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因为你好看

    深夜不走,雨幕继续停留,天空的星辰和月亮消失不见,外面的天是压抑的,可是第一医院的病房却是温暖的,即使窗外的雨珠不断敲打着干净的铝合金玻璃,也无法搞糟我的好心情。

    我睡在病床上,腰部已经做了彩超,核磁,没有多大的问题,只是一些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我不知这是第几次因为李清书而睡在病床上了,而这一次李清书却是对于我百般的照顾,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我此时此刻是鬼面,不是让她极具讨厌的梁萌萌。

    因为陪着我,李清书湿透的衣服都没有时间换,只能穿着湿漉漉的衣服,感受着冰冷的滋味,还坐在床前给我削着苹果,边削苹果边还打了个喷嚏。

    “清书,你回去吧,回去洗个热水澡,喝点姜汤好好睡一觉,我一个人在医院就好了。”

    我装作一副很关心李清书的样子对她说道,其实这样假模假样的自己,我也很不适应,之前的我绝对不会这样欺骗一个人,当村主任的时候,公正办事,一心想要造福家乡,哪曾想到现在的我会被仇恨蒙蔽双眼,想方设法的去欺骗一个女人,目的只是让她伤心难过,或许我已经有些变态了吧?

    我想要阻止自己,可是却阻止不了我自己,或许看不到这个给我削苹果的女人伤心落泪,我是不会罢休的,或许监狱中的可怕生活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骨子里,已经留下了极重的阴影,要么在阴影中坚强的活着,要么在阴影中变得扭曲,堕落......

    “没事,一会儿就干了,再说了,你这是为了我而负伤,我要是走了,岂不是没有良心?”

    李清书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我,认真坚定道,此时的李清书完全就是素颜,宛如天仙一般,比化妆的她美多了,加上潮湿的长发披在肩上,出水芙蓉的模样,绝对可以迷倒众生。

    “真的不用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哎呦.....”

    说话间我就要直起身,但很快就狼狈的躺在了床上,虽然是皮外伤,但后腰,屁股都已经布满了淤青,看来明天上班也是个问题了,为了李清书,搞成这熊样儿,我也是醉了。

    “你看......一个人不行吧?我车里好像有衣服,我现在下去换换,今晚就给你陪床吧,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再说了,我们是朋友,就算你没有帮我,我也会照顾你的。”

    李清书没有半点所谓的冷然与淡漠,满满的都是善意的温暖,可以照亮黑暗世界的笑容浮现于言表,看着此时的她,我有些失神,如果有如果,我希望我和她的关系不要这样的遭,哎......

    李清书离开了,下去换衣服去了,而我则是看着紧闭的房门发着呆,我想要揭开面具透透气,里面因为有水的入侵变得极为的潮湿,感觉特别的难受,现在有机会了,李清书离开了,我可以将面具残留的水渍甩掉了。

    我偏过身,背朝门,鬼鬼祟祟的揭开了鬼面,开始狂甩起来,一滴滴水珠不甘的洒落在地面,湿润了光滑的白色地板,我害怕李清书突然折返,甩面具的同时用手胡乱的抹着脸上残留的水渍,拼命的呼吸着变得极为奢侈的空气,可是就在这时,门好像被打开了,所谓的咯吱声给我敲响了危险的钟声,我顿时心惊肉跳起来,赶忙将面具就往脸上戴,同时心里蛋疼的想着:这娘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换个衣服这么快?能不能别这么扯?

    “鬼面你干嘛呢?我怎么感觉你身体在抖呢?感冒了吗?”

    李清书站在床前看着我疑惑道,俏脸满是关切之色,而我则是被惊出了一声冷汗,在李清书走到床前时,我恰好戴好了鬼面,差一点就被李清书看到,丫的李清书走的相当快,从开门到站在我面前用了五六秒钟,被紧张充斥的我差点将面具戴反,***。

    我躺在病床上,缓缓神,平复平复激荡的心绪回答道:“没事,只是有些冷。”

    我只能继续撒谎了,不可能直接告诉李清书我因为紧张吧?

    “冷?那一定是感冒了,我摸摸看发烧不。”

    李清书说话间就伸出修长的手掌贴在了我脖颈,因为我戴着鬼面,不能摸额头只能摸脖颈。

    “不烧啊,奇怪,难道是天气变冷的原因吧,来,我帮你盖好被子。”

    李清书像个好妻子似的替我盖起了被子,李清书又摸脖颈,又给我盖被子,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我面具下的脸,不由得呆了,被子盖好了,我却感觉恍如隔世一般,梦境和现实无法区分,这时的我想起了那天我发烧而做的梦,那个可怕到不可能实现的梦,现在想想都是难以置信。

    我梦到我要结婚了,而结婚的对象却是李清书,太多的亲朋好友到现场给我们庆贺,而结婚现场是我非常喜欢的大草原,辽阔无边,万马奔腾的世界,站在伸手可以触及到天的草原上,牛羊马儿给我们祝贺,一只只雄鹰为我们喝彩,弱小的绿草也为我们祝福......

    这样的梦太过震撼,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想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会梦到李清书,我觉得梦到曼青也不会梦到李清书,难不成是因为我太过仇恨她了吗?恨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送进监狱,受尽煎熬,愤她宁愿相信几个人渣也不愿相信我,还将我当做了人渣。

    “鬼面,你怎么了?怎么又盯着我不动了?我什么可看的?”

    李清书温和的声音摧毁了我的想象,将我带入了现实世界,我动了动身子,依然直直看着李清书,认真道:“因为你好看。”

    “臭贫,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臭贫了?烦......”

    李清书满脸尽是无奈之色对我愤愤说道,好像她因为我的臭贫想到了让她烦躁的事情或人。

    “为什么说也呢?还有谁对你臭贫?”

    “能有谁?那还不是那个......”

    李清书愤愤的说了半句嘎然停止了,盯着我看了片刻,猛然道:“对了,我回来是找我包的,车钥匙在包里,我先去换衣服了,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太难受,你要瞌睡了就休息吧。”

    李清书拿起放在床边的lv包匆匆走出了病房,好像在逃避什么?我想不明白,看着未被关上的白色房门,我喃喃道:“傻帽,我岂会中了你的计?我睡着了,岂不是让你趁心,很轻松的看到我的样子......”

    --------------------

    今天有些卡文,写不出第三更了,就俩更了,另外通知大家一件事情,冰冰参加了站的爆更活动,明天就开始了,冰冰设置的是200贵宾爆一更,作品和砸票的读者都有机会活动礼品,u盘,半袖,太阳伞,鼠标垫等等都是定制的,明天十点半左右开启,冰冰等大家来爆菊花,所有需要爆更的章节会在九月30之前还完,提示一下是主站的活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