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半懂不懂

    李清书同样抱着一束花,缓缓走进了病房,当她看到病房门口掉落的花儿时,俯身捡了起来,然后才是看向了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我。

    当她看到我不再戴着代表病重的氧气时,动人的面容很自然的有了一丝笑容,满满惊喜的抱着花儿来到我的身边,将地上捡起的花放在床头柜上,将自己捧着的花插入了花瓶,同时很惊喜的对我说道:“你可以终于可以取下氧气了,我也不会提心吊胆了,脱离危险,进入安全就好。”

    “你会为我提心吊胆吗?”

    她的话语一出,我便立即看着她询问道,我的眼睛片刻不离李清书,想要从她的神色动作看出些什么?

    “当然啦,你救我俩次,而这次为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能不提心吊胆吗?如果你这样死了,我无法报恩了,都不能好好的感激你了,所以我盼望着你可以安然无恙。”

    李清书插好花之后,扭头看着我,满是笑容,用很淡然的言语对我说道,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李清书不愿让我就这样死去,是想要感激我,想要报恩,仅仅如此,再无其他。

    求证之后,我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终究还是很心痛,对于我,她只是感激罢了,我清楚明白的很,我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如果我没有拼命去救她,现在在她的心里我还是所谓的人渣,不办好事的人渣,现在办好事了,我在她心中的形象才是得到改观,而所谓的改观前提是必然是感动。

    我讪讪笑了笑,口是心非的说道:“恩,我现在也是你的大恩人了,想象以前,再想想现在真是造化弄人啊,不管如何,我们也从仇人成为普通的朋友了,李清书,我现在算是朋友吗?”

    李清书的脸色变了变,缓缓坐在了床边,看着我很淡然的说道:“当然是朋友了,我肯定是把你当朋友的。”

    “当做什么样的朋友呢?”

    我继续追问道,所谓的认真在这一刻变得浓重起来。

    “梁家峰,你想吃什么呢?我下次来给你做一些,你现在可以说话了,也可以吃饭了,得吃些好的。”

    可是李清书却是毫无痕迹的转移了话题,不再愿意深究我们是什么样的朋友。

    “不用了,晓琰已经给我炖鸡汤了,不过我问你个事情,那天我被车撞了后,我看到你哭了,你为什么而哭呢?是害怕什么吗?”

    我好不容易可以说话了,而她也来了,我便开始询问起让我难以想明白的事情。

    可是李清书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我说什么似的,看着渗透而进的光芒,感叹道:“八点钟的太阳总是让人感觉到一丝的清凉,在这个时候,人往往是最最轻松的,因为太阳没有真正的释放,在这种半释放的状态,人可以去想象所不能想象的东西。”

    听着李清书的言语我越发的摸不着头脑,怪我愚昧,理解不来所谓转移话题的感叹究竟是什么意思?看着她很平淡却流露淡淡笑容的面容,我觉得李清书太过的高深莫测,太过的让人难以捉摸,我和她也算相识许久了,却连她的半点心思也猜不出来,我觉得她一直都在伪装着,更像个外星人,有着一副华丽的躯壳,和不知名的内瓤。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那样流泪,是单纯的害怕我去死吗?还有你在说些什么我真的搞不懂。”

    我依旧不愿放弃,继续询问着坐着我身边,安然无比的李清书,希望可以得到些什么。

    “死很简单,可是却难在死去之后,星辰很璀璨,可是却害怕灰暗的天际,不知今晚有没有星星,天空是否依旧晴朗?”

    李清书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她所谓的转移话题也是醉了,让我没有办法继续询问,只能接着她的话题和她一起感叹起来,或许我不去想什么?不去追问什么?一切都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我现在觉得我自己越来越贪心,从从前不奢望变为了现在的野望。

    安然的处在一个房间,说着一些高深莫测的言语,看着美丽的她,努力猜着她的想法或许才是我想要看到的,因为我可以和她说说话,发自内心的表达着一些华丽的句子,虽然谁都不懂。

    “活很艰难,可是却简单在真正而活,流星很华丽,可是却无惧没有尽头的夜空,现在的天空晴朗,也在预示着今夜注定星辰挂满天空。”

    既然李清书愿意说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句子,那作为一个写书的我自然也不会落入下风,陪着她感叹再简单不过,只要她开心就好。

    “即使星辰挂满了天空,却只能孤身一人抬头仰望,陪在身边的只是寒冷的风,有时候不想得到的很容易得到,可是想要得到的却是难如登天,烟消云散,秋去冬来,不断重复着抬头仰望,寒风陪伴。”

    不知李清书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时间说的话越来越难以琢磨,在晴朗的白天谈论璀璨的今夜,活在当下却想象着过往,李清书绝不像每天表面上活的那样精彩,心中所压抑的东西或许比谁都重。

    这一刻我躺在床上,认真的看着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我要试着探寻极具危险却异常神秘的存在,即使遍体鳞伤,即使千疮百孔,我也要真正的了解她,懂她.......

    “所谓的孤身一人其实不然,当你一人仰望璀璨星空的时候,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也会有人用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角度仰望同一片星空。”

    “即使同一时刻会有不同的人仰望同一片星空,可是注视的却是不同样的星辰,有时候人不是在看无边星空的华丽,而是用那一双眼睛,注视着一颗黯淡却很闪亮只属于你的星辰。”

    “可是孤身一人只有寒风陪伴的那个人看着一颗不明显的星辰时,又如何知道在不远处,在黑暗中,有那么一个人也在陪着这个人仰望不明显的星,那个时候陪伴这个人的不再只是寒风,还有所谓的守护。”

    我和她,她和我,在用常人听不懂,看不明白的言语交流着,却字字句句都是饱含深意,只是需要有心人去深深体会,我不求李清书可以听懂我的言语,因为我对她的言语也是半懂不懂。

    ----------------------

    我半懂不懂,你们懂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