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天知道的结果

    出狱后的日子很艰难,但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去,这几天我继续寻找着证明我清白的证据,为了方便我直接在超市的对面找了一个打字员的工作,因为我是个菜鸟写手,打字的速度还可以,做个打字员勉强还可以。

    但是依然没有什么进展,而我却是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因为我的特殊装束,有人将我的唱歌录像发到了上,一时间互联掀起了讨论的热潮,褒贬不一的议论瞬间淹没了我,但是更多的还是好奇我面具下的样子,甚至是身份,虽然我很震惊,但也不觉得什么?毕竟我戴着面具,不管怎么议论也是鬼面歌手(虫给取的名字),并不是我。

    而且就算是人肉搜索,我觉得叫殇的歌手也不会将我曝光出去,不知为何,只是直觉而已。

    星辰闪烁的晚上我是一个鬼面歌手,到了太阳照耀世界的时候,还是我自己,辛劳工作,寻找证据,带着孩子的**丝男人。

    而今天,是我取亲子鉴定结果的时候,站在环城车上,握着手扶,望着一闪而过的美丽世界,心里却是忐忑不已。

    我没有带汤姆,而是将他送到了欧旷达的那里,至于为什么,或许是不愿面对吧?其实在我心里已经认定汤姆不是我的孩子,世界上哪里那么多像偶像剧一般的事情,心中的玛利亚也绝对不是所谓的好女人,不然和我睡过后就离开了我,这不是玩***吗?

    停滞,发动,再停滞,颠簸的环城车使我的心陷入了颠簸的陷阱里,摆在眼前的问题让我无法不颠簸,如果汤姆是我的孩子,我是否能够养得起他,跟着我何尝不是受罪,如果不是我的孩子,我是否要将他送到孤儿院,替他寻找她的母亲,抛弃我的女人。

    玛利亚啊玛利亚你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车停了,门开了,拥挤的人很急切却只能缓缓的下车,我心中思绪万千的同时,踩着前面人的脚后跟下了车。

    一下车,我便看到了决定命运判定血缘的地方,惆怅似的摸了摸鼻子,又摸了摸小平头,大踏步的走向了那敞开的门,思绪越来越紧张,从昨夜起紧绷的身躯就没有松弛,至于为什么我会这样的紧张,或许是 害怕失去吧,我在这座城市流浪的时候没有一个相伴的人,而心底里自私的想要一个说说话的人,那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一个儿子带来的意义,现在却是多么的渴望与希望,就如青天一直希望白云飘飞着,夜空一直希望星辰闪烁着,大树一直希望树叶牵连着......

    我快步走进鉴定中心,来到了取dna报告的窗口,从很狭窄很狭窄的窗口拿到了被密封的化验单之后,我虚脱似的坐在了蓝色座椅上,座椅的硬度让我的屁股感受到了疼痛,手里紧紧抓着档案袋的一角。

    眼睁睁看着有些颤抖的档案袋,不敢也不想要打开,脑海里满满充斥着汤姆那天真的笑容和不听话的瞬间,一口一个亲昵的father,一声声傻傻的超级英雄,一句句害怕的不要离开我,一次次恨铁不成钢的用力抽打,深邃倔强的眼神让我的眼眶不自觉湿润了,我终于明白汤姆的身影已经潜移默化的融入到了我的脑海,刻在我的骨子里,虽然我们相处的日子真的没有多长时间,但有的时候见第一眼的时候就是一辈子。

    现在想想我为什么要傻逼似的追出去,我想我理解了也明白了......

    我长呼一口气,直接将手中的档案袋奋力的撕碎了,我不管汤姆是不是我的儿子,我也不能让他去受苦,既然老天让我和他相遇,我就不能抛弃他,结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感情不能用无情的化验数据证明什么?相信汤姆,也相信自己。

    将手中的档案袋,和档案袋中的化验单撕的粉碎,坚定的站起身将手中的碎纸扔进了银白色垃圾桶,所谓的结果就让老天去看吧,我梁家峰不屑去看,可是这样的决绝难道又不是我的懦弱与怯意呢?

    走出鉴定中心,做出决定的我,再没有了惆怅紧张的情绪,紧绷的身躯终于松弛了下来,我隐隐感受到自己的额头上已然有了汗水,来自内心深处的汗水,但一阵清爽的秋风吹来,席卷般的将我额头上汗水全部飘零,让我以好的状态去踏上征程。

    看着路边的枯树,枯树下拿着大扫帚打扫悲惨落叶的大爷大娘,一阵阵秋风吹过,吹开了我的心怀,也清凉了我的眼眸,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我去追寻,为了我能够过比她幸福,也为了身边的人不再伤心受苦,我必须努力前进......

    拳头无数次的握紧,而这一次我握紧的拳头不是愤怒,不是激动,而是踏上那条路的信念,我会忘了她,爱护他,踏上光芒挥洒的路,永无止境的路,即使坑坑洼洼,即使堵塞成了长龙。

    由于我要去工作,也没有去接汤姆,毕竟没有哪个公司让员工带着孩子上班,来到了大润发超市对面的写字楼前,回头望了望这座我永远都难以忘怀的超市,我笑了,我想高高在上的太阳所散发的光芒也没有我的笑容璀璨......

    来到公司,看着不算太多的员工,我赶忙向着办公桌走去,可是没有走几步,一声狂吼差点把我的小心脏吓出来。

    听到怒吼,我脸顿时黑了,只能颤颤巍巍加无奈的转过身看着吼我的人。

    几米之外的胖女人,正在怒气冲冲的盯着我,那狰狞宛如要杀人的目光让我一阵心惊,那满脸的肥肉都是纵横着,起伏的赘肉,画面太美,我不敢直视,这女人不应该叫胖女人,而是应该叫母超人,全称就是母大虫超级赛亚人......

    “胖姐,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小心翼翼的说道,虽然心里愤慨着,但表面上是一点都不敢造次,这丫的估计有三百斤重,坐个电梯从来都是独霸,体型太大别人进不去,重量惊人进去了也动不了,估计一个巴掌下来,我这个月算是报销了。

    可是即使我很小心翼翼,也是不可避免的触及到了母大虫的雷区,我叫出胖姐的时候就悔的肠子都青了,母大虫最忌讳别人提胖这个词,我觉得暴风雨已经要向我狂暴的袭来。

    “你这家伙,才刚来几天,就学会迟到了,是不是又去偷人来?整天鬼鬼祟祟的,贼眉鼠眼的模样怎么看都像个贼,老板吃错药了要了你。”

    我小偷的身份一来公司便是传开了,我也习惯了,可是没有哪个人明光正大的说过,这老母猪当着全公司员工的面就骂起了我,丝毫不给我半点面子,让我一阵一阵的火大,我觉得的身体中压抑的火焰已经蔓延开来。

    “叫你声是胖姐是给你面子,老子没叫你母大虫老母猪就不错了,我偷人不偷人和你有毛线关系,闲吃萝卜蛋操心,人家养娃娃你肚疼,母猪潜质。”

    既然话已经敞开了说,我他娘的怕啥,这公司又不是你母大虫的,即使你是个总监又如何。

    我当着全公司员工的面,对着母大虫愤怒的反驳道,粗口已经爆了出来,但是我没有向前移动半分,这娘们听说有暴力倾向,曾经一拳干倒了一个男人,打的那男人起都起不了,最后在医院住了几天。

    我可别步入那悲剧男人的后尘,那就亏大发了......

    我的话语一落,全场惊呼,没有人想到作为新人的我会触及母老虎的眉头,皆是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而当事人母大虫,更是气的说不出来了,胸前的赘肉(估计没胸)狠狠的起伏着,有些发黄的獠牙更是狰狞的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知道这场火山爆发是不可避免了......只希望我能活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