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狼狈的像一条断了腿的狗

    病房的人很多,每个人却是都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我的沉寂,或许谁也不想触及我的霉头,只能眼睁睁看着我瘫软的坐着......

    病房的气氛是感伤的,是无奈的,是悲痛的,是不甘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一个累赘,已经站不起来的累赘。

    现在我才明白为何李清书和晓琰为了抢夺我,差点抢的头破血流,原来都是因为看我可怜,收留我这个累赘,站不起来的废物。

    太阳散发的光芒透过紧闭的玻璃映照在了我的苦涩脸颊上,身上,还有无力的腿上,感受着淡淡的温暖,我有准备却奔溃了的心有了不服输的思绪,我不相信老天这样的折磨我。

    “你们一定是骗我的,今天是愚人节你们在和我开玩笑呢,我怎么可能会站不起来呢?真是的,我要戳破你们的谎言,看着......”

    我抬起了脑袋,看着围着我面露关切之色的众人,我强挤出一丝笑容,声线极具颤抖的说道。

    我说话间,便用力支撑手臂,借力挪动到了床边,不顾离我最近的刘琦蕾的阻拦,在众人的紧张注视下,向着众人证明自己能够站起来。

    可是当我急切的将脚掌落在冰凉地面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丝毫的感觉,然后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狼狈的像一条断了腿的狗似的,除了无力便只剩下无力,只能匍匐在地上苟延喘息,我的脸紧紧贴在了冰凉的地面,那刺骨的冷意侵蚀着我的脸颊,此刻我竟然庆幸我的脸还有知觉,还有冷的感觉,而我的双腿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仿佛俩条腿已经不属于我,像是被偷走了一般,我的幻想破灭了,心底最后的渴望与保留都被摧毁了,随着我这无力的一倒,我眼前的世界都是黑暗的,转瞬间又是苍白的,不管是黑暗还是苍白都是无力的。

    “冰冰......”

    “梁家峰......”

    “萌萌......”

    在场的所有人在我倒地的一刹那全都是惊呼起来,眼疾手快的更是要扶我起来,将我这个废物费力的扶起身。

    而置身于立体旋转世界中的废物,并不想被他们好心的搀扶,我脸贴着地撕心裂肺的狂吼起来。

    “不要碰我,谁都不要碰我。”

    我倔强的怒吼,不甘的歇斯底里,奔溃似的肆意发泄让所有人停息了言语,停止了动作,只是还有那么一个,俩个人会继续言语。

    “冰冰,别这样,凡事慢慢来,慢慢来。”

    我听到晓琰哽咽颤抖的言语,是那样的心痛。

    “梁家峰,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即使你现在站不起来,只要有信心,之后的日子你一定可以站起来。”

    李清书不像晓琰那样的哽咽哭泣,反而是越发的冷淡,我明白她是在激将我,可是这个时候的我不想明白,什么都不想明白,我只知道我要站起身来,我要自己站起来,我不要狼狈的像一条狗,只能在满是灰尘的地面匍匐,一动不能动。

    “不要管老子好吗?都他娘的给老子让开,老子自己能够站起来,让开,让开......”

    我依旧疯狂的大吼大叫着,吼叫的同时用手支撑着地面,抬起脑袋准备起身,可是只用手臂用力的我只是坚持了一刻便再次摔在了地上,因此狼狈的我再一次落入了深渊,求也不是,逼也不是,什么也不是,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废物......

    我的再一次倒下,让我感觉到了绝望,所谓的绝望身穿带刺的铠甲紧紧的拥抱我,势要和我相融,让我永远永远的绝望下去。

    而我的再一次倒下,在病房中站立着,急切着的七八人皆都再次紧张起来,我清清楚楚的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急切气息,更多的还是所谓的悲哀和无奈。

    可是我并不想放弃,我相信我可以站起来,我不是一条断了腿的狗,也不是只是累赘的废物,我还是能够站起身的人。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却是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告终,我的脸或许已经肿了,胳膊也是痛的不行,满头早已经是大汗淋漓,不知多少次的尝试也没有让我放弃,我想要继续坚持尝试,可是连支撑我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只能吼着沙哑的嗓子,愤怒的咆哮着老天对我的不公,咆哮所谓的造物弄人。

    我败了,没有力气了,也没有希望了,无力的腿给了我眩晕的世界,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脑海一片苍白,我自己都不知自己在想着些什么?

    这时我的胳膊被手掌抓住,然后将我扶了起来,左边是欧旷达,右边是罗猛,我的好兄弟给予了我不能完成的事情,我的心是苦涩的,我连发泄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呆呆的被他们扶到了床上。

    “冰冰,你没事吧?”

    晓琰哽咽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看看她泪水纵横的面容,想要愤怒的质问她为何不告诉我真实的情况,为什么要一直欺骗我,只是话到嘴边心里也明白这些不怪晓琰,她也是为我好,不管是晓琰,李清书,欧旷达都是如此。

    我不想回答晓琰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力气,只是坐在床上,低垂着脑袋,发着呆。

    “梁家峰,走吧,我带你去我家休养,我会请最好的肢体恢复师来帮你,让你能够重新站起身来。”

    李清书的声音响起,不由得的让我心神一震,真如她所说我可以重新站起身来吗?真的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吗?还是所谓的安慰话语?

    我的心是奔溃的,是绝望的,甚至都没有希望用来破灭。

    “不行,冰冰这样的情况必须我来照顾,我不想看到冰冰有那么一天被你狼狈的赶出家门,我不能忍受,我更不相信你。”

    李清书话语一落,晓琰的话语便是紧随而至,显然二人的斗争又要开始,我不想在这么多朋友面前丢人了,一个累赘还有什么意思抢来抢去?我便猛然抬起头,看着晓琰,也看着站在孤立在一边的李清书,嗓子极具沙哑的说道:“别吵了,也别说了,我这个所谓的累赘要去李清书的家中,大家都不用担心我,我会坚强的,我怎么也是个男人,带把的男人,放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