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傻逼似的白跑了

    天空的雪白云彩缓缓的游动着,周游着蔚蓝色的世界,看似很小其实很大的太阳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很是兴奋开心,一缕一缕的光芒都是他兴奋的产物,璀璨的折射着这个看似光芒万丈却已腐朽的世界。

    我站在青天之下,高耸的楼房将我隔绝,望着川流不息的柏油马路我相当的鸡冻,一只没褪毛的叫花鸡冻结在二手冰箱里的感觉。

    虽然乐老头没有立即答应下来,但口头已经松弛了,说要和上面报告一下,然后通知我,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在那样的情况下完成逆转,全靠我梁萌萌的智慧与勇气。

    “人渣,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鬼面的事情了吧?”

    李清书站在我身边,无情的打断了我的思绪,不过我并不恼怒,不管怎么说都是多亏了面前这美丽的臭娘们,不过李清书这么想要了解鬼面,真是有些猴急,不过我喜欢她这样的猴急......

    “这个嘛,金木还没有和家乐福正式签约,所以我们的交易还没有完成,等到你那乐叔签了字再说吧,我就先走了。”

    我很淡定的推脱道。

    和乐老头谈了将近俩个小时,感觉身心特别的疲惫,就如在床上大战了一场,已然是大汗淋漓。

    理智告诉我,对李清书必须要拖延,不然以现在李清书对于鬼面的感情根本不能让她能够流泪心痛,所以时机不够,还需要时间。

    我说完就准备离开,白天我得躲避她,晚上该展开攻势了,不能一味的装逼了,不然继续装下去黄瓜菜都凉了,如果再被别的男人抢跑了,一切的努力就白费了。

    “站住,你怎么这么混蛋?说好的我帮你,你就告诉我鬼面的事情,一个大男人说话不算数,不要妄想的以为现在你就可以和家乐福合作了,我只要一句话就让乐叔改变他的想法,你信不信?”

    李清书带着满满的威胁之意对我说道,一刻间空气的流动都缓慢了许多,显然这娘们因为我的无耻欺骗而动怒了,我觉得她最愤怒的不是别人威胁她,而是欺骗她,那她到时候得知欺骗她感情的谎言一定会被气吐血,我期待着......

    “好吧,您是李总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到的?那我们双方各退一步,我可以适当的告诉你一些鬼面的事情,而你就过过瘾就ok了,好吗?”

    我无奈的转过身,满脸堆笑道,既然不告诉不行,那就先告诉她一点,让她心里满足满足,然后慢慢的吊她胃口,让她对鬼面越发的好奇,想要全身心的了解带着满满谎言的神秘男人,一个会让她伤痛后悔的男人。

    李清书看着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仿佛想要看穿什么?

    “李总,我知道我长得帅,但你也不能这样看我吧?人家好羞羞的。”

    我赶忙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娇滴滴的说道,我听到自己说的话都快吐了,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觉得这个世界都不好了,更不要说此时离我很近很近的李清书了。

    只见她做出了呕吐的动作,俯着身对着水泥路面,不停的作呕着,虽然有些夸张,但我所谓的娇滴滴一定很恶心,反正恶心的天空都变了颜色,白云散了几朵,折磨落寞大树的秋风也是被我恶心的落荒而逃了。

    我笑了笑,继续犯贱的说道:“讨厌啦,干嘛这么恶心人家,人家难道很恶心吗?”

    “滚......”

    李清书再也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了我的腿上,而且还有脱鞋砸我的意向,我赶忙说道:“李......李总,有话好好说,脱鞋多不雅,被人看到多不好,有损您高贵的形象,以后嫁不出去就遭了。”

    我说话间便与秋风一起相伴的落荒而逃了,秋风很不想看到恶心的我,路边的行人用有色眼镜看着我,汽车尾气也是用它的手段憎恨着我,全世界都抛弃了我,我只剩下一个我。

    就这样我逃过了一劫,跑了近乎一个站牌的距离时,我从熙熙攘攘的人群回头望了望李清书,发现她的身影已然不见了,也没有追赶上来,我长呼一口气,不然再被这暴躁的娘们砸上一鞋,只能哭爷爷叫奶奶了,没准那可怕的鞋跟能刺进我脑门,太恐怖,吓死宝宝了,不敢想。

    这娘们和我一样啊,动不动就扔鞋,不......不,我一定是被她传染了,对,就是这样。

    当我掏出褶皱的一块钱准备坐公交车的时候,一声怒喝猛然的袭向了我,让无数行人停下脚步,注目观望。

    我如同机器人一般机械的转过了脑袋,看向了马路边,看到了开着银白色宝马跑车的李清书,李清书正在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我不禁疑惑,这娘们不至于吧?我不就娇滴滴了一下吗?怎么还追上来了?真操蛋。

    不过我可不想束手就擒,话也没有说,便风一般的拔腿就跑......

    “人渣,你给我站住......混蛋。”

    李清书已然不再好听的声音,震耳欲聋的响彻在人潮拥挤的站牌处,虽然我距离她有些距离,可我的耳鼓膜依然震震发响。

    ***,又来大姨妈了,你来大姨妈就来大姨妈吧,哪个女人一个月没有这几天,可是跟老子发毛个火啊,真是醉了。

    我边迈着脚丫子发疯的跑,边心里愤慨的想着。

    不到几分钟我便跑到了下一个站牌,可是当我妄想的以为甩掉臭娘们的时候。

    “人渣,你跑什么跑?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你。”

    李清书吼塌天的声音急促袭来,我真觉得这丫的可以做个摇滚女歌手,唱怒放的生命绝逼比汪峰高。

    尼玛的,你说不打就不打吗?来了大姨妈的女人是最可怕的,白天不能聊,晚上不能草,哎,俩条腿还是跑不过四个轮子啊,我得想个办法,不然逃不脱女魔头的六指山啊。

    我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道路,突然觉得我是个傻逼,我干嘛跑直道啊?跑小路,转弯道不就好了。

    有了想法,我便迅速从一个耐克专卖店旁拐进了一条小巷,准备借此甩掉李清书。

    跑进小巷后,我转了几个弯便停下了脚步,双手扶着污浊的砖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淡定的说道:“这下应该追不上来了吧?不然我只能等死了。”

    我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尽是灰尘的地上,靠着破旧的砖墙疲乏的闭上了眼睛,实在是太累了,身心疲惫,昨晚没睡好,上午被孟秃顶批,完了又和家长们做斗争,还得以烧掉无数脑细胞的代价欺骗李清书,与乐老头斗智斗勇,这一天我***活的怎么这么累?这一天算是过不去了,一天尽是事情,真是度日如年啊。

    当我闭上眼睛休息,脑袋思绪万千、身躯舒服呻‘吟’的时候,咆哮的机车声突然间响彻起来,如同一阵阵狂风,不停息的向我席卷而来,将我无死角的包围,我的心沉了,脸也黑了,我想要起身,却发现已然不想动了,算了吧,就这样等着她吧,死就死吧。

    片刻,银白色跑车急速的停靠在了我的身前,车轮席卷而起的灰尘全都弥漫向了我,将我无情的笼罩,我睁开眼睛,看着打开顶盖的李清书,用尽全身的力气苦笑道:“李总,你神经病啊,我不就买卖了个萌吗?至于赶尽杀绝吗?再说了我本身就叫梁萌萌,还不让我卖萌,你怎么这么霸道?”

    “人渣,谁管你卖萌不卖萌,你跑傻逼似的跑啥跑?我不就是想问问你鬼面的事情吗?至于这样的跑吗?气死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