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会议室对峙

    金木的会议室很大,一张算计不清几米的长桌摆放在会议室的中央,俩侧都摆放着高档的长椅,长椅上还有人性化的坐垫,坐垫上还描绘着金木公司的标致,是一个眼罩形状的标致,让我不免想起了金木研......

    长椅的后面是一些圆凳,看样子是下层员工坐的地方,而长桌最上方是一个最为精致的长椅,一看就是总经理坐的地方,我进来后,坐在了长桌的下方位置,毕竟自己的职位不高,而和我一起走进来的梁浩只能暗暗咬着牙坐在了我身后的圆凳之上。

    老板不来之前,会议室总是嘈杂的,一些关系好的高层坐在一起,探讨着最近的琐事,天南地北的讨论着,渐渐的他们讨论到了席卷全网络,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聊到了涉及我的事件。

    “哎,这个被副市长儿子暴打的人怎么面熟呢?好像在哪见过?”

    “这不是咱们金木公司的销售组长梁家峰吗?”

    这一声提醒,让讨论新闻事件的所有人皆都将目光移向了我,看着我,又看看手中的手机,众人很是震惊,也皆都恍然了,这下七嘴八舌的询问都是向我弥漫而来,询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上海出差怎么会惹上官二代,是不是像新闻所说那样是个贼,或是因为感情问题,反正新闻写的很乱,他们也问的很乱。

    其中最为孟龙和梁浩关切,向我意味深长,尽是嘲笑的刨根问底着,言辞中尽是讽刺,在他们认为诬陷我强奸王雪的事情,加上网上的流言蜚语,一定可以将我这个强奸未遂犯加小偷踢出游戏,将我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拔掉。

    贼的话题再次被搬上台面,和刚进公司一样再次成了焦点所在,仿佛我永远都摆脱不了这个贼的称号,极其沉重的称号。

    我被问的脑子都快炸了,特别的憋屈,也特别的混乱,冲动的我想要掀桌子,然后大骂,可是经历了太多事情后,我可以轻易的抑制住自己冲动的情绪,不断平静的解释着,表示只是感情问题,可是有心人不信,继续刁难着,嘲讽着我。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重重的推开了,然后便真切感觉到了地板在严重的颤抖,紧接着便是听到了高亢的怒骂:“他妈的,都是不是闲的蛋疼?会议室是菜市场吗?喳喳喳的不停的叫着,而且还议论别人的事情,人家有什么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人家被打了,你们还不停的问,都是吃饱了撑的吗?”

    粗犷的言语一起,背对着会议室门的我,便知道是谁来了,或许在金木公司找不到第二个有这样大嗓门,这样不惧所有人的存在,即使会议室里坐着好几个和她同级别的上层与股东,但她都是照骂不误,简直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胖总监的步伐停息了,地板才是不再颤动,我回身看了一眼帮我说话的她,只见她神色愤怒的扫视着已经彻底寂静下来的人们,此刻的会议室简直是安静到了极限,仿佛都是被胖总监吓到了,也或许心里本就畏惧这个霸王一般的存在。

    胖总监的怒吼,让一些高层丢了面子,但都不言语,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是害怕言语了,被暴躁的胖总监一拳揍的住了院。

    但不甘寂寞,不愿被压制的公司老人销售部总监孟龙可不这样想,缓过神来的孟龙,重重一拍长桌,满是愤慨的站起了身,指着站在门口的胖总监沉声道:“小苗啊,你这脾气是不是该改改了,大家关心关心梁组长的伤势难道不对吗?用的着你这样扯着嗓子吼叫吗?你还知道这里是会议室啊?而且女人家家的还爆粗口,真是没有教养。”

    孟龙言语颇为不满的说道,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也是表露无疑,显然今天是要消消胖总监的锐气了,毕竟胖总监只是个小辈,在几个老一辈的上层,股东面前太过目中无人,这就是孟龙依靠的地方,这就是大众的力量。

    孟龙话语一出,众人都是连连附和起来,批斗起了胖总监,有一人带头,便是群魔乱舞了,平时很不讨人喜欢的胖总监孤立无援到没有一个亲密的同事帮她说话。

    坐在长椅上的我,虽然坐着柔软的坐垫,但却是如坐针毡,正当我要起身帮胖总监反击一下众人的时候,胖总监摇摇晃晃的走到长桌前,愤怒的用那巨大肉掌重重拍在长桌上,我感受到了长桌的颤抖,仿佛在可怜的痛苦呻‘吟’着,长桌难以承受胖总监因为愤怒所带给的冲击力。

    “你们整天像个长舌婆似的不是说东家长就是说是西家短,怎么我说错了吗?孟龙孟总监,你敢说你刚才的言语没有添油加醋吗?众所周知孟总监对梁组长一向是看不惯,你一个公司的老人了为难一个公司的新人小辈,我就不该说说了吗?”

    胖总监丝毫不惧一众人的弹压,拍桌声激烈的响起,认真带着愤慨的话语也是随即响彻在已经沦为安静的会议室,整个会议室只有她霸气十足的声音。

    孟龙被气的发抖,想要张口反击,我便迅速站起身,见缝插针道:“孟总监,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你一直因为我顶替了你小舅子而耿耿于怀,一直想要将我踢出金木,从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社会和职场就是被你们这些污浊的人搞坏了,我觉得你还是尽快退休,好好回家安享晚年吧,别整天绞尽脑汁的算计人了,难道你不累吗?”

    我这属于下属对于上司的反击,不留情面的顶嘴,郑重的言语,让五十多岁的孟秃顶,习惯性的用颤抖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谢顶脑袋,摸摸那仅有的几根稀疏的毛发,孟龙因为我和胖总监的双重攻击下。苍老面容都是气的发颤,嘴唇在颤颤发抖。

    显然我们二人让身为公司老人的他丢了面子,指着我,指着站在我身边如一座山的胖总监,手指不停的颤动着,却是说不出话来。

    此时此刻整个会议室都处于一种震惊呆滞的状态,每个人都没有想到一个下属会这样的锋芒毕露攻击上司,其实我之所以在众多股东和上层面前抨击公司元老孟龙,有三个重要的原因......让我必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抨击她,让他下不了台。

    -------------

    第二更,拜求支持正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