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被劫持

    现在已经是九点多快十点了,星辰都是黯淡了几颗,而我的注意力从不曾减弱,我看着白色破旧面包车缓缓停在了离大润发不远的位置,然后熄灭了车灯,然而人并没有出来,这就更加让我怀疑了,因为夜晚的视线问题,再加上车来车往的道路中央,我根本察觉不到什么?但我觉得开这辆车的司机是一定是黄毛。

    我屏气凝神了片刻,盯了有一下午一晚上的大润发门口走出了一个人,当他走出大润发的瞬间我便认出了这个人,只见他深深看了一眼停靠面包车的方向,然后快步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我不知道他要干嘛去?我想要追上一探究竟,但身体不允许,而且我要随时留意着面包车和还没有出来的李清书。

    我只能看他眼睁睁的消失在夜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此刻我的心是忐忑的,我想要拿出手机报警,可是却是没有丝毫的证据,只能自己一个人盯着。

    大约过了五分钟,天际的星辰又有几颗星辰黯淡了下来,萧瑟的秋风也越发猛烈了一些,刚刚匆匆离开的人影再次进入我的视线,只见他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我定晴看去发现是买的外卖,看来是要吃宵夜,要不然就是李清书吃,看到外卖,我的肚子竟然叫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一天没有进一粒米了。

    听着咕噜咕噜的异样声音,我不免苦涩的笑了起来,但也不准备去吃饭,因为李清书一刻不下班回家,我就不放心,毕竟今天中午的对话我依然记忆犹新,不能有半点的松懈,必须严阵以待,避免她受到伤害。

    人影再次消失在我的视线,我便继续蹲守在大树旁,用手掌触摸着粗糙的树干,等待着她的出现,只是不知何时,我竟然感受到了雨水的凋零......

    我靠,难道老天又要下雨?一到重要时刻就下雨,真他娘坑爹,本身就又累又渴的我,现在又要被雨淋,我想我很快就会倒在大树旁边沉沉睡去,持续紧绷着神经,再加上身体的伤病,更有口渴肚子饿的影响,我的注意力难免有些下降,感觉自己就快坚持不住。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当我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我用力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随时保持着清醒,因为下起了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雨,密集的笼罩了夜幕,遮挡了道路的视线,能见度非常低,而就在这时已经变为寂寥的大润发超市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不对......是俩个人影,是她.......

    我看到她被他搀扶着,让我警惕的心瞬间就是达到极限,我焦急的探出了头,亲眼看着她被他搀扶着隐藏在了一辆车的后面,我看不到了他们,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他搀扶,但一定事出有因。

    我需要尽快跟上去,有些慌乱的我都忘记打110报警,冒着夜雨我踩着滑步,迅速来到了马路中央,只是当我到了马路中央的时候,却是发现已经隐藏在黑暗处的面包车突然动了,以极快的速度走着小路,向着大路行驶而去,掀不起凋零的雨水,却带走了萧瑟的秋风。

    看到面包车驶远了,我的心开始慌乱,更是愤怒,淋着雨咬牙切齿的吼叫道:“黄毛,刘天助,卧槽尼玛,老子今天一定干死你们。”

    我大吼的同时,迅速在马路中央拦了一辆急速行驶的出租车,出租车猛的停在了我的身前,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的响起,差点被车撞飞的我没有丝毫的畏惧,毅然的站在车前,风萧瑟的吹起了我的前刘海,触碰着飘落的雨滴,与之无奈的融合。

    而惊魂未定的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玻璃探出头愤怒的吼叫道:“你神经病吧?站在大马路上拦车?不怕被撞死吗?卧槽。”

    对于他的怒骂,我没有丝毫的愤怒,我现在只想赶快坐上车,尽快追上已经进入黑夜的白色面包车,虽然白色面包车在夜里相当的显眼,可是要是找不到了,再怎么显眼也是白搭,我没有和他说话,着急到根本来不及说话。

    我拐着腿迅速走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凋零的雨让我承受不起,我要懦弱的躲藏进入出租车中,不理会出租车司机的怒骂,我急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焦急的低吼道:“师傅快追,追上那辆白色面包车,我是便衣警察,面包车的人劫持了一个人,快点。”

    演员就是随时随地能够即兴演出,我虽然很是担忧李清书的安危,但脑海还是保存了一丝的理智,我不能彻底的被急切吞噬,那样对于李清书将会更加的危险。

    司机再一次受到了惊吓,当我演绎出警察的身份时,出租车司机简直是目瞪口呆,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此时此刻不能浪费半点的时间,我便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严肃道:“请您尽快开车,不然被劫持的人会有生命危险。”

    外面的雨丝用力的敲打着车窗,我的言语终于唤醒了呆滞的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速度木讷的点了点头,终于开动了车子,快速的向着夜幕冲去,而我则是让他不断的加快速度,就算是下雨天也得快。

    “师傅,快点,再快点,别跟丢了。”

    我催促着他,而他也是颇为的紧张,毕竟深夜中气氛本就沉重压抑,现在还下着雨,现在车还被警察办案给征用了,一个普通的司机怎么会不紧张,可是真正紧张的才是我,我担忧她的安危,我暗恨自己为什么不离着大润发近一些,那样就能制止他们了。

    现在悔恨已经来不及,只求能够有补救的机会,我害怕会跟丢的心已经超越了因为开车太快而车毁人亡的恐惧,还是不断的催促着司机,更是恨不得我来开。

    也幸好,渐渐的出租车追赶上了转了一个街道的白色破烂面包车,俩辆车的速度都是极快,但我也让司机跟的不要太近,如果打草惊蛇,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那就得不偿失了,我得保证李清书的安全,我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

    雨幕无法言喻的模糊,而我的视线却是格外的清晰,因为我要盯着这辆车,更应该盯着车中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