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无奈的误会

    雪花无休止的飘落着,像一只只晶莹色的玉蝴蝶在空中飞舞,仿佛要将我这只褪色的蝴蝶染上晶莹剔透的玉色,呼啸的风无休止的吹着,像是轰鸣的发动机咆哮着,仿佛要叫还未涅磐重生且被打翻的蝴蝶淹没一般。

    而身处在这样世界的我,对于紧紧抱住我的郁雪,对于她不能够答应的请求我有些无可奈何,透彻的雪不能为我解决此时的麻烦,我只能发呆似的的站立着,感觉到了胸口的温暖可是却被寒冷的风刮的摇摇欲坠,她的拥抱给我一种说不上的感觉,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而她的拥抱除了让我感受到温暖外,更是满满的孤寂,属于她的孤寂,今天的她特别异常,我总觉得她想要说些什么,她似乎在挣扎着......

    就在我无法继续给予她这种不适合的拥抱时,听到了无比真切的声音,那样颤抖的语气在这寒冷的夜狠狠的坠入了深渊。

    我立刻挣脱开了郁雪,而郁雪则是掩面站在我身边,不去看向了依依之林,看向站在门口满脸震惊,尽是苦涩的欧旷达,欧旷达那帅气的脸此时此刻如一潭死水,他沉重的一句你们在干什么?让我默默想着:惨了。

    “旷达,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郁雪......”

    我急忙向欧旷达解释起来,我不想因为这该死的误会破碎了友情。

    “不是什么样?梁家峰我都看到了,你还要说和郁雪没有关系吗?”

    欧旷达愤怒的打断了我的话,显露着不常见的神色,愤慨也憔悴的说道,或许在他的心里,我和郁雪有染......

    “我......”

    “梁家峰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人,你现在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还要沾染别的女人,如果你是单身,我也不会有多大的怨言,一切都是公平竞争,郁雪选择了你我也能够接受,可是你明明已经有了女朋友还要这样做,你要让郁雪当小三吗?”

    欧旷达罕见的朝我咆哮着,他的咆哮让安静的世界变得不再平静,也让许多的踏雪漫步者停下了脚步。

    他算是认死了我和郁雪有关系,盲目了相信了眼睛,或许欧旷达一直都在忍受着郁雪对我的不明情愫,而在看到我们相拥的一刻间,彻底的爆发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已经有了裂缝,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郁雪,从古到今让兄弟之间反目成仇的只有三样,权力,金钱,女人,可是我真是冤枉啊。

    此时郁雪也不知是个什么情绪,竟然还在哽咽着,好像并不想解释什么?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迅速走向欧旷达,同时急切的说道:“旷达你听我说,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和郁雪没关系,她只是突然情绪有些异常,再说了,我已经有了晓琰,我怎么可能背叛晓琰呢?郁雪还是你的女人,你喜欢的女人,不是我的女人,明白吗?欧旷达?”

    我也有些火大,我他娘的这么冤,根本就是被迫的,而且还要马上挣脱,最重要我对郁雪根本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她很熟悉,照顾了汤姆,根本没有别的情愫,就这样被冤枉心里特别的不好受。

    可是欧旷达根本不听,见我走来,竟然缓缓的向后退着,仿佛我已然成为一只可怕的吸血‘鬼’害怕我吃了他似的,刻意的躲避着我,甚至是陌生的疏远着我,立刻间让我有些心痛,我不就是被他所喜欢的女人抱了吗?至于这样吗?

    “梁家峰,你他妈就是个混蛋,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和晓琰谈着恋爱,想着大润发的老总,现在又‘玩’上了郁雪,你难道不知道郁雪在我心中多么的重要吗?你还配做我兄弟吗?还配做个男人吗?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我的一双眼睛在雪夜里,看到了一个女人抱着一个男人,是那样的紧凑,而这个男人一动不动,伸手还想做些什么?即使满天的雪花遮掩了我的视线,但我看的清清楚楚,梁家峰你还想说什么?当然你也不用对我解释,我又不是郁雪的男人,我只是一个即将要表白的爱慕之人罢了,呵呵......呵呵。”

    欧旷达缓缓的后退着,挪动着脚掌,让完美的雪有了难看的痕迹,同时撕裂似的看着我对我低吼着,而且我似乎模糊又很清晰的看到他已经热泪盈眶了,我不知道他是因为想当然的郁雪和我在一起而伤感,还是想当然的认为我背叛了兄弟情义,做了一个恶人而伤痛,或许都有吧,可是他越是这样认为,我就特别的火大,更是满满的委屈,我想要解释清楚一切。

    思绪间我大步的迈开步伐,迅速的冲向了欧旷达,我想要拽住他的领口怒气冲天的告诉他,我和郁雪没有半毛钱关系,是兄弟就应该相信我。

    很快我踏着白雪,脚掌触及到积雪带来的束缚力跑到了愤怒不堪,甚至是有些奔溃的欧旷达身前,伸手用力拽住他的领口,盯着他,认真的说道:“欧旷达,你要是兄弟就相信我,我和郁雪之间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不喜欢她,一丝一毫都不喜欢她,听到了吗?刚才你看到的画面纯属是连我都搞不明白的情况,是她突然就抱住了我。”

    欧旷达帅气的脸还是因为我的话语变了脸色,或许他有那么一丝相信我了,毕竟我们是兄弟,也是汤姆的干爸,见他变了神色,我便继续说道:“她是你喜欢的女人,就算我是单身,就算我打光棍,我也不会抢你喜欢的女人,因为我们是兄弟,我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让我们之间的兄弟之前破裂,所以你要相信我,说的矫情点我他‘娘’的很委屈,你丫的知道吗?傻‘逼’家伙。”

    我愤慨的说出了真诚言语,让欧旷达的神色缓和了,他闪烁泪光的眼睛有了那么一丝信任的意味,看了一眼我身后,然后紧紧盯着我认真的质问道:“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善良正直的梁家峰吗?告诉我,你还是吗?”

    欧旷达对我的询问真的有那么一丝的深情,这样的对视,这样的状况,踏雪者或许不会认为是俩个男人抢一个女人,而是会认为是一‘男’一女抢一个‘男’人,或许我对欧旷达的兄弟之情不是简单的朋友情谊,他已经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人,如果因此失去了他我肯定会伤心,一定很憔悴,我害怕失去兄弟,真的很害怕。

    或许脆弱的我,多愁善感的我已经有些泪光闪烁在了眼眸,在欧旷达询问的一刻间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而欧旷达也是全然的缓和了神色,流露出了愧疚的笑容,而就在这时,一直都哽咽沉默在白色世界的郁雪开口了,她的话语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劈中了我和欧旷达的脑袋。

    ----------------

    希望广大读者可以支持一下正版,绝对故事精彩就支持一下正版,物有所值就支持支持吧,这样冰冰写的也有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