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

    “咦......这个人怎么戴着面具啊?蛮吓人的。”

    “对啊,戴面具就戴面具了,怎么还戴了个纯白色的面具?来这里参加舞会来了?”

    “估计是个装逼分子,大半夜戴个鬼面具不怕吓死人。”

    自从我进入酒吧之后,大同小异的议论便是向着我扑面而来,就是因为我用面具将不能见人的脸遮挡住了,而且还戴了一副站在夜幕中绝对很吓人的惨白色面具,站在这伤感世界中绝对是一个特例的存在。

    为什么我要戴着面具,这也是故事男人给我想的方法,可以让我在舞台上安心的唱歌,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发生,不知道这个故事男人是不是想要利用我来制造嘘头,毕竟这样做很有吸引力,可以招来顾客。

    但仔细想想,这个故事男人又不是酒吧的老板,而且看他的模样不像是个功利性的男人,不至于这样做。

    戴着面具的我,视觉稍稍有些狭窄,而且还有些空气缺乏,出不上气,很是不习惯,而且不能以真面目见人,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虽然这样的感觉被莫名的兴奋侵蚀了。

    面对众人的议论和质疑,我选择了无视,径直走到了吧台前,将已经睡着的汤姆放到了吧台边的沙发上,让他好好睡上一觉。

    而我则是将吉他背包的拉链拉开,有些焦急的等待着故事男人将歌曲唱完,虽然我的独特招来了一部分人的关注,但大部分人还是深陷故事男人的歌声之中,存满魔力的沙哑嗓音,极具故事力的演唱让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黑色的建筑装饰,压抑的情怀,滑落的泪滴,都是这个酒吧的独特魅力。

    摇晃的玻璃酒杯,撕拉拆开的面巾纸,颤抖的泣不成声,我听到了,也看到了,通过小小的眼孔,悄然的看着。

    过了将近一分钟左右,故事男人终于演唱完毕,在海潮一般的掌声中,故事男人如同一位天王巨星,在众多哭泣着面容的人们欢呼声中安静的站在舞台上,散发着一种特别的人格魅力。

    故事男人手持吉他看向了我所在的方向,看着戴着面具的我,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笑容,但很快便是一闪而过,但躲藏在面具下的我敏锐的察觉到了故事男人哀伤面容闪过的璀璨,我知道他很容易的认出了我。

    “大家静静,从今天起会有另一个歌手来这里驻唱,那下面我就不陪大家了,由新来的歌声给大家唱歌,希望他能够给你们带来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故事。”

    故事男人高亢的站在舞台上说着,话语一落,手指便是指向了我,而所谓的聚光灯竟然在故事男人话语落下的同时,照在了我的身上,将我暴力的笼罩。

    酒吧的几十号人立刻将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我瞬间成为了整个酒吧的焦点,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所幸的是,不管我流露出什么神色,他们都看不到,我的脸庞已经被惨白色的面具彻彻底底的遮挡。

    那些刚才没有注意到我的人看到我的时候,下巴都快惊掉了,或许因为我此时太过帅气吧?

    我将吉他底端放到地上,我抓着吉他的顶端,笔直的站在吧台前,安然又激动的注视着注视我的人们。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新来的驻唱的歌手会这样的有特点,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好奇的神色,就是因为戴上了面具,众人便将熟悉的人当做了神秘,或许昨天听歌的今天没有来,就算是来了,今天的我已然是大变样,看不到面容,换了衣服,除了没有头发的发型一样外,与之前的我全然不同,至今天起这样的我属于夜晚,那样的我属于白天。

    而那些之前就关注着我的人们,都是有些懵,发呆的原因或许就是我要戴着鬼面具唱歌,严重的装逼分子。

    我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低哼一声便是迈开步子走向了舞台,众人自觉的给我让开了一条道,惊讶过后便是满满的期待,期待我这个神秘男人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哭泣之歌。

    一时间酒吧除了音响的响声外,便没有了其他声音,每个人都在沉默的看着我这个拿着吉他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不......应该是驻唱歌手。

    就这样我在所有人的目光扫视下,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的通过了略显狭窄的通道,不过有些紧张的我路程中不小心磕碰了下桌子,所幸没有出洋相。

    走上舞台的我,看着故事男人满是真诚的微笑道:“谢谢你了,目测你的方法不错。”

    不过我的笑容他看不到,只能看到夹缝中的眼睛,

    “呵呵,该你表演了,不要让大家失望,你的出场太牛逼了,我得去喝一杯,压压惊。”

    故事男人轻轻拍拍我的肩膀,破天荒的开怀大笑道,显得和刚刚的他,此时的模样与气息迥然不同。

    “好,不过我拜托你件事,帮我看一下睡着吧台旁边沙发的孩子,谢谢了。”

    由于这个面具除了眼睛之外是全封闭的,我说出的话都是没有逃脱狭窄的封闭,甚至那种吐出的热流都被面具回弹到了脸颊,一种难以说出的感觉,总觉得我活在了黑暗又狭窄的世界。

    故事男人点了点头,便是拿着吉他迅速走下了舞台,而我则是低咳一声,将目光转移到了舞台之下的人们,看着他们惊诧的眼神,我知道他们必定好奇知道我的模样,可是面具下的我却是不被这个世界所喜欢的脸颊,额头上仿佛已经烙上了大宋朝的金光印,走在哪里?见了什么人都是厌恶的对待。

    哎,又想起这些难受的事情了,不过既然这样可以好好的唱歌,能够赚钱,那我可以戴上一辈子。

    我心中暗暗下着决定。

    随即我便是转身对后面的乐队交流了一番,告诉他们我要唱什么歌?既然想要在这里长久的唱下去,所谓的所谓就得好好唱,唱好了。

    可是就当我要开唱的时候,通过面具细小的夹缝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人影,看到这个人影我只能感叹好久不见,真的是好久不见,不明白好久不见的人为什么会来这里,会来这座城市。

    前奏已然响起,而我的目光却是紧紧盯着来人不放,放在我身前的话筒或多或少的加大了的喘息,没有节奏极其紊乱的喘息。

    此时此刻我认识她,她却不认识我,只是颇为好奇的打量着我,和另一个人***量着我。

    她出现的一刻,我的眼眶便是已然湿润,受的委屈突然想要用泪水发泄出来,想要告诉几米之外的她,这段时间我所受的苦,得到她一丝的安慰。

    含着泪光的我低声哼唱起了歌,心痛的声音,艰难的发出,我感受到酒吧中的压抑气息越发浓重,片刻就要将我毁灭一般, 这里没有凉爽的风,只有人们口中呼吸而出的热流,还有不间断闪过的一幕幕情景......

    “谁能让我忘了你,我用什么写日记,心在半空中飞行,已习惯孤寂,遇见了你,爱上了你,最后重归于平静,我用回忆剪成一部无声电影,纪念我们的曾经,珍贵的你。”

    我很是不在状态的唱了几句,因为面具的阻隔,已经让我的声音变了许多。

    唱歌的同时我紧紧盯着她,听到我的歌声她的神色有些细微的变化,或许是熟悉我的声音吧,但经过监狱中的折磨,我的嗓音变得沙哑了许多,声音也变的和从前不一样了,我不敢确定她能不能认出我。

    看着她异样的眼神,我害怕被她发现是熟悉的我,以至于我唱到副歌**都是忘记唱下去,后面人的提醒才是将我从失神拉了回来,慌不及待的接着唱起。

    “每当温柔的风把头发吹起,总让我想起那时的别离情景,你的眼泪是那样晶莹透明,每一滴在我心里,每当我温柔的风把头发的吹起,总让我想起你给过的甜蜜......也许是我太不小心,也许是我太在乎你,你什么也没说,我也无从问起,就让往事散落在风中,不再提......”

    当我将陈楚生的这首《风起时想你》嚎叫着几近唱完的时候,我面具下的脸早已然泪流满面,除了泪水便没有其他,而我的眼眸已经闭上了,不敢再看眼前的情景,但脑海中却是想起了别离情景......那痛的情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