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红酒和鸡尾酒的比拼

    李清书强行将我押住,让我说了鬼面的情况,才将我放了,询问的时候奶声奶气,用完了直接扔掉,我他娘的就连一个不敢揭面具的人也不如......

    精彩的一天就要过去,我漫步在凉爽的街头,形形**的人从我身边走过,而我已然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设想着今晚的行动,仔细设想每一个环节,避免出现问题,为了不被别人打扰,我准备关掉手机,一会儿到了酒吧,连续唱几首歌,等到李清书来了,继续散昨天没有完成的步。

    ......

    “你我的世界不停纠结,每一分每一秒,你我的故事开始纠结,分不清走不开,你我的世界不停纠结,每一句每一幕,你我的转身平行的交错,俩颗心,三行泪。”

    站着舞台上,我戴着鬼面歌唱着,通过狭窄的细缝注视着坐在角落的李清书,我在偷偷的观察她,也在光明正大的看着她,李清书自然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与我对视着,神色盎然却有些伤感,总觉得现在的李清书很是安然,那份冰冷与淡漠已然消失了,我竟然有种很欣慰的感觉,因为她见到我的时候就会保持这样模样,可是也仅仅只是鬼面......并不是我。

    昏暗的酒吧没有阳光,甚至也没有月光,在这样的世界里,我竟然有种惆怅的感觉,很喜欢这里的我,突然不想要在这里呆了,我想要踏入无尽的夜幕,呼吸存足的空气,寻找惆怅的源头......

    唱完这首,我已然连续唱了六首歌,准备停下势头,时间也不晚了,该去了李清书散步了,即使今天的晓琰依然来到酒吧听我唱歌,但我还是选择不去理会她,等到我报复完李清书之后,我便要将所谓的鬼面消失在风靡的络,消失在这个满满伤怀的世界,去做真正的自己,不用再去隐藏什么?不管白天还是夜里都是我梁家峰,而不是懦弱的鬼面。

    这一次,我没有给李清书邀请我的机会,而是下台之后,主动的向着李清书走去,许多经常来这里的顾客已然习惯我下台后向角落的美女走去的姿态,这样的画面已经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无数次的上演,嫉妒还是嫉妒,羡慕也继续羡慕着,从不曾改变。

    我觉得不需要继续欲擒故纵了,该主动出击了,李清书必定是我的囊中之物,我在呐喊声,热切掌声的笼罩下走到角落,依然是这个圆桌,依然是简单的俩个座椅,依然是高档的红酒,依然是坐在座椅上,爬在圆桌上喝着红酒的伊人。

    “清书,昨天对不起啊,真的很抱歉,放你鸽子了,不过我在此对灯光爷爷发誓,保证下不为列。”

    我来到李清书身前,身姿挺拔,手指房顶的灯光,郑重的道歉,也发着所谓的誓言,在我看来完全是狗屁誓言。

    “怎么?还想有下次?”

    李清书不怒反笑,美丽的面容上浮现着迷人的笑容,可是在灰暗酒吧中绽放的笑容让我有些不切实际,昨天的爽约,好像并没有让李清书特别生气,加上白天为了了解鬼面,不惜帮助一个仇人,而且为了了解鬼面的一些事情,还神经质的来了个千里追兄,我跑到荒无人烟的小巷中还能被抓到。

    此刻站在阴谋边缘的我有些看不懂李清书了,鬼面究竟哪里值得一个这样优秀的女人去在乎,毫不顾忌的去了解,就是因为他戴了一个面具,就是因为他会唱歌吗?这个世界会唱歌的何其多,以李清书的面容和身份,找个出道歌手也不算难,可是受了情伤的她,为何只对鬼面有感觉?我不能理解,也理解不了。

    “怎么会呢?绝对没有下次。”

    此时隐藏在鬼面下的我,和白天的完全不同,没有半点所谓不拘一格像个人渣的影子,和李清书道歉,完全是郑重的真诚的,声音沙哑的,而且戴上黑色美瞳后,我总觉得我的眼睛变得更加迷人了,怪不得李清书喜欢看我的眼睛,我又自恋了......

    “哼哼,有下次我就掐死你。”

    李清书做出一副吸血鬼的模样,满脸狰狞的神色却尽是笑容的对我恐吓道。

    看着活泼又不是温婉的李清书,我不禁再一次呆滞了,我深深陷入了她的狰狞笑容之中,我不得不说,这样的李清书真的很美,即使我对她满满的怒意,但依然无法否定她的美,她的迷人,我为自己找了一个很不耻却很正当的理由,毕竟我也是个俗人......

    “鬼面......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字吗?还是很丑?”

    李清书看到我死死盯着她发着呆,便疑惑的询问道,说话间还从放在桌上的包中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镜子,照了起来,看着李清书照镜子寻找自己脸上的丑陋地方,我不禁哑然失笑,心里感叹的想着:找吧,找到天明也不会找到,太完美,太完美,比人工制造都要完美。

    当我和李清书深入交谈,谈笑风生的时候,晓琰突然拿着酒杯来到了圆桌前,颇为愉悦的说道:“我可以来这里挤个位置吗?”

    晓琰的突然插入,让我和李清书的交流只能停息下来,我用余光瞟了一眼站在我和李清书身前的晓琰,没有言语,也没有抬头,而是摇晃着红酒杯,观察着不属于我的红酒,选择淡然的无视晓琰。

    我选择无视,可是酒吧焦点所在的李清书却没有选择无视,浮现着很淡定的笑容对晓琰说道:“当然可以,只是好像没有椅子,因为这张桌子只能坐俩个人。”

    李清书虽然没有无视,但言语间已经反击起了晓琰,显然对于晓琰有目的的打扰她和我的交谈,李清书是很不愿看到的,对于这个同样绝美的情敌有着强大的敌视感,自晓琰站立在这里的一刻间,李清书表面那温婉的气质便发生了些许变化,久居上位者的气势便是散发开来。

    继续摇晃红酒杯的我,不能喝酒,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息......

    “没事我可以找一个椅子,这样只能坐俩个人的桌子便可以坐三个人了,而且我觉得总有一个人不适合这张光滑有触感的桌子,而被迫退出。”

    李清书做出了反击,拿着酒杯的晓琰也不甘示弱,迅速机智的做出了回击。

    听到晓琰的话语,我不断的调整呼吸,但也不能驱散我心中的无奈与惆怅,俩个完美的女人已然开始了斗争,各自的言语皆是这场战争的序曲,真正的战斗即将要在圆桌之上,在我面前展开,红酒与鸡尾酒的比拼,俩位酒吧焦点之间的战斗,而我观战的我却不能制止,只能低着头,懦弱的逃避。

    我想要摸摸自己的鼻子,却发现自己还戴着缺乏空气的白色鬼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