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可是我爱他,你却不爱他

    高高在上的太阳散发着颇为温暖的阳光照耀着这个世界,却温暖不了这个有些冷清的别墅区,冬天到了,树木都是光秃秃的颇为的不雅,花草更是没有几颗,唯一较多的只是没有生气的楼房,有只宠物叫唤的院落,还有停在路边院落中几百万上千万的豪车。

    如果换作平时,李清书吃完饭推着我在别墅的小路上散心,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惬意时光,可是现在的我只要一看到自己的腿,就萌生不了好的心情,而且还无可奈何的煞了此时的氛围。

    既然李清书不愿再提刚才的事情,干脆选择了无视,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去提,毕竟占便宜的是我,有过错的也是我,轮椅的车轮缓缓转动着,我望着有些蜿蜒的小路,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寒风。

    打破沉默向李清书很认真的询问道:“李总,如果我短时间站不起来?你就这样一直在家里照顾我吗?不工作了吗?”

    “如果没有你,我还有机会工作吗?人总要学会感恩,你为了我成了这个样子,我不照顾你,谁来照顾你呢?”

    李清书仿佛都没有思考,直接向我做出了回答,我可以听的出她的真诚,她是真正的想要照顾我。

    可是如果我短时间站不起来,我不想一直拖累她,这样的我,在她的身边已经没有了意义,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拿什么守护她,还不如彻底的离开她,眼不见心不烦,省的拖累她。

    “如果我短时间内站不起来,你也就不要再管我了,将我送回家,给我一笔钱你所谓的报恩也就够了。”

    我扭头看着李清书很简单很轻松的说道,将所谓的苦涩默默的藏在心底。

    “砰”

    只是我刚刚话语一落,李清书便用纤细的手掌拍打了一下我的额头,将轮椅停下,对我颇为认真甚是冰冷的说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说了,我会陪着你重新站起来,以后要是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继续打你额头,自己看着办。”

    我颇为无奈更是惊诧的用手摸着被李清书拍打过的额头,抬头看着她,眼睛中闪烁起来了泪光,不管李清书是为了感激还是什么?终究是对我用了心,更是许下了所谓的承诺,虽然与爱情无关,但毕竟是对我。

    我没有言语,默默的低垂了头,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即使是为了不再麻烦李清书我也要尽快站起来,更是为了自己,为了父母,为了汤姆,为了所有人,我一定要站起来。

    “走吧,我们回家,我要继续锻炼。”

    我颇为急切又很是坚定的说道。

    “你傻了吧?你现在是什么身体?现在刚锻炼一天一个小时就是极限了,不能太劳累,等你渐渐习惯了,才能加时间,现在的时间就是好好的散心,你唱唱歌也可以,只要放松心情就行。”

    李清书没好气的看着我,冷着脸却又有些笑容,我也搞不懂她此时是个什么样的神色。

    “那好吧,散心吧,不过唱歌没心情。”

    “没心情我就推着你走,让你受冷风吹,吹吹你那张破嘴。”

    李清书有些愤然的言语让我不免愣了神,而就在这时,充斥冷风的小路周围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响彻,我便明白她来了,她终究还是愈合了,终究还是放不下我。

    “冰冰,你穿这么点衣服不冷吗?”

    我的神色难以平静,却要装作平静,抬起头看着已然跑到我身边的晓琰,满是愧疚的看着流露关切之色的她。

    “李清书,你到底怎么照顾冰冰的?这也叫所谓的能够照顾好吗?现在已经是寒冬时节了,你竟然只给冰冰穿一个薄薄的棉袄,甚至连我送给他的围脖都没有戴,更没有在受伤的腿上盖上一个毛毯,告诉我,这就是能够照顾好吗?要不是冰冰要来你家,不然我绝对不让你这个长着一颗榆木脑袋,不懂的照顾人的女人来照顾冰冰。”

    晓琰简直宛如一只狂暴的下山猛虎,片刻就是对站在我身后的李清书愤怒的撕咬开来。

    “晓琰......”

    “你闭嘴......她不懂的照顾你,你自己也不懂吗?你敢说自己不冷吗?”

    我想要让晓琰冷静冷静,可是暴怒的晓琰直接暴躁的打断了我的话,我明白晓琰是因为我没有选择她而选择了李清书才会发这么大的火,毕竟这股气必须要发泄出来,不然憋屈在肚子只会生病。

    我其实很冷,却不能说冷,也不能闭嘴。

    “晓琰......我不......”

    “你闭嘴......我和她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

    可是当我想要安抚因为我而发怒的晓琰时,李清书却是冷冷的打断了我的话,而且听她的意思,她们的事情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不得不在心中暗暗的感叹:女人的战争太可怕,就算我不无辜却也被无辜的伤害了。

    “我......”

    “闭嘴。”

    这一次打断我的是李清书和晓琰一起,二人一起愤然的说出了闭嘴俩个字,再一次夹在他们中间我颇为的尴尬,沦为残废的我,没有半点的话语权。

    对于俩位已经动了火气的女人,我只能默默的听话的闭嘴,默默的用手滑动轮椅车轮移动到一边,给二女腾开场地,是打是骂,我也只能看着了,实在不行就 报警......

    李清书习惯性的将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将一直套在手腕的皮筋固定在辫子上,弄成了很普通的马尾辫,却是依然的动人,但动人的面容却是浮现着冷到极点的神色,放射着火焰的眼眸死死盯着晓琰,一动都不动。

    李清书是颇为内敛的愤然,而晓琰就是直接将所谓的愤怒显露在言表,不管是眼睛还是鼻子,更是抽搐的嘴角,都是淋漓尽致的表现着晓琰的怒火外泄。

    作为二女愤怒源头的我只能干坐在轮椅无所适从着,身穿红色长衣的李清书没有说话,穿着白色小棉袄的晓琰便是发了难,指着李清书斩钉截铁的说道:“李清书我告诉你,你如果照顾不了冰冰,就把冰冰还给我,让我来照顾她。”

    “真是好笑,你是女人,我也是女人,你能照顾的了,我就照顾不了吗?”

    寒风肆虐的越发猛烈,干枯的树木没有了落叶,只剩下了形单影只的树枝被侵蚀着,被抖动着,而李清书也在这一刻做出了不弱于晓琰的反击。

    “对,你说的没错,我们都是女人,可是我爱他,你却不爱他,这就是区别,你永远比不了我对他的关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