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擦肩而过

    被风肆虐的雪如同风飞着沙一般,整个世界皆都被白色笼罩,雪白已然变为了苍白,飘雪的夜如一块重石压在心头,甚至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了。

    雪花触及在脸颊的瞬间我就将其抹灭,然后化为水渍,可是雪花像是和我杠上了,而我也不断抹灭着它,以免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不明白这大雪天的,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雪地中呢?

    仔细想想我同样也是一个人孤寂的走在雪夜。

    而我们就这样在机缘巧合下深夜相遇了,走着相同的路,却走着相反的方向,如果换作往常我或许会迫不及待的跑上前,恬不知耻的说着话。

    可是时间沉淀了一切,我对她没有了从前的热情,那份不顾一切的姿态已经被抹灭了。

    我看到了她,她同样也看到了我,我的脉搏有些犹豫,我的手有些脆弱,我明知道我还喜欢着她,我还没有忘记她,但我不能在这样的深夜与她走在一起,更不能抓住她的手让我们的步伐滞留,风卷起了白沙,模糊了我的视线,可是当她越来越近的时候,看到她雪白更是苍白的脸,看到她即使身处冰冷世界却失去了冰冷的脸,看到了她此刻满是脆弱。

    我失去的心动,找回了节奏,我们之间已经走在了一起,我们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我没有将情绪外露,她也没有,都很平静的擦肩而过,宛如对方都是陌生人一般,似乎风雪遮掩了视线无法看清对方的模样。

    我和李清书就这样安静的擦肩而过,朝着对方来时的方向走去,雪覆盖了她来时的脚印,也遮掩了我的痕迹,我们终究要走不同的路,可是却重合了步伐。

    沉默的无言支撑了我片刻,走到一家门牌特别璀璨的店面前我转过了身,看向了已经快要消失在雪夜的李清书,她终究没有回头,她有什么心事吗?压抑的她能够没时间理会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我都忍不住去想,可是直到我的视线彻底模糊时,她也没有转身,我叹息一声转过了身。

    我明白这些事情都不需要我去关切,关切自己就够了,以后相遇继续这样陌生人一般的擦肩而过才是最好的,我和她皆都不干涉,不关心对方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她的突然出现,然后转瞬离开,仅仅只有片刻,偌大的白色世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郁雪的目的难道就是让我和欧旷达的关系破裂吗?不然也不会说出那样的瞎话,当时就应该给那个‘贱’人一巴掌,现在将事情闹的难以收场,我除了咬牙就是无能为力。

    汤姆不想见我,晓琰也在家里,欧旷达更是和我断绝了关系,李清书见了我也不说话,刘琦蕾和罗猛出去度蜜月了,此时此刻真的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游荡在空寂的世界。

    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在雪地中走着走着,突然间看到一家灯光闪亮的舞厅,我突然想喝酒了,无人陪伴的雪夜,不能做踏雪者,那就做一个放纵者吧。

    给了门票钱,我孤身一人走进了舞厅,外面的世界因为是雪夜显得有些冷清,可是被白雪世界笼罩的舞台却是热闹非凡,里面的人没有被外面的风雪影响,站在舞池中央跟随着舞台上方的‘裸’露身体的舞女摇着头,扭动着身体,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疯狂之色,上方转动的滚灯让身处在舞厅的每个人都是披上了放纵的衣衫。

    dj舞曲高亢的响彻着,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在舞池中,只有少部分的人坐在偏僻的座位上喝着烈酒,我随便找了个位置,要了几瓶啤酒喝了起来,在我喝酒的过程中,一些穿着暴‘露’的女人和我打着招呼,我就想不通了,难道她们不怕冷吗?这些目的性很强的女人,我当然不会理会,只是继续喝着酒。

    喝了一瓶半啤酒后,我也是跟随着大部队来到了热闹的舞池中央,跟随着炸裂般的舞曲乱动起来,在舞厅或是ktv里跳舞没有什么规律可言,一会儿将手举过头顶,一会儿垂下手臂,摇着头就好了,女人晃着大‘胸’,扭着屁‘股’,而一些将‘色’狼般神色挂在言表的男人都是紧贴着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人们扭动着身躯,或前或后好不热闹,跳起舞来肯定特别热,我就将外套脱掉,进入舞池借着酒劲,发泄似的疯狂跳动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便有一个仅仅只穿着背心的女人跟我互动起来,现在的放纵让我的脑海一阵的浑浊,此时此刻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阵的扑鼻气味被我的鼻子嗅到,让我醒了醒神,这样的地方真的很容易沉沦,怪不得现在的不‘夜’城这样的火爆,太多的男女需要这样的释放。

    “帅哥,人家很‘热’,我们去‘厕’所吧。”

    这个一直和我互动的女人紧紧贴在我的身躯上,随着音乐如一条蛇‘缠’绕在我的身上,双臂更是环绕住了我,看着她那充满‘诱’惑的眼睛,那微张吐着香气的红色‘嘴’唇很是吸引人,但我明白她就是靠这样的方法,不知带着多少男人去了‘厕’所,她的样子,她的行为,她的思想,她的言语让我一阵的恶寒,甚至反胃,一想到眼前这个打扮时尚只穿着背心,‘胸’部极大的女人整天在夜里和不同的男人在‘厕’所中......我就感觉到厌恶。

    “我确实是要去厕所,不过是要去尿尿,而且我告诉你,我其实是个人‘妖’,美女要不要和我去呢?”

    我凑在她的耳边,故意改变声音阴阳怪气的说着,自己听着都像是个人‘妖’,而这个公共‘厕’所听到我的言语,脸色瞬间一变,满脸愤慨甚是厌恶的离开了我的身体,同时嘴里不干净的怒骂道:“臭人‘妖’,神经病,玩老娘。”

    女人像是躲避瘟疫似的离开了我,继续寻找其他的对象了,而我则是冷笑一声转身走出了舞池,我尝试了,也放纵了,更感受了这样的时刻,可是这样的快感,这样的‘糜’烂生活不适合我,我需要清醒清醒,也需要放放水,很快我便来到女人言语中的厕所,可是一想到这个厕所每天要做一些属于这里的事情我连尿都尿不出来了。

    当我打开大便池的门,‘脱’掉裤子尿尿时,听到了隔壁大便池中传来了异样的叫声,虽然不怎么大声,但我却听的很清楚,因为我们是邻居,真是让我一阵无语的声音,而且当我提起‘裤’子准备赶紧离开污‘浊’之地时,听到了一个让我特别熟悉的声音,我顿时脸上一变,拳头不由得握紧,让青筋狠狠的暴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