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活的身躯,死的心

    “喂,到底要干嘛啊?你是不是神经了?别拉我,草,不知道我是伤者吗?”

    “草,你丫的能不能说话,大姐我们能把话说明白,然后再走吗?”

    我被突然发起疯的冰女,暴力的拉扯着,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因为全身的伤痕加上喝了几瓶酒,身体都是软的,被宛如有天生神力的冰女直接就是快要拉出酒吧,俩大步,三小步,仿佛吃了炫迈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忍无可忍的我,不断的吼叫着,但是这娘们就是不停息继续前进的步伐,就这样蛋疼的我无可奈何的被一众人异样眼神的注视下,让冰女暴力的拉出了酒吧,进入了黑暗的世界,残暴的雨幕。

    现在的雨比刚才还要大,咬着牙床的我被冰女紧紧拽着受伤的胳膊,迅速拉扯到了一辆红色奥迪前,就这途中冰女还让我快点,再快点......

    这娘们就不把我当伤号,更不把我当人看,她暴力的打开车门,暴力的将我塞进副驾驶,然后重重的关上了车门,那车门关上的声音简直就是雨天的雷声一样洪亮,震的我一抖一抖的,现在的我都没有缓过神来,冰女到底怎么了?突然就变成了这幅样子,难道她有隐疾?发羊角风了?真是操蛋了。

    被当做物品塞进副驾驶的我,顾不上弄自己头发的水渍,只能闭着眼睛咬着牙忍着痛,疼的都忍不住呻-吟起来,在这期间,冰女也是迅速坐进了驾驶位上,然后有些慌乱匆忙的发动了车子,轰鸣的发动机响彻起来,炸响在黑暗沉重挂着雨滴的世界,与千万滴下落的雨水配合着,演奏着。

    璀璨的车灯照亮了前方无尽的夜路,坐在车中,我仿佛都可以感受到奥迪车的急切,和她的主人一样,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快点逃的那般急切,而且焦急之中还带着浓浓的恐惧,害怕失去一般的恐惧,而轰鸣的发动机声音响彻起来吼,让我想到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可以要人命的事情。

    “草......你刚才喝酒了吧?而且还下着这么大的雨,同时是晚上,你还开毛线车?你脑子秀逗了吧?被驴踢了?违法交通法不说了,我们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都会受到威胁,我......我要下车,我......我可不想送命。”

    我吓的都快要结巴了,按照她现在的模样与架势,开起车来一定得发疯,比李清书都要疯,更重要的是她喝了酒,不出车祸就有鬼了,我一定得下车......老子还没娶媳妇呢,可不能就这样死了。

    可是当我话语刚落,准备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疯狂的冰女已然开着疯狂的红色鲜如血的奥迪车冲刺起来,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快要接触到开门按钮的手也是颤抖的停息了,颤颤巍巍的不敢再有丝毫的动作,然而在我闭眼之前看了一眼速度指示表,这一看我顿时就呆了......

    这也太他奶奶扯蛋了,这女人一定疯了,竟然起步速度就已经达到五六十迈,在这样光滑的地面,这就是送死,我震惊之余,便更加的愤怒,我不明不白的被拽到车上,还即将就要送命,我不骂她俩句,就不是我了。

    “卧槽你大爷的,你丫的疯了吗?你想死,老子可不想死,有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着急?尼玛的快停车。”

    我带着惊惧的愤怒晃着身子对全神贯注满满焦急之色的冰女低吼道。

    “别啰嗦了,快点系好安全带。”

    冰女没有准备停车,而是很淡定的对我说道。

    我醉了,也蛋疼的不行不行了,这尼玛就遇到个女疯子,怎么漂亮女人都他娘这么疯?还都让老子遇到了。

    “快点给老子停车,老子要下车,要去你自己去。”

    我也顾不上遍布身体的痛楚了,对于生命流逝的恐惧才是最为深刻的,可是当我话语落下......

    “啊......啊”

    在我咆哮怒吼的时候,这娘们突然来了一个极快的漂移转弯,让没有系安全带的我将已然受伤的头狠狠的碰到了前面,我吓的大叫,也疼的大叫,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是奔溃的,一想到这娘们喝了酒在黑夜下着大雨的情况开车,我就蛋疼的不行,狂风暴雨仿佛已经穿透车窗已经侵蚀到了我,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车毁人亡的景象?

    “我已经让你系安全带了,如果再不系,一会儿难不准脑袋开花,你看着办,我是不会停车的,如果你能让我见到他,你有什么难事我都可以帮你,你就坐安稳吧,一个大男人别吼叫了,一副胆小鬼模样,影响我开车,后果你负责。”

    当我抱头靠在座椅上呻-吟不断的时候,冰女冷冷的言语响彻在充斥着恐惧的车厢中,外面敲打车窗的雨滴仿佛在奏响着祭奠的乐曲。

    “卧槽,人都死了,还帮毛线,我承认我怕死,难道你不怕死吗?这样的情况下谁能保持冷静,哎呦,疼死我了,妈的,神经病,找毛线个人,和我有毛线关系,我怎么可能知道?”

    我停止难以言喻的呻-吟,已然失去理智,暴躁的对着紧握方向盘,认真开车的冰女吼叫道,一看到急速上升的车速指针我的小心脏就颤抖不已,刚刚开了不过几分钟,而且还在市区就已经达到了一百多迈,这尼玛就是自杀式开车啊,坐在车上疼痛不已,蛋疼依旧的我,仿佛感觉到奥迪车都在飘动着,已然不是跑动了......

    可是我的怒吼没有迎来她丝毫的回应,她在哭着,一行行滚烫的眼泪伤感的滑出眼眶,弥漫在绝美的容颜上,瞬间有了他们的领地,她的伤感渐渐将急切压制,浓重的伤感气息从她的身上扩散开来,整个被惧意笼罩的车厢渐渐变为伤感,而且我看着此时的她,竟然觉得越是流泪伤感的她,开车就越稳重,不像刚才那样的脑袋秀逗了,仿佛她不到杭州死不休,杭州究竟有她的谁?能让她如此的拼命?

    渐渐冷静下来的我,咬着牙,脑海中思绪万千,她是在我说出杭州酒吧的时候就开始发疯?难道和酒吧有关?搞不懂.......

    “你问我怕死吗?之前或许我怕死,可是现在的我不怕死,为了能够见到他,找到他,我必须这样做,没有他的世界是灰色的,是黑暗的,整天都是乌云笼罩的,压抑的我喘不上气,一天一天的呼吸都在渐渐衰弱,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浓,没有他,我就是死人,活的身躯,死的心,我不能没有他,请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他,求你了,拜托了。”

    冰女好像也是冷静了许多,只是她说话间却是闯过了俩个红灯,这究竟是怎样的速度?我简直就是吓的蛋颤起来,但是听到她看似理智很是伤感甚至带着祈求的言语时,被惊惧,伤痛,蛋疼充斥的我呆滞了......

    ------------

    小高潮来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