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欧旷达的心事

    “我不是依依,我叫郁雪,他认错人了。”

    安静的状态保持了片刻,就当我快要忍无可忍的时候,美女收银员终于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郁雪,忧郁的雪,不错的名字。

    “那......郁雪我替他向你道歉了,依依是他的前女友,因为喝醉了酒,所以将你认成了他的前女友,他不是色狼,是我朋友,给你带来精神上的惊吓真的很抱歉,对不起了。”

    虽然我对于她上次在超市打了我一棍颇为的不爽,但为了给欧旷达撇清关系,必须得低声下气一回,不过我觉得这个颇为熟识的郁雪不是胡搅蛮缠的女人,其实我特别想要问问她,究竟和我认识不认识,为什么我感觉她很熟悉呢?

    郁雪整理整理衣衫,呆呆的看着我,又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晓琰,面露笑容道:“不管他是不是色狼,总归是要谢谢你的,我们这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也算是有缘分,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郁雪想象中的没有胡搅蛮缠,而是很主动的询问起我的名字,她既然给我面子,那我也不能不给人家面子,便满是笑容的说道:“我叫梁家峰,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上次的事情虽然我颇为的不满,但我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以后别一个人走夜路了。”

    “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我要去上班,不走夜路也不行,那个你身边的美女一定是你女朋友吧?很漂亮,你们挺般配的。”

    郁雪神色颇为平静的说道,只是她的询问让我有些蛋疼,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认为我和晓琰是男女朋友呢?

    “咳咳,我......”

    “是啊,我是冰冰的女朋友,谢谢你的评价,我也觉得我们很般配的。”

    我正要开口说话,晓琰却是直接打断了我的言语,主动的承认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是用坚定的语气说着假意的言语,那样的想当然,我的心里震惊了,已然变得颤动不已,这不是晓琰,温婉的晓琰怎么会......

    在我哑口无言震惊不已的时候,郁雪笑了笑,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嗅到了一丝孤寂的味道,或许是我们所谓的甜蜜映射到了她的孤单。

    对于晓琰不找边际的回答,我不知该说些什么,现在还得拦着见郁雪离开又开始发酒疯的欧旷达,辛亏他喝醉了酒没有什么力气,不然真是拦不住这个疯子。

    我没有质问晓琰,也直接无视了她,干脆和欧旷达一起坐着了地上,平心静气的向他询问道:“旷达,我知道你还有理智,脑袋也还有一丝清醒,你和我说说依依到底是怎么回事?”

    依依......依依这个名字一直隐藏在我的心底,在看到欧旷达所开的依依之林吉他店的时候,我便想起了......

    在刚才欧旷达不停呼喊依依的时候,便已经触动了我的回忆,只是我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思绪,我现在之所以问依依,就是想要了解欧旷达的依依和我心中的依依是否是同一个人。

    “依依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相爱了三年,我们每天都期待着大学毕业我娶她,她嫁我,一起开一家吉他店,幸福的过着小日子,可是在那天......那天。”

    欧旷达平静了,平静的诉说着过往,可是我却觉得这种平静更是压抑,一种随时都会爆发的压抑,他说着说着,停息了流泪的红肿眼眶再次松动了,哭的越发的凶猛,我从来没有见过欧旷达这个样子,自从我认识他起,每天都将笑容挂在脸上,配合着一丝淡淡的忧郁,在我眼里他每天过的都很开心,只是这个时候,此时此刻我明白了,欧旷达的心事不比我轻,相反更加的沉重。

    “那天怎么了?”

    见欧旷达停顿了,只懂得坐着地上痛苦的哭泣,我便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因为我明白只有将深藏心底不堪入目的回忆说出来的时候,才能够减轻一丝的痛苦,现在的欧旷达需要这样的释放,平时他都不善言辞,不喜欢说话,一整天都是坐着吉他店里发着呆,不知每天想着些什么?肯定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晓琰和汤姆见到我和欧旷达直接坐在了冰冷的地上,自然想拉我和欧旷达起来,可是这样能够让欧旷达道出心声的机会并不多,欧旷达都不怎么喝酒,今天喝醉了,就是个机会,现在坐着冷冷的地面也是一个机会,我便拒绝了晓琰的关心,也让晓琰和汤姆不要管欧旷达。

    欧旷达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仰头望着挂在天空的星辰,保持这样的姿势持续了片刻,颤颤的说起了话,一种能够让他,让我,让晓琰,让所有人为之心痛的话。

    “那天是学校放假的日子,她坐着大巴回家,却因为泥石流发生了车祸,整个大巴的人无一生还,而依依也没有能够站在我的面前,紧紧拥抱我,因为泥石流,因为车祸,依依永远的离开了我,永远......为什么我没有和她一起回家,为什么我没有和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为什么让我孤单的苟活着?”

    欧旷达仰着的头说话间缓缓低垂下来,言语已经颤抖到了极限,字字句句都是心痛至极,当他说到永远的时候,硕大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灰尘覆盖冷意侵袭的地面,那种懊悔,那种不甘,那种恨意绵绵,恨这个世界,恨所谓的老天。

    欧旷达彻底的爆发了,这就是一直压抑心底的痛苦,这就是冰女述说爱情故事心痛流泪的原因,可是欧旷达为什么将郁雪认作依依呢?只是喝醉酒产生幻觉的原因吗?

    “她姓什么呢?还有你为什么会把刚才那个女人当做前女友?”

    我继续询问着心中的疑问,而欧旷达也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当一个人将痛苦说出的时候,便不会在欺骗自己,隐瞒他人,这就是发泄。

    “依依姓程,至于为什么我会将那个女人当做依依,因为她和依依长的很像,很像很像,所以我以为依依回来找我了,是我失态了,失态了。”

    听着欧旷达的回答,求证到不是同一个人,但看着欧旷达瘫软坐在地面的模样,我已然可以感同身受,欧旷达很悲哀,很可怜,可是这就是世界,残忍的世界,残忍的老天。

    --------------

    第一更,希望正在看盗版的读者,可以来正版站支持一下,一个几块的支持,就是对冰冰最大的帮助,冰冰是全职,全靠每个人的几块钱而生活,一瓶水,几根烟酒是一个月的正版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