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瞎了眼也不会动你

    当我来到别墅区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崖,太阳的余晖被晚霞的渲染变得飘忽不定,杭州极其豪华的别墅区都是被笼罩的有种神圣感觉,每一座别墅都或强或软的折射着不那么璀璨光芒,加上秋风摇摆的飘零的树叶,天色越来越暗,神圣中又是掺杂些许压抑与沉重,或许是因为我的心情不怎么好吧?

    来到别墅区我没有多做停留,径直走进了小区里面,通过几个月前的记忆,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豪华的别墅楼前,通过窗户发现里面黑漆漆的,显然主人没有回来,我的手不自觉的摸在了黑色铁门上,我不知道此时我的情绪是什么样的?或许很美妙吧。

    正当我感受这种美妙的时候,秋风突然大起,月色变得越发黯然,而与此同时一道强烈的光芒绽放在深沉的黑夜,也同样猛烈的照射在了寂静的别墅楼上,通过光的强烈,我仿佛隐隐看到了光芒背后的事物,片刻间我便是听到了机动车轰鸣的发动机声响,越发疯狂的轰鸣声仿佛要撕裂这个宛如囚笼的夜幕。

    我不用思考都知道是谁,我缓缓转过了身,准备用笑脸迎接‘恩’人的到来,转过身的我瞬间便是感受到了这刺激眼球的强光,晃的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晃瞎眼的灯光,震耳欲聋的轰鸣,攻势越来越凶猛,这也预示着炸响黑夜的庞然大物越来越来清晰,蓝色车影来了个绚丽的漂移,停在了别墅门口,也停在了我的身前。

    我这一次没有被洪水猛兽吓到,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车中的‘恩’人,月光和车灯的交汇让我的‘恩’人越发的耀眼,而‘恩’人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面带惊讶之色看着我,完美的面容或多或少还有一丝防备,不信任的防备。

    就是这样,很简单的坐着,我站着夜幕,‘恩’人坐在车中,谁也没有动作,只是用各自的眼眸流露着各自的眼神看着对方。

    或许是‘恩’人受不了这样的对视与沉寂,又或许要回家打扮出去幽会,不到一分钟便是打开车门下了车,今天的‘恩’人穿着很简单,就是简单的打底裤搭配蓝白相间的衬衫,不但没有掩盖她的美丽,相反举手投足间都是绽放着迷人气息,尊贵淡漠的气质高调的显露,与这个不温暖的夜是那样的契合。

    我本以为她会和我说话,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厮竟然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便是擦着我肩膀准备走过,我来了,怎么可能一句话都不说,那我不是有病?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同样我也不想见到你,我来这里是想表达一下感谢。”

    我用余光看着‘恩’人李清书,淡笑道,由于秋风扯淡的摇摆,竟然将李清书的一缕蓝色长发飘忽到了我的脸颊耳根处,让我很是无语。

    我的话语让李清书停下了步伐,与我平行着,扭头看向我冷漠道:“你是不是有病?”

    那淡漠的话语包含着太多的厌恶与冰霜,本来很是美丽善良的脸,却是整天摆着一副臭脸,真是和黑心不谋而合。

    “对啊,那应该我就是有病,不然我怎么可能看的到你?”

    我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回答道。

    这其中的含义,以李清书的聪明必定了解,片刻间我便是感受到了她情绪上的变化,我本以为她会回骂几句,但是李清书接下来的动作,让我特别无语。

    丫的竟然迅速走到我身后,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而且是穿着高跟鞋,我疼痛的惨叫一声,惯性的向前跑了几步。

    “我擦,我你丫的疯了吗?老子......我过来和你说声谢谢,你就平凡无辜的踹我。”

    我满脸的无辜的转过身,指着有些气喘的李清书尖着嗓子吼道。

    “你刚从监狱出来是和我报仇的吗?如果你不离开我家门口,就不要怪我报警了。”

    李清书警惕的看着我,依然的冷漠对我说道,皎洁的月光挥洒在她的身上,有一种迷离的美,可是这样的美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好了,我也不和你计较你踹我一脚了,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我梁家峰从监狱里出来了,我一定会洗刷我的冤屈,将那些陷害我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你......就是其中之一,李清书。”

    我慢慢的走近李清书,而李清书却是不断警惕的后退,冰冷的脸仿佛要将我冻结一般,直到她的后背触碰到黑色铁门的时候才是无法后退,而我却依然在前进。

    “混蛋,你要做什么?是不是监狱没......没住够?”

    李清书害怕了,在这月亮统治的世界不由得不害怕,我清楚的看到那戴着黑色美瞳的眼眸中所流露的恐惧。

    可我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贴近着李清书,再有些间距我和李清书就要紧紧贴在一起了,身躯有些微颤的李清书的腿突然抬高,就要袭击我的裆部,可是我早已经知晓,迅速用摁住了李清书的膝盖,不让她动分毫。

    李清书见自己的腿被我摁住了,显然更是沉不住气了,立刻就是想要喊救命,可是我还有另一只手,淡笑的用手掌捂住了李清书涂抹着玫瑰红的嘴唇,让她只喊出了一个字。

    “救.......”

    现在的李清书动不能动,话也不能说,被我紧紧的贴着,而后背紧靠着坚硬铁门,宛如一个肉夹馍。

    李清书被我捂住嘴的一刹那,便是猛烈的挣扎起来,而是我则是卖力的控制着她,缓缓的将脸向着她的完美脸颊贴去,李清书见我的动作,惊的就要哭出来了,挣扎的更加剧烈了。

    而我的脸,我的嘴,和她的脸,她的嘴只有分毫的间距,我感受到了李清书重重的喘息,而我却又何尝不是呢?她的脸她的嘴唇实在太过完美,尤其是此时此刻紧紧闭着的红唇,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吸引着我想要强吻上去,加上身体独有的香味和头发散出的洗发水味道,再加上后方几米外的百合花香让我不免一阵失神。

    但我很快便是被监狱中发生的一切唤醒,淡笑的看了一眼紧张到已然脸红脖子粗的李清书,然后将嘴唇移动到了李清书的耳朵前,夹杂着月光与秋风,轻声道:“李清书,放心我瞎了眼也不会动你的,但我会像幽魂一样缠着你,直到证明你长着一颗榆木脑袋的时候......”

    话语一落我将身躯离开了李清书微颤的身躯,俩只手掌也迅速松开,最后看了一眼眼神已经呆滞的李清书,快速转身走向了饱含神秘与未知的夜幕,而我和李清书的剧情和斗争才刚刚开始......

    这一次李清书没有在后面叫骂我,或许她害怕我真的做些什么事?我不知道她现在的神色与动作,但肯定的是李清书这娘们肯定被我惊吓到了,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恶作剧想法,或许我是个邪恶的人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走了几步便是大笑起来,或许刚才的情景发泄了一些身躯中积累的毒气,不自觉的就大笑起来,而证明我清白的方法,我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先找份工作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