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风水轮流转

    “他是我男朋友?他就是个人渣,怎么可能是我的男朋友,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他也不会是我的男朋友。”

    李清书立刻愤愤的反驳道,那不容置疑的冰冷话语瞬间将救护车包厢给冻结了,虽然我闭着眼睛,但却可以很真切的感受到,我太他妈火大了,这种反驳的话语太他妈伤人了,尼玛你说不可能是你的男朋友,说的你就可能成为我女朋友似的,不要说全世界的人死完了,就算是下辈子,下下辈子,老子也不可能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当然鬼面歌手除外,我还想看你因为被欺骗而伤心流泪呢......

    我在心中愤慨的想着,护士则是和李清书说着抱歉,而李清书却是依然嘴里不饶人的骂着我。

    “真是个变态,睡觉都这么变态,受不了,受不了,气死我了。”

    李清书嘴里不停的说着,语气中包含着被惊吓的意味。

    差点让我将她的手当做猪肘子吃了,想到这些,偷偷打量着此时脸都绿了的李清书,我就特别的爽,简直比喝了爽歪歪都爽。

    这一刻我的头也不痛了,恶搞了一下李清书就治好了我的头痛,看着李清书美丽面容所流露的愤慨神色,宛如吹过了一股良药一般的凉风,让我那叫一个享受......

    李清书再没有尝试拿回属于她的日记本,估计是怕我把她手当做猪肘子啃了,我也一直假装昏迷着,一直假装到睡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还在假装着。

    医生给我包扎了开了口子的额头,其实我早已经没什么事了,上学时候打架也是经常开口子,都是自己包扎,但我并没有立刻出院,而是继续睡在病床上,我准备赖在医院不走了,我到要看看李清书怎么办?

    “医生,他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应该是失血有些多,他的血压也有些低,还处于昏迷中,再等等吧。”

    “哦,好吧。”

    我睡在病床上,微眯着眼睛看着李清书和白大褂医生,听着他们的对话,和李清书交流了片刻,医生离开了,而李清书却是无奈的留了下来。

    “真是晦气,和这个人渣见面就倒霉,整体阴魂不散缠着我,真想掐死他。”

    李清书嘴里嘟囔着,说话间转过了身,我连忙闭上眼睛,继续装死,势要将装死进行到底......

    “日记本还在人渣手里,等他醒来肯定不给我,现在拿......可是睡觉发魔怔......猪肘子......真是个死人渣。”

    哈哈,李清书看你伸不伸出你的猪肘子,让大爷我狠狠的啃上一口。

    “不行,必须要趁他昏迷的时候拿回来......”

    李清书很坚定很坚定的说着,而我的脑袋突然灵光一闪,又有了整李清书的主意......只等李清书送上门来,掉入我的陷阱中......

    空荡荡的病房,肆虐着不一样的气息,作为生命体的我和李清书,都是在此刻屏住呼吸,如果可以大喘气那绝对是可以毁天灭地......

    我继续装着昏迷,等待着李清书伸出她的手,不......是猪肘子,拿回她的东西,可是李清书这娘们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还没有动作?要拿快来拿啊,真他妈磨磨蹭蹭像个娘们,呃......本身就是个娘们。

    我将日记本藏在了胸口位置,而且放在背心下面,贴着皮肤,李清书想找到不那么容易,她肯定还要乱摸,那就够了......

    终于......终于我等到了她的手,纤细的手掌再一次摸上了我的胸口,这一次是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寻找着位于我心脏位置的日记本,房间静的可怕,静的我都能听到李清书有些急促的呼吸,我突然邪恶的想着,好像在医院行着猥琐之事。

    当李清书轻巧的乱摸了几下,摸到我心脏位置的时候,手掌颤了一下,她终于找到了,我可以想象的到她此时的激动与雀跃,而就在这时,一直沉寂的我突然猛的抓住了她的手掌,迅速睁开眼睛大声叫喊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猥琐我,猥琐狂,快抓变态。”

    我歇斯底里的大吼着,瞬间将空荡荡的白色房间荡起了不一样的涟漪,而被我紧紧抓住手掌的李清书,呆滞了片刻就要挣扎开我的手掌,而且带着愤怒的慌乱对我大叫道:“谁猥琐你?我不是猥琐狂,你放开我,死变态,死人渣。”

    “咦?是你?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竟然有这样的特殊嗜好?这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

    我眼睛睁的老大,故作惊讶的惊呼起来,但我的手还在紧紧的抓着她受了冤屈的手,当她另一只手过来救援的时候,我的另一只手也赶来支援,就是不让她轻松的挣扎开, 狠狠的气死她......而且丢人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了,这叫一报还一报。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死变态,谁瞎了眼才会猥琐你?快给我松开。”

    “你说没有猥琐我?那你趁我昏迷的时候乱摸我是怎么回事?不要狡辩了,你才是个变态,女流氓。”

    “滚,快松开我。”

    李清书愤怒的开口,拉扯我的手也是愤怒的收回,一个带着劲风的巴掌就扇向了我,我赶忙用手遮挡住,愤怒的叫道:“你猥琐我还有理了,竟然还想打我,快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要猥琐我,趁我病要我命啊。”

    我抓住李清书准备抽我巴掌的手,扯着脖子对着病房的门叫喊,不到片刻,门打开了,一个个子不算太高的护士跑了进来,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我清晰的看到她的瞳孔都在极具收缩着。

    我和李清书此刻的画面太美,不让人震撼都不行,我故意在护士进门的一刹那,将李清书奋力拉到了床上,而我惯性的倒下,就这样李清书没防备的压在了我的身上,那作为罪恶的手放在了我的胸口,当然这也是我故意的,为了演绎的更逼真,为了能够有谈判的砝码我必须拼了,因为我的剧烈活动,床板都在摇晃着,而且李清书的额头狠狠碰撞在了我的额头,搞得我惨叫连连,伤口应该也裂开了。

    年龄不算大,个子不太高的护士进来后就一直呆滞这,我疼的就快拉扯不住李清书了,心里叫骂的同时带着怒意对护士大叫道:“喂,你看着干嘛?难道让她强奸了我才甘心吗?快点将这个死变态给我拉开。”

    “你才是死变态,快放开我,放开我......”

    如果一个人的眼神能够杀人,那我已然死了无数次了,此时的李清书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子,但绝对是被怒火侵蚀了,那美丽的眼眸有了泪水,也有了血红的颜色,而且面容还有些红晕,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怒火涨红了脸,还是因为现在我和她的姿势羞红了脸。

    在李清书大骂的时候,缺脑子的护士终于上前拉开了李清书,在护士拉李清书的时候,我便是松开了一直拉扯的手,我的眼眸有了一丝隐含的笑意,淡笑的看着李清书离开我的身躯,但只是那么一刹那,我便是再次大叫起来。

    “口子开了,口子开了,快叫医生......”

    我用手捂着头在洁白却已经褶皱的床单上翻滚着,正在这时拯救者医生出现了,急忙给我重新缝补起额头上的血口来,而李清书脱离了我就要羞怒的逃离,我怎么可能让她这样简单的跑了,那我额头上的口子也就白开了,戏也白演了。

    “护士,帮我拦住这个女流氓,我要报警,她趁我病就要猥琐我,我宁死不从才将缝了针的口子给崩裂了,不能让她跑了。”

    我装模作样的叫着,半脸痛苦,半脸急切,其实也全是假装的,也有真的痛苦。

    “不要动,我在缝针。”

    医生一脸严肃的呵斥道。

    “小美,你先别让这位小姐走,医院绝对不能发生这样恶劣的事情。”

    医生接着又对站在李清书身边的护士说道,显然他也将李清书当做了表里不一的猥琐狂,那正义的眼神包含了太多的不可思议。

    “凭什么不让我走,我不是变态,我也没有猥琐他,是他故意的,是他血口喷人。”

    李清书显然是淡定不了了,再也没有了那份镇静与淡然,气愤已经淹没了她,委屈的驱使着她和护士拉扯着,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带来屈辱的地方。

    而我这个时候却是淡然让医生包扎着,看着被冤屈左右的李清书,心中默默的想着:李清书,终于感受到被冤枉的滋味了吧?不过我不会像你那么残忍,我只是让你感受一下而已。

    这时医生也起身和李清书交谈着,说等到警方来了再说,说什么医院是神圣的地方,不能被污浊亵渎,成为孤人的李清书就快要奔溃,幸好门是关着的,没有其他人围观,而且医院也不会大肆宣扬这样的事情。

    而我则是从容的从床头柜上拿过挎包,从中拿出了公司的文件,拿起给满脸愁容尽是愤怒的李清书晃了晃,我想聪明的李清书可以理解我的暗示。

    李清书没有继续挣扎,而是狠狠的瞪着我,抿着嘴,杀人的眼神如同狰狞的刀不断的切割着我,而我却是继续晃着写着金木集团四个大字的文件。

    李清书明白了我的示意,看了一眼围着她的护士和医生,她应该看到了他们眼神中的异样,不堪这样的委屈与精神意义上的侮辱,挣扎了片刻服软的对我点了点头,但打转着泪光的眼眸依然流露着杀人的目光......

    看着李清书的含泪眼眸,我感受到了风水轮流转的爽快,她感受到了风水轮流转的痛苦。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