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很怂很怂的人

    秒针用力摩擦着钟表表面,整个房间都是死寂的,吹不进来秋天的风,甚至连太阳的光芒也没有了,这些日子杭州算是中邪了,动不动就下雨,秋雨下的我心生畏惧,我害怕这样的时刻,空荡荡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晓琰送我回家之后,陪了我一会儿便离开了,她离开后,天空便是下起雨来......真他娘的默契。

    一下午在烦躁中过去了,头晕脑胀的想要睡觉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她冷然的脸,她可以照亮世界的笑容,整个脑袋都是充斥着她,自从那个刮着冷风,下着冷雨的晚上之后我便中了邪,中了她的邪,中了蛊,被她下了蛊,惩罚我欺骗她感情的蛊,让我每一天都陷入思念的痛,让我每一天都浑浑噩噩的过。

    外面下着雨,看不出已经到了何时,我缓缓起床,看着正对面挂在白色墙壁的钟表,发现已经傍晚五点多了,汤姆快要下学了,便准备去接汤姆,可是刚刚穿上廉价的拖鞋,发现我并不想要去接汤姆,我想要见她,陷入魔怔的我,仿佛只有见到她才能平息脑海中循环播放的电影片段。

    要是这样我只能对不起汤姆,麻烦欧旷达了,反正现在欧旷达也没有女朋友,每天在店里也无聊,和汤姆的关系又非常好,就先让欧旷达带一晚吧,我为自己找着不去接汤姆的理由,我觉得自己就不是个称职的爸爸。

    带着愧疚的心拿起放在黄橙色床头柜的手机,拨通了欧旷达的电话。

    “喂,萌萌干嘛?有什么事情吗?”

    欧旷达厚重沧桑的声音从手机传出。

    “旷达啊,帮我带一晚上汤姆吧,我有些事情去办。”

    我恬不知耻的说道,这样的话语不知不觉的已经说了无数次,麻烦了欧旷达无数次,我在心里很是感激这个来到杭州遇到的兄弟,在我没钱没吉他需要到广场卖唱的时候,他租给我吉他,到最后干脆免费的借,帮了我很多的忙。

    当然帮我最大的忙就是在我有事情脱不开身的时候帮我带孩子,有的时候我真想狠狠的吻他一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他的感激,但我不是弯的,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弯的,自从认识也没有接近过一个女性,我都有些怀疑了。

    “没问题,不过萌萌你要去办什么事情?大下雨的。”

    欧旷达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但也询问出了代表关心的疑问。

    我沉默了片刻,望着窗外密集的雨幕,立即便是浮现出了她的身影,便感叹的说道:“感情的事情......”

    “加油,喜欢谁就去追,咱们一点都不差,你可是未来可以进入作家协会的大作家,不要觉得自卑,也不要觉得自己很差,要相信自己。”

    欧旷达同样沉思了片刻,才对我意味深长满含鼓励的说道。

    “恩,我会的。”

    ......

    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渐渐已经快要成为一座水城,平时热闹的街头此时都变得冷冷清清,行人没有多少,甚至所谓的‘拉’客女,拉皮‘条’的男人都消失了,因为他们惧怕冷冷的秋雨,唯一不惧怕冷雨的汽车掀起了疯狂的水花,渲染着这个快要污浊的世界。

    因为下雨我也没有骑电驴,而是打了一辆沾满水渍的出租车,去往的地点也不是别墅区,而是酒吧,我的直觉李清书会去酒吧,会去鬼面突然出现,消失不见的酒吧,如果她对鬼面有感情,绝对会去......

    望着车窗外密集的雨幕,我心情有些沉重,心中在设想着,如果去了酒吧,遇到了 她,她会怎么样?是话也不说的离开,还是当做没有看到我一般,做个有过故事的陌路人,反正不管发生怎么样的可能都不会和我有任何的交流,也不会看我一眼,一想到她那陌路人的眼神,我的心就在狠狠的沉着,摩擦着痛苦,填满了思绪。

    在快要七点的时候,我来到了酒吧,外面下着冷清的雨,酒吧内也是很冷清,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也或许是时间还太早,酒吧里没有什么人,台上有个没有见过的歌手弹唱着,或许是顶替鬼面歌手。

    不过庆幸的是,她来了,还是那个角落,还是那张圆桌,还是那张椅子,不过没有了摆放在桌上的奢侈红酒,只是坐在椅子上,安然的听着台上歌手唱歌。

    我站在门口,仔细的观察着她,发现其神色很不好看,眉头都微微皱着,仿佛对于台上歌手唱歌很不满意,我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听着歌也看着她,我不知道她是根本没有看到我,还是发现了我只是不想理会我,但能够这样看着,我脑海中的混乱画面便消失了,此时此刻我很是平静,我点了一杯深蓝色的饮品,静静的看着她......

    很快这位陌生的歌手,唱完了歌,走下了台,又是一个我认识的歌手走上了台,开始演绎起满满伤怀的歌曲,在我喝着饮品注视着李清书的时候,殇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遮挡到了我的视线......

    “你决定了吗?”

    殇开门见山的对我询问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在问我真的不继续用鬼面的身份唱歌了吗?我抬头看着他,示意他先坐,殇坐下后,我感叹道:“鬼面已经消失了,从此之后不再有鬼面,只有梁家峰。”

    “是因为她吗?她很漂亮,和我所爱的人很像很像。”

    殇扭头看着呆坐在椅子上看着舞台中心的李清书喃喃道。

    我没有说话,算是一种无言的默认,伤怀的歌声难以消失,那份难言的思绪也难以磨灭,但又想到殇所爱的人也这样的美丽,我便有一丝好奇,因为我在酒吧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和李清书可以相当的陌生美女。

    “我好像没有见到过你所爱的人,而且我来酒吧这么久了,也没有哪个女人找过你。”

    我细细抿了一口饮品,看着殇疑惑道。

    听到我的询问,殇明显呆滞了,脸色有了变化,变的异常的难看,是一种特别纠结的神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纠结的神情,着实将我震撼到了,他无言着,我也不准备继续询问,他的故事一定很悲惨,在他人的伤口上撒盐不是我能做到的......

    “我懦弱的逃到了这里,她找不到我,我是个没有担当,很怂很怂的人,明明爱她却不能爱她,不能够守护在她的身边......”

    当伤感歌声飘荡的越来越远,已经到达副歌**的时候,殇突然沉重的对我说道,那颤抖的声线从未所见,他哭了,从前见他都是眼眶湿润,而今天那滚烫带带满满愧疚与伤感的眼泪流淌在了很是成熟略显沧桑的面容......他的痛感染到了我。

    刚强的男人哭了,那代表他的故事很痛,很痛......

    ---------------

    第三更,不求打赏,不求什么,只求能够支持一下六分一章的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