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我究竟怎么了?

    柔软的阳光照耀在了我的脸上,刺激着我伤痕累累的脸颊,也将我刺激的难以入眠,这次醒来后感觉全身有了些力气,我不知又睡了几天,但是这次感觉可以拔掉氧气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病房中没有一人,苍白的世界显得特别的孤寂,仿佛所有人都抛弃了我,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孤身一人。

    戴上氧气真的特别难受,我觉得现在完全可以拔掉了,手掌可以动了,我便轻易的拔掉了扣在口鼻许久的氧气。

    拔掉之后,一阵缺氧,不过我努力呼吸了几口环绕在病房中的空气之后,呼吸渐渐平缓了起来,而就是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晓琰抱了一束花走了进来。

    当她看到我拔开了氧气,手中的花迅速掉落在了地上,晓琰不管被抛弃的花儿,焦急的跑到我身边,颇为急切的说道:“冰冰,你做什么啊?干嘛拔掉氧气,这样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懂爱惜自己的身体,你的身体是父母给的,不是你随便去毁掉的,如果叔叔阿姨知道你出事了,他们会怎么想,会是怎样的焦急?冰冰,你为李清书付出性命的时候,想到过生你养你的父母吗?你就是冲动,做事情从来不计后果,脑袋发热就不管不顾了。”

    “冰冰你要学会成熟了,年纪已经不小了,还是像个少年时期动不动就打架的冲动吗?再有几年就要而立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晓琰温暖的面容有了愤怒,满满都是提醒劝说的言语,边说边就要给我戴氧气,面对晓琰的训斥,我一阵呆滞。

    字字戳进我的心头,心头难忍的片刻,我才是想到了父母,对啊,我冲动的时候想到父母了吗?晓琰又给我戴上了氧气,我也没有反抗,我的心绪满满都被父母俩个字眼所占据了。

    我是个不孝子,更是个不成熟的男人,幸好父母不知道,不然我该怎么面对生我养我的他们,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情况,只有我平安安安,赚了大钱,开着豪车带着漂亮女朋友才能够回到家乡,让他们二老感到光荣,脸上除了光便只是光。

    看着被急切与幽怨笼罩面容的晓琰,我想要对她真诚的说声谢谢,晓琰是个好女人,做了太多让我感动的事情,可是感动仅仅只是感动,那不是爱情。

    我平静的用手再次拔下了氧气,晓琰见到又要说什么,我便抢先一步颇为艰难的开口道:“晓......晓琰,没事的,我......我没事了。”

    “冰冰......”

    “晓......晓琰,谢谢你,谢谢你这么......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每次我躺在医院都是你来照顾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晓琰我真诚的表达着谢意。

    可是我这样的表达却是让晓琰的眉头皱起,我明白她不希望我对她说所谓的谢谢。

    她认为她喜欢我,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如果我说了谢,就是不把晓琰当做亲密无间的人,而正因为我明白晓琰的想法,我才会对她表达谢意。

    “谢吧,谢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要说谢谢,你以后每天都得对我说谢谢。”

    晓琰干脆坐在了我的身边,看着我满满笑容却极其哀怨的说道。

    “恩,每天都对你说谢谢,你对我的好我说一辈子的谢谢也不为过。”

    我接着晓琰的话茬郑重道。

    “你......”

    晓琰简直被我气疯了,她让我每天说谢谢显然是气话,可是我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晓琰怎么可能不生气。

    不过晓琰指着我,神色从愤怒与幽怨慢慢转为了正常,片刻转为了平静,看着我面露笑容的说道:“终于可以取下氧气了,也预示着你彻底的脱离危险了,只是......”

    “只是什么?”

    说变就变的晓琰让我特别无奈,我明白晓琰面露笑容只是假象罢了,笑在面容,苦涩在心,不过最最让我感到疑惑的是晓琰的只是,她说只是的时候,本来满脸的笑容转眼消失不见。

    向来喜欢观察细节的我, 明白晓琰一定有事情瞒着我,我必须要知道晓琰到底瞒着我什么事情,此刻我联想到晓琰将医生拉在一边说的悄悄话,一定这个所谓的只是和腿有关联......

    “没事啊,我是说只是你估计要在医院呆好些天了,你工作也要荒废了。。”

    晓琰听到我的询问,神色立刻恢复如初,加了一份担忧对我说道。

    晓琰像是在对我撒谎,我一丝一毫都不相信晓琰所说的话。

    “晓琰,你要是心里有我,在乎我,就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我的腿到底怎么了?”

    我颇为大声的对晓琰低吼道,即使说话的时候胸脯都是有些发痛,但我一定要问出来,看晓琰那一刻间的神色,我猜想自己的腿一定很严重,或许是骨折的特别严重。

    “冰冰,别问了,真没事,我回家给你炖点鸡汤吧,好好补补身体,这些天一直输着营养液,身体抗不住。”

    晓琰眼眶发红,却还强装着镇定,满是笑容的对我说道。

    晓琰说话的同时转身就走,连掉落在地上的一束花都没有顾的上去捡,躺在床上看着异样的晓琰,我心里默默的想着:炖个鸡汤都这么着急?晓琰啊晓琰我到底怎么了?会让你如此的紧张,甚至想要哭,难不成我不行了?

    可是我的浓重疑惑终究是无人来解答,偌大的病房再次是剩下我一个人,那种该死的孤寂与沉重我一个人还是承受不来,不过我明白晓琰回家炖鸡汤了,一定还会有人来,我现在特别需要有这么一个人来为我解答心中的疑问。

    从玻璃渗透而进的阳光,缓缓的侵蚀着安然的房间,刚刚只能被照到半边脸的我,现在完全笼罩在了仿佛失去温度的光芒之中,我心中思绪万千,思考我到底怎么了,也焦急的等待着来看我的谁谁谁。

    晓琰刚刚没走几分钟,病房门便被打开了,我正要疑惑是谁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赶来医院,只是当我看到来人的时候,所谓的疑惑消失不见,心头荡起了涟漪,打心底里我是高兴的,不管她是因为感动感激而来,还是因为愧疚而来,她来了就够。

    陷入沉睡几天,一醒来便可以看到她,这或许是我的幸运,只是我的这份幸运是伤害了不知情的父母情况下得到的,想到这些我的心头再次被喜悦和愧疚而缠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