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星辰是永恒的,流星是短暂的

    手中的塑料袋散落了,老坛酸菜牛肉面也开始在地上翻滚起来,预示着我的生命就要逝去,这个时候的我不可避免的恐惧着,也是不甘着,因为我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去做......不想就这样死去。

    没有好好的孝顺父母,没有将汤姆抚养成人,更没有看够李清书,我马上就要看不到她了,可是被巨大冲击力撞飞的我并不后悔,因为如果我不推开李清书,我同样也是见不到她了,或许她活着要比我有价值,我本身就是活着浪费空气的存在。

    飞速下落的我,在心中默默安慰着自己,可是滚烫的眼泪还是凋零一般的飘飞起来,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我还没有牵起她的手,怎么可以死?

    当我落地的刹那,我的心里无比的憎恨黄毛和刘天助,同样愤怒警察的办事效率,如果早日抓到他们,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此刻的我终究愤怒不起来了,全身都是疼痛的,都是无力的,一条腿像是已经断裂了一般,喉咙发痒的不断喷发着血液,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着,我想要看看李清书最后一眼,可是能够看到的只是满头的星辰,为我做着祭奠的星辰。

    破烂汽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我也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人生就是如此,未曾活够便短暂的流逝,带着不甘,带着痛苦,带着恐惧,悄然的离开这个世界,在生命面前人终究是无力的。

    血液缓缓流逝着,时间平缓走动着,枯竭的生命已然到了尽头,寒风更加凶猛的肆虐着,为我举行着祭奠的仪式,和星辰一起,和寒冷相随,他们的好心让我心生恐惧,颤抖的恐惧。

    莫怕,莫怕,她还活着,已经足够......

    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恐惧的心灵,而就在我要闭上眼睛的刹那,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很快我模糊的看到了她,因为激动,因为不舍我再次喷出了让喉咙发痒的血液......也预示着我的生命即将要枯竭。

    “梁家峰......梁家峰你怎么样?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一定要挺住,挺住。”

    李清书蹲下身手忙脚乱的不知该怎么做,所说出的言语焦急到了极点,震惊,恐惧皆在她的面容,我从来没有看到她像现在的焦急,看到她为我焦急的模样,我减缓跳动节奏的心脏有了一丝的安慰,寒冷不能左右我,都是满满的温暖。

    “别......别怕,我......我会一......一直守......守护你身边,不......不会让......让任何人......人伤害你......你没......没事就......好。”

    我闪烁着泪光,极其艰难含糊不清的说着,看着同样闪烁起来泪光,流淌出泪水的李清书,我想伸手摸摸她的脸,为她擦干眼泪,我喜欢轻轻的抚摸女生的脸,而李清书的脸我早就想摸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寒冷的风将滚烫泪水愤怒的飘飞,又将泪水残忍的冻结,夜已冰封,爱要消逝,所谓的守护也不能继续下去,我艰难抬起的手掌被李清书紧紧握住了,虽然给我带来了急切的温暖,可是她终究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明白这辈子都摸不到她的脸颊了,没机会为她擦干泪水了,不免有些遗憾......

    其实恐惧的心也在问自己为了救她,都不顾自己的生命,是否值得?其实在我推开她的一刻起,我明白了自己的心,做这一切都是值得,即使是付出生命又如何。

    因为我爱她,我要守护她,璀璨的流星总是短暂的,我遇到她之后发生了太多太多精彩纷呈的事情,可是我终究只是一颗短暂的流星,在李清书的世界只是一瞬间的璀璨,只是让李清书眼前一亮,却不能够永远的存在她的世界。

    如果有来生到来世,我一定要做一颗普通的星辰,即使失去了璀璨,即使默默无闻,即使黯淡无光我也愿意,我只求可以每天都看到她,看到她笑,看到她哭,看到她的英姿飒爽,看到她的孤单落寞,看到她的痴痴发呆。

    星辰是永恒的,流星是短暂的,这就是区别,我不愿只是她的过客,我要一直一直站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只是我没机会了,这一生也没有机会了......

    “梁......梁家峰,你......要坚持住,一......一定要坚持住,你不能死......”

    李清书双手紧紧握着我颤抖不已的手掌,泣不成声的嘶吼着,或许这个时候路人已经打了120,可是我已然看不到任何生还的希望,我该说遗言了,急速枯竭的生命或许只能够让我说那么一句,简单的一句。

    “谢......谢你,还......还记......记得我......我的名......名字,对.....不起,我......我不能......不能继......继续守......护你......在你......身边,我......我......”

    我想要说的话没有说出,便是不甘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能继续流淌,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在我通往黑暗世界的一刻,我的脸颊有了她的痕迹,我想要紧紧抓住她的手,想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泪水。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是尽头莫怕......莫怕,尽头之后便是重生,活与死,死活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

    她的嘶吼已经变得模糊不堪,我已然不甘的沉沦在阿鼻地狱,见不到了明天的太阳......

    ......

    “你怎么又来了?你还有脸来这里吗?他每次受伤都是因为你,上次是,这次还是,你就是他的灾星,这已经是三天了,他还没醒,你走,你走,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是猫,没有九条命,快走。”

    “对,快走,你是个坏阿姨,把father害成了这个样子,不要再来害father,走。”

    我置身在黑暗之中,不知是死是活,反正是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听到了颇为熟悉的说话声,只是言语颇为的不善,更是像在怒吼。

    难道我没有死?还活着?不然我怎么可能听到晓琰和汤姆的声音,我想要在黑暗中动动瑟瑟发抖,被寒风侵蚀的身子却是发现根本一丝一毫都动不了,根本逃脱不出所谓的黑暗......

    在我不知自己是死还是活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另一个特别熟悉特别深刻的声音响彻起来,立刻抖动了苍茫的黑暗世界,似乎撕开了一道细小的裂缝,我看到了一丝的光亮......

    是她......是她的声音。

    我惊喜的在黑暗中呐喊着,只是这份激动却在黑暗中带不来一丝的波动,我像是被束缚在一个牢笼之中,根本没有丝毫的力气冲破牢不可破的牢笼,只能置身于黑暗听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

    不过听到了她的声音,我感觉我还活着,我这颗流星还没有消逝,我无比的惊喜,而且听到她的言语我的心头都是一颤,感觉冰凉的心都是温暖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