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晓琰生气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又是俩个多星期过去了,这个时候也算是真正的进入深冬,可是我却感受不到这冷然的天气,感受不到刺骨的寒风,只能蜷缩在李清书给安排的豪华病房中徐徐度日。

    现在我伤差不多都养好了,只剩下了打着石膏依旧不能动的腿,这些天里我试着去打探我的腿到底是如何,可是不管是医生还是来探望我的人都是一样的答案,只是骨折,没事,可是这样统一的答案却是有些妖气,我觉得他们瞒着我些什么?

    不过今天医生说可以坐着轮椅到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我很期待,我不能错过我所喜欢的季节,即使坐着轮椅,我也要打扮的像个人样,晓琰为我洗了已然分叉的头发,为我竖着帅气的发型,晓琰知道我喜欢什么,更是为我用了俩个星期的时间织好了红色的围脖。

    坐着床上看着随意摆放在被褥上的红色围脖,我很感动,真的很感动,我喜欢在冬天戴红色围脖的事情也只是和晓琰聊天的时候随口一提,但没有想到她却记住了,今天为我拿来了这代表爱意和辛劳的围脖。

    买和织真的不是一个区别,晓琰真的用心了,这是用钱绝对买不来的东西,我不知该怎么谢她,但终究要谢谢她。

    “晓琰,谢谢你送我的围脖,有心了。”

    我拿起围脖,轻轻的抚摸着,明知晓琰不愿听却依旧感谢的说道。

    “冰冰,我不想听,织个围脖还有什么谢不谢的,走吧,我推你到外面去散散心,你都在病房中待了快一个月了,估计也快疯了。”

    晓琰一脸幽怨却带着温暖的笑容对我说道。

    她不想听,我也不继续说了,一句就够了。

    “是啊,真是快憋疯了,好像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吹吹冷风,就算感冒也值了。”

    我望着窗外的天空感叹的说道,却满满的哀愁,公司不能去,不能照顾汤姆,而且最重要的是黄毛和刘天助竟然还在畏罪潜逃,其实我心里每天都在担忧李清书,她一来看我我就会让她小心黄毛和刘天助,而她也是微笑的对我说:“谢谢,我知道。”

    只是所谓的谢谢却是拉远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帅气的发型也梳好了,你照照镜子自己看看,我去找医生将你搬到轮椅上。”

    晓琰将梳子放下,将镜子递给我,说话间便是快步走出了病房。

    而我却是手拿镜子迟迟不敢看自己,这几个星期以来我都没有照过镜子,就是不愿看狼狈的自己,整天呆在床上什么都不能敢,还得麻烦晓琰,欧旷达,罗蒙等人一直照顾我,当然还有李清书,即使李清书一来晓琰就和她掐,但李清书却每天都会来看看我。

    我知道她对我的好意只是因为我救了她,她有那么一点点感动罢了。

    我颤颤的拿着镜子,移动到了我的脸颊,看到了极为蛋疼的面容,在病房中呆了三个多星期不出门,不见太阳竟然给养白了,也是醉了,不过面容上更多的还是所谓的惆怅与苦涩,看不到一丝的笑容,我试着呲牙笑笑却发现笑的比哭都难看,笑的是那样勉强,不过我看了一眼红色围脖,终于算是真正的笑了出来,傻傻的笑了出来。

    不过发型很不错,帅气逼人......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轮椅,被晓琰缓缓的推着,小小的滑轮带动着我,虽然很是舒服,但我也惧怕我从此站不起来,便回头对晓琰询问道:“晓琰,我还能站起来吗?”

    我看着晓琰,晓琰看着我神色变了变,连推车都没有了力气,她的变化我全然都看已看到,我便追问道:“晓琰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腿到底怎么了?我问你你为何会神色变了又变? 拜求你不要欺瞒我,告诉我真正的实情好吗?”

    我今天一定要知道我的腿到底怎么了,这个疑惑已经憋在我的心中许久了,我不问清楚憋的太难受。

    “冰冰你想多了,我只是突然感觉到肚子有点不适,你也知道女人都有这么几天,好了,走吧,这大清早的,空气正是最好的时候,我们四处转转。”

    晓琰为了瞒我都将大姨妈搬出来了,可是她却忘记了上个星期她才是来的大姨妈,虽然她没有说,我却可以观察的到。

    “王晓琰你他娘的这样骗我有意思吗?上个星期你才来的大姨妈,你丫的还说什么女人都有这么几天,撒谎之前要学会撒谎,要想想所撒的谎言是否天衣无缝。”

    我直接用力抓住了轮椅的车轮,回头狠狠盯着晓琰怒吼道,不管我是真愤怒还是假愤怒我也一定要得知真相。

    “梁家峰你是不是住在病房中憋疯了,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大姨妈上次没来够,还想来不行吗?你是想不想让我推着你转悠了?不想的话我就把你扔到这里,自己转悠去。”

    晓琰被我吼着竟然也跟我吼了起来,这可是晓琰名副其实的对我吼叫,和平日简直不能比,可是我已经有了决定便不肯示弱,依旧愤怒的低吼道:“你告诉不告诉我?不告诉我以后别来医院,我不需要你的照顾,走,走,快走。”

    我和晓琰已经忘记了我伸出安然的环境中,不能随意的大吼大叫,可是随着我的吼叫停息,我们之间的吼叫也就此停息,晓琰真的松开了轮椅,怒气冲冲的转身就走,没等我缓过神来便就已经消失在我视线,一刻都不带停留的......

    “呃......”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的感觉错了吗?一切都内心的恐惧在作祟吗?晓琰看样子真的生气了,哎......”

    “我擦,不会真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吧?真他娘醉了。”

    我自言自语的说着,满满的疑惑,满满的无语,寒风侵蚀着我的脸颊,却渗透不到脖子处,只是因为我戴着晓琰给我织的围脖,没有温度的太阳只是给世界带来的光临,却没有带来多浓重的温暖,来来往往的人们将手插进裤兜里,将头龟缩起来,急匆匆的走着,擦着寒风踏着地面迎着人来人往。

    而我这个不能走路的家伙,只能一个费力的转动着车轮,缓慢的在住院区散着不能走路的步,晒着没有温度的太阳,苦涩也无奈......

    只是我刚走了一条小路,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低腰马靴,身着暗色线衣长裙搭配红色小棉袄的女人,她的手里提着一个饭盒,我仿佛看到了她瑟瑟发抖变青发紫的手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