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笑着哭,哭着笑

    我痛苦的哽咽着,在人满为患的候车厅失态了,也奔溃了,再次回想起那灯光下的记忆,宛如身临其境一般,宛如重新走过,重新经历白雪皑皑的世界一般。

    而晓琰比我想象中平静,或许她心冷了,也寒了,或许看我的样子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或许我在等待晓琰按照剧情对我询问一句发生了什么?而且是那种很急切的询问,或许我习惯了这样的急切。突然间晓琰淡然了 反而有些不适应。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这样痛苦,你要是个男人就别再为这样的女人伤怀。”

    迟来的询问,让我有了接着叙述的借口,我缓缓抬起头,胡乱的擦了擦不值钱的眼泪,呆呆看着晓琰的肚子,喃喃道:“在大雪飘飞的夜晚,我看了她和他的前男友热吻,她失信了,也爽约了,或许就没有重视过我们之间的约定,因为她心里只有一个人,因为我没有机会表白,因为我等她她却吻上了别人的唇,我变得不像个男人,很是痛苦很是脆弱,就离开了杭州来到了大理,想要忘记她,这就是一切的经过。”

    我说完了,却没有抬起头 而是低垂了脑袋,双手紧握,努力让自己平缓情绪,我来这里不是炫耀我有多爱李清书,因为她有多么痛苦,而是挽留晓琰,不要轻易的后会无期,我用这样的方式也是无可奈何,就算是换取晓琰的同情与可怜,真是的充当了犯贱角色,只要留下来就好。

    候车厅的人就像川流不息的车,涌现了,又离开了,离开了,又出现了,环境依旧是嘈杂不已,可是我却等不来晓琰听过我话语后的言论与决定,到底是走还是留,我不知道。

    用我可怜的样子,犯贱的姿态来挽留晓琰或许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我却依旧没底,心乱如麻。

    而就在这时,晓琰的手掌动了,我一直都注意着她的动作,看样子是要拉着未推回手把的皮箱离开,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她都会离开,算是铁了心,算是对于我没有了多余的精力。

    我觉得我就要崩溃,当我想要抬起头对晓琰继续犯贱挽留的时候,晓琰只是将手把缓缓推了回去,然后走到我身边,用手握住了我颇为颤抖的手掌,用温暖的声音对我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折翼的黑白蝴蝶也可以涅磐重生,冰冰,你需要成熟了……”

    或许晓琰的手是冰凉的,我的手也是冰凉的,可是我却感受到一种难言的温暖,直至我的心头,我不知道晓琰还会不会走,但她叫我冰冰了,代表会有转机,我仿佛看到了璀璨的希望。

    我看着神色依旧很平静的晓琰,感受着来自手心的温暖,我急切的说道:“晓琰你还要离开吗?如果你真的要舍弃我们的友谊,舍弃我,我不会再拦着你,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明白,你在我的世界,不再是烦扰,我也从来没有将你当做烦扰,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就像我曾经以为不能没有她一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所谓的妄想。”

    我像个孩子似的哽咽着,这次的脆弱不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眼前的女人,我害怕我的世界再没有什么人,只留下一座刮着瑟瑟寒风的城,寸草不生,无人问津,站在城头,孤独的望着远方,与美好的世界彻底隔绝。

    “如果你的世界是孤独的,那我会陪你一起孤独。”

    晓琰的那份平静因为一个轻轻点头,瞬间消失不见,那份暖暖的笑容浮现在了她的脸上,可是她却是笑的哭了,笑的那样开心,哭的那样美丽。

    而看到晓琰转变的面容,和所道出意味深长的言语,我哭着笑了,哭的很开心,笑的很脆弱。

    就这样我们拥抱在了一起,笑着哭了的人和哭着笑了的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用异样的方式紧紧的拥抱。

    我将头藏在晓琰的肚子上,不言语,只是哭着笑,像个脆弱的孩子。

    晓琰则是用手轻轻抚摸着我杂乱的头发,喃喃的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我不在乎多少人对我有着异样的目光,也不在乎到底我是该站着还是坐着,现在的我只知道也明白,晓琰不走了,她愿意陪我一起孤独,走进我孤独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陪伴是长久还是短暂,起码我在晓琰的面前可以脆弱的像个孩子,可以毫不顾及的痛哭,不需要再像个演员,用力的伪装,可以活的像个正常人,不必刻意的活着……

    ……

    洱海依旧是那样的美好,皎洁的月亮给予了神圣的月光,之前夜里我是孤独的坐在廊桥客栈的房间看着披着莹白色薄纱的洱海,而现在我的房间有了一个可以给我带来温暖,甚至可以陪我一起走进孤独世界的女人,她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陪我一起望着洱海。

    “晓琰,你也在廊桥客栈开个房间吧,你之前在哪里住?是和那个微笑一起吗?”

    高挂天空的月亮被一片黑黑的云彩遮挡了,洱海失去了梦幻般的薄纱,而我也打破了房间的沉默与安静。

    “好,之前我是住在大理古城,和微笑在一个旅店但不在一个房间。”

    晓琰很快就答应了,也很快的向我解释起来。

    “不用和我解释,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又不是随便的女人。”

    我看着美美的晓琰微笑道。

    “是吗?”

    晓琰认真的反问道。

    “是的。”

    我坚定的回答道。

    “那我去开房间了,一会儿一起去吃晚饭,自从来到大理还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

    晓琰起身望着窗外的洱海感叹道。

    话语落下就向着卧室门外走去。

    “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腿刚好还是少走路吧。”

    晓琰拒绝了我的请求,很是匆匆的走出了卧室。

    晓琰匆忙的样子让我疑惑,而她感叹的言语却是让我感同身受,来到大理一个多星期了,却没有好好吃一顿饭,完全隔绝了世界,加上病魔缠身,记忆纷扰,看着自己手掌的我,也是彻底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