而且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简直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伪君子,所以我决定以牙还牙,你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超市吗?甚至是李家,那我就拿走你的一切,惩罚你对我的欺骗与不忠。”

    “直到这次你报复梁家峰,毁坏超市名誉想要借机入股侵蚀,我觉得我用再忍了,彻底毁灭你的时候已经到了,我给梁家峰打电话就是为了引蛇出洞,现在你所犯下的罪,足够让你尝尝牢狱的滋味了,而等你被警方抓到,曝光于世的时候,就是我暗自成立的公司吞并你公司的时候,我会让你变得一无所有,这就是欺骗我,背叛我,伤害我的下场,凌超。”

    李清书愤然的说着,一口气说了很多,显然是想要用这些话语阻止凌超对我行凶,她真真切切的受伤到伤害,原来一切都是假装的,一直都在隐忍着,都在算计着,将我都是当作了斗争筹码,可是她不管如何恨凌超,说话都是已然有了颤音。

    李清书的言语让凌超缓缓放下了小刀,扭了扭脖子看着李清书,平静了一瞬,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有些莫名其妙,笑意中有嘲讽也有愤然。

    “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李总啊,智商可真是高,暗暗隐忍了这么久,想要吞掉我的公司,毁掉我,可是现在怎么被我用铁链子拴住了呢?你这个将死之人如何吞掉我的公司,毁掉我呢?吓人的二百五智商啊,就算我现在放出去你,你用什么证明我有罪呢?还有提醒你一句,这个地下室没人会发现,你‘烂’透了也没人来救你,你又如何是故意给我下套呢?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的‘婊’子。”

    凌超笑了几十秒,停息了笑容,伸手抓了我手掌一下,疼的我只能咬牙坚持,面部抽搐,然后离开我走到了李清书身前,用满是血迹的手抚摸到了李清书的倾城面容,沾染了一些污浊的雪白脸颊有了鲜红的血迹,再然后用手直接扯‘烂’ 了衣服,露出了‘胸’罩挂带和雪白的‘肩’膀,看着不断挣扎的李清书嘲讽的说道。

    “凌超你别高兴的太早,恶人必遭天谴。”

    李清书默默忍受着凌超的羞辱,冷到极致的说着,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话语落下的同时,不被束缚的脚掌狠狠的踹在了凌超的裆部。

    让凌超更像太监似的的大叫起来,手中的刀都是掉落在了地面,双手捂档痛苦的向后退着,然后摔在了地上。

    见到这个情况的李清书,晓琰和我都是大笑起来,反正也是个死了,死之前嘲笑嘲笑这个混蛋也值了,最好狼狈至极的李清书绝了他的后,让他再也无法糟蹋女人。

    “玛德,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想死,那我就再玩一个游戏,你们三个人只能有俩个人活,而这个选择由爬虫来决定,如果不选择就一起死,谁生谁死,爬虫决定吧,时间只有三分钟,将这个女人铐住,然后开始......”

    凌超被四个保镖剩余的一个搀扶了起来,指着我们狰狞却温和的吼道,简直就是四不像,而所玩的游戏同样也是变态的游戏,反正他已经准备好杀人了,看他所用的铁链就知道之前用过多少次,看来国外给他培养了变态的性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