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无解的题注定悲哀

    星光闪烁,闪烁着这个世界,它的光芒却照射不出人性的黑暗......

    孟龙和梁浩显然是要直接干掉我,竟然使出了强奸的戏码,真他娘可恨,最最可恨的是王雪,刚刚在旅店有那么一刻间我真的想掐死她。

    世界上最伤害心灵的事就是当你愿意相信一个人,觉得她很好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是谎言,王雪的欺骗让我愤怒,也让我体会到了人性的可怕,做一个善良不主动出击的人,总会被人欺负,被人碾压,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职场有多么的可怕。

    刚刚发生事情的时候还很慌乱,而当我渐渐冷静下来,有了理智的时候,放过了王雪,离开了旅店,走在上海的夜路,在俩旁闪烁灯光的商店面前给总经理拨通了电话,希望可以解释一下,虽然在证据面前,解释一切都是徒劳的。

    就算现在我让王雪作证,说出真相,孟龙也会说我威胁王雪,梁浩也会说王雪受到了挟持,如果邮件到了总经理的邮箱,我觉得我已经步入了地狱之中,所谓的职场道路就已经到了尽头,所谓的努力瞬间化为乌有,被虚构的事情击毁,甚至可能摊上官司,只希望总经理是个睿智的人......

    但是因为深夜,总经理的电话已经关机了,给胖总监打吧却不知该怎么说?突然间我受了冤枉无人可以诉说,仔细想想要怪也怪我,没有控制住自己,或许就是我活该吧?

    因为出差走的急促,我临走什么也没有带,只是穿着一身行头,我干净利落的走在夜路,混乱的心不知该何去何从,看着无尽的夜,我惧怕黎明的到来,我明白黎明的到来,就是身败名裂的时刻,虽然心底还是渴望邮件没有发出去,手机就摔碎了,可是这样的可能只是微乎其微,我有些无助,但却也尽量让自己稳住,让自己明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道理,可是这种朦胧中的惧意让我越发的烦躁,烦躁的我突然想到了上海最好的地方,黄浦江大桥......

    ......

    打车来到黄浦江大桥,站在桥上,望着很激烈的江面,憋屈的心让我狂吼起来,仿佛我的吼叫让江面的波纹荡的更加大了,比美丽的西湖要大出不少,西湖是平静的,而黄浦江是汹涌的,此时的江面正好搭配我混乱的心境。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针对我,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陷害我,要让我身败名裂,黄毛刘天助是这样,孟龙梁浩王雪也是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这么多的人对付我,老天爷,黄浦江,满天的星辰告诉我吧,我是否是上一辈子造了孽?告诉我,可以吗?老天爷......”

    我对着苍茫的天际,闪烁的星辰,汹涌的江面宣泄着心中的思绪,可是没有丝毫的回应,只是还来了活该的字眼,光明磊落的我总会有有理说不清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太过憋屈,太难受,真的太难受。

    我喊累了,缓缓的蹲下了身,靠在了护栏之上,江面的风吹的我有些冷意,略长的前刘海胡乱飞舞着,我累了,真的累了,太多的烦心事聚集一身。

    我抱着头蜷缩在悄无一人的黄浦江大桥,感受着这里的冷意,承受着孤独无助的滋味,将头藏在双膝,双手抱住双腿,蜷缩着,瑟瑟发抖着,心里暗暗责怪着自己,责怪自己轻易的相信一个人,责怪自己太过‘色’,责怪自己没有所谓的控制力,让足以毁灭我的事情发生了......

    活该的我,在被冷风侵蚀的时候,阿悄的歌声突然间响彻起来,我想要掏出手机却又不敢,我怕我等来的只是撤职的电话,铃声响彻了一遍又一遍,仿佛风不止,铃声就不会停,最终我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不断震动的手机,眼睛却不敢看来电显示,直接就是接通了电话。

    “冰冰,你在干嘛?”

    听到是晓琰的声音,我的心瞬间就是放松了,只是我感觉晓琰的语气颇为沉重,很严肃的样子,让我不免一愣,便忘记了回答。

    “梁家峰,你在干嘛?快回答我。”

    晓琰的声音再次响起,很严肃很认真甚至有些抖动的声音响彻在我的耳边,让发愣的我缓过了神,诚实的回答道:“晓琰,我在上海出差。”

    “我问你在干嘛?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干嘛?”

    晓琰很异样的声音犹如寒冬的冰雕刺穿了我的心扉,让我不由得一抖擞,虽然很是疑惑晓琰为什么会问我这些,但我还是有些无助的回答道:“我现在坐在黄浦江桥上,受着冷风吹,晓琰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今天说话语气特别不一样呢?而且我感觉你像是在哭,语气还很颤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先这样吧,完了再说。”

    对面的晓琰沉默了片刻,用同样的对我说道,然后没等我说话,便挂断了电话,我听着耳边的快速嘟音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所云......

    “晓琰这是突然怎么了?为什么要问我在干嘛?而且是凌晨一俩点的时候,有些不对劲啊。”

    我看着手机莫名其妙的喃喃着,同时拨通了晓琰的电话,却换来的是无人接听,我有些焦急的连续打了几个,依然是无人接听。

    今天的事情太多了,多了让我有些踹不过气,这他妈的,活着真他妈难受,每天都得防范身边的人,去和身边的人勾心斗角。

    威士忌的酒劲还是没有彻底的散去,脑海还是有些晕厥,坐在冷冷的桥上,我的脑海一遍又一遍的预演着明天的结果,该要做出的解释与回答,做出了无数遍的假设都不行,仿佛今晚的事情已经成为无解的题,不管我怎么做,都无法全身而退,注定成为悲哀的存在。

    这一次或许我又会和超市偷盗香水的事情一样要被冤枉了,悲惨的我,渐渐的累了,疲惫的陷入了黑暗......

    ......

    恍惚间,我感觉有人在呼喊我,在推着我受伤的胳膊,我感觉到了痛楚,却头痛的睁不开眼睛,这个人不知摇晃了我多久,呼喊了我多久,我实在忍受不了还有淤青的胳膊带来的痛楚,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用手拍拍发痛的头,看着蹲在眼前微启红唇呼唤我的人,迷糊的眼,隐隐看到特别熟悉的人,长发飘飘,随着江风飞舞,而当模糊眼眸渐渐清晰的时候,我认清了是谁,我被震惊了......我想我在做梦,扯淡的梦。

    ----------

    第二更,拜求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