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以命搏命

    滴答滴答,我踩着雨水凋零机器的节奏,手持通黑锈迹斑斓的铁棍,疯狂的冲向了宛如饿虎凶狼的黄毛和刘天助,在奔跑的途中我都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大喊大叫,直到我离黄毛二人只有几米距离的时候,我才是吼叫起来,为自己打着气,让自己冲劲更猛。

    其实就算我不吼叫,这样沉重的脚步声也是必然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可是当他们缓过神的时候,我已然拿着手中的铁棍来到了他们二人的身边......

    “我草你妈比。”

    我嘶吼的同时,手中的铁棍带着生冷恐怖的劲风袭向了刚刚闻讯扭头的黄毛,看着满脸都是震惊,瞳孔极具收缩的黄毛,我没有一丝的怜悯,此时此刻的我杀他的心都有了,如果一个人有逆鳞,而黄毛的所做所谓就已然触及到了我的逆鳞。

    ‘嘭’

    怒吼之声落下,手中的铁棍也是狠狠的落在了黄毛的手臂之上,黄毛的惨叫声凄惨的响起,而我却不停息,又是一棍抡在了黄毛的身上,黄毛被打的倒在了地上,而我却因为光顾着攻击黄毛而顾忌不到刘天助,被刘天助猛的一拳抡在了我的脸颊之上。

    带着燥热的痛,我连连后退几步,可是我的疯狂依旧,即使现在是头悬目眩,我也要继续维持这样的冲劲。

    我明白这个时候这股气一定不能泄掉,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有机会救出昏迷的李清书。

    “又是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会在这里?麻痹的,坏老子好事。”

    刘天助重重抡了我一拳,便是站在原地愤怒的对我叫吼道,显然我打搅了他的好事,使他有些恼羞成怒,或许他的体内已经是**中烧,我的突然出现给他浇了一盆蛋疼的冷水,**浇灭了,怒火却是萌生了。

    在刘天助怒吼的同时,倒在地上的黄毛抱着被铁棍重击的胳膊来回痛苦的打着滚,在场的人中,唯独李清书异常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是被下了药了一般,这样的她只能够随便任人宰割。

    无人问津的仓库变得热切起来,一阵阵冷风不知从何吹拂而进,凋零的雨依旧刺耳的敲打在破旧的机器之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渲染着精彩的场面。

    我用手摸了摸自己发痛的脸颊,极其愤怒用电棍指着刘天助怒吼道:“你们这俩个丧心病狂,色胆包天的狗杂种,今天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要是害怕了,就赶快滚,不然别怪老子手中的铁棍。”

    我明白我此时的体力,如果继续和他们二人纠缠下去,必定是我被干倒,那样李清书就危险了,谁知道警察什么时候才能来,如果不能及时到达,那我一生都追悔莫及。

    可是我的震慑根本没有卵用,刘天助和黄毛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看刘天助的神情,我便明白他今天强行占有李清书已然成为誓不罢休的事情。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行为,这是在犯罪,难不成玷污了李清书之后,还想要像个没事人似的?当然这样的事情不是我需要去想的,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救出李清书,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即使我被打残废了,即使我脑袋开花了,我也一定要守护她。

    “卧槽你......你麻痹,坏老子好事,天助不要耽误时间了,我们***残他丫的,然后在好好伺候李......李大美女......”

    黄毛坚韧的抱着受伤的胳膊站起了身,满脸狰狞与愤怒的对我吼道,也提醒了被火焰侵蚀的刘天助,听到黄毛的怒吼,看着刘天助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四处打量起来,像是在寻找称手的打架工具。

    看着二人都是如此,我便不能犹豫了,既然不能吓跑他们,就只能率先打爆他们的头,不能和他们有任何的客气,在他们找到工具之前,提前干倒他们。

    “既然想被打爆头,那老子就不客气了,今天夜里不是你们死,就是老子亡,想动李清书,先过老子这关。”

    我怒吼的同时,脚掌用力的蹬地,发了疯似的冲向了刘天助,现在刘天助离我最近,而且他也没有受伤,现在必须干倒他,我才能解决黄毛,一定要速度的干倒他,不能让他们二人一起围殴我。

    正要到一边寻找称手工具的刘天助见我向他冲来,便舍弃了拿工具的念头,大声的对身后的黄毛尖着嗓子吼叫道:“黄毛,你先拿称手的东西,我先对付他,快点。”

    刘天助这个时候一副保安头子的姿态,虽然很是愤怒,却有些淡定,而他越淡定,就对我越不利,已经如嗜血利箭射出的我,眉头皱的更加紧凑了,手中的铁棍也是握的更紧了,忍着遍及全身的痛苦,拖着快要残废的身躯,奋力的抡出了已然有了残影的铁棍。

    凶猛中夹杂着愤怒的劲风向着刘天助席卷而去,在我抡出铁棍的同时,刘天助提前便是做出了闪躲的动作。

    “啊......”

    即使他躲过了我的铁棍,但我依旧靠着冲劲狂叫着横扫向了刘天助的腰间,这一次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试图一击致命,在黄毛前来围殴之前,我必须要干倒刘天助。

    不过刘天助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只是被我稍稍触及到他的腰间,妈的竟然躲过了,而就在我咆哮且愤怒的继续想要一口气干倒刘天助的时候,黄毛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砖头,呲牙咧嘴的将砖头发狠的扔向了我。

    看着飞速而来的砖头,我不想放弃先下手为强的机会,便是再次狂暴的嘶吼一声,像个疯子一般冲向了认为我只会躲避,不会强来的刘天助,拖着已经快要枯竭的身躯,铁棍再一次挥舞起来,再一次有了虚幻的残影。

    只是刚迈出仅仅一步,呼啸而来的整块砖头便砸中了我的肩膀,让我不免动了身形,只是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将铁棍重重的砸在了刘天助的肩膀之上,我以命搏命的打法,让刘天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让自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刘天助护住肩膀疼痛大叫的时候,我也是颤颤巍巍的有些站不稳步伐,被砖头砸中的左肩撕裂的疼痛着,带动着整条左臂都是麻木的,这样的痛,不免让我停滞了片刻,而就是片刻,又是一块整砖向我袭来,我拼命的拖动着枯竭的身躯,想要躲避致命的砖头,可是只是倾斜了一点,我便再一次被砖头生生砸到了。

    还是左肩,而这一次我没有刚才那么好运了,带着疼痛难忍的感触重心不稳的倒在了地上,可是虽然我倒在了地上,手中的铁棍却是紧紧握着,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唯一可以仰仗的东西,唯一能够救李清书于危难的工具。

    ---------------

    第二更,拜求订阅,拜求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