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革命老爸媒婆老妈

    看着平行距离只有几十米外的人群,我发觉秋风都已经抖动起来,跟随着我的紧张与震撼,更是难言的恐惧,可怕的恐惧。

    人群移动了,看到我之后移动起来,静止不动的我,每每看到人群前进一步,我的心就狠狠颤抖一次,我感觉我的腿脚早已经无力了。

    “为什么会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看着不远的前方喃喃的说着,而双方相距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那份不同样的恐惧也越来越浓重。

    他缓缓站在了我的面前,却是没有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用一种难以寻味的眼神盯着我,此时此刻的我无法承受这样的感觉。

    “咚。”

    看着这张苍老无比的面容,我跪下了,褶皱的皱纹驱使着我,愧疚的心更在命令着我,跪在我的老父亲身前。

    我的泪水早已经侵蚀了脸颊的伤痕,所带来的刺痛却已然麻木,我跪在被秋风萧瑟过,被落叶飘零过的地面,却是不敢抬起没有头发的脑袋,更没有脸去面对眼前的老父亲。

    “爸,对不起,是我让您丢脸了,爸,你打我吧,打死我吧,只要您能消消气。”

    我低着头,看着略有些损坏的地面,语气低沉,尽是愧疚的说道,一滴一滴的眼泪肆无忌惮的的掉落在地面,混合了尘土,代表了我的心情。

    可是革命老爸并没有想象到的打我骂我,而是出奇的没有言语,一直都没有言语,我没有抬头,我不知道革命老爸是否在看着我,神色又是如何,如果不能原谅,我或许就没有理由站起来。

    本来以为可以一直瞒着父母,可以让他们少受一点伤害,可是剧情没有和我的想当然的剧本那样发展,此刻的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事情已经发生,说太多的话已然无用,只希望父母能够相信我,相信我没有做肮脏污浊的事情,那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萌萌,你起来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向来严厉的革命老爸会说出这样温和沧桑的话语,怒火不知去了哪里?让我不免震惊的抬起头看向了近在咫尺的革命老爸。

    在我记忆中,第一次看到他泪水流淌过黑黝黝的脸颊,记忆中坚强的男人这个时候却是抽泣的哽咽着,看着越来越近的大手,抚摸上了我满是伤痕的脸颊,干枯的嘴唇开启,神色哀伤道:“萌萌,你受苦了,是爸爸的错,是爸爸的错。”

    “不......是我的错,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是我欺骗了您来到这里,造成现在的局面,但我不会后悔,就当所有的磨难当做我成长的历练吧,可是因为我的错让你和妈妈丢脸了,您狠狠的打我一顿吧。”

    “别跪了,也别说了,爸爸相信你,我的儿子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起来吧,我们去吃饭,给你接风洗尘。”

    革命老爸用那依然有力的手掌抓住我的臂膀将我扶了起来,可是不断哽咽的我腿越发的软绵无力,根本站立不稳,我看着眼前的革命老爸,还想要说些什么?

    “萌萌,爸爸不会怪你,你千万不要颓废,要振作起来,因为你是我老梁家的孩子,还有汤姆这孩子很不错,如果他真是我们老梁家的孩子,我也很开心。”

    老爸搀扶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明白老爸的意思,汤姆只能是老梁家的孩子,如果不是,只有一个结果。

    革命老爸没有教训我,我心里更加的不好受,看似革命老爸没那么愤怒,情绪也没有表达出来,但是我知道革命老爸将所有的情绪都埋在了心底,我多么希望革命老爸可以狠狠抽我几个耳光,愤怒的骂我一顿,而不是默默的流泪。

    来接我出狱的不只革命老爸一个,当革命老爸扶起我的时候,小汤姆便是急切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大声的喊叫着,father,father喊个不停。

    而且媒婆老妈也来了,罗猛,刘琦蕾,欧旷达等等朋友全都来了,千穿百孔的心满满的都是安慰,即使全世界已然抛弃了我,眼前的人却没有舍弃这个所有人都认为肮脏的我。

    汤姆小家伙见到我就如同久别胜新婚似的,抱住我我腰要把我融化一般,我看了看革命老爸,发现革命老爸正在看着汤姆,神情中流露出一种老人的溺爱,看到革命老爸的眼神,我的心不由得的一颤,如果汤姆是我的孩子还好说,如果不是的话,革命老爸唯一的慰藉也会化为泡影,这个时候的我有些不想知道真实的结果了。

    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媒婆老妈带着我的朋友们来到了我的身前,将我包围了起来。

    一阵嘘寒问暖,革命老爸眼看着媒婆老妈哭个不停,便是提出赶快回家吃饭吧。

    可是偌大的杭州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只能到罗猛的家中,听革命老爸来到杭州就住在罗猛的家中,刘琦蕾和罗猛很是照顾。

    就这样我,汤姆,革命老爸和媒婆老妈坐着欧旷达的车,罗猛带着刘琦蕾回到了罗猛家中。

    一路上我沉默寡言,有一句答一句,非常的不想说话,也不敢看父母那因为我而苍老的脸,即使我心中很是疑惑,也没有问父母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坐牢的。

    来到罗猛家中沉默寡言的我便是忙碌起来,在监狱养着不知是疲惫了,还是手痒了,或许是因为此时的我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坦然的面对所有人,亲情或者是友情,我还没有真正的走出来,走出属于内心的困境。

    “萌萌你刚从监狱出来就不要劳累了,好好休息吧。”

    媒婆老妈的声音走进厨房,心疼道。

    “老妈,没事在监狱我都养肥了,该锻炼锻炼了。”

    我意兴阑珊道,手上的动作都是有些慌乱,媒婆老妈的话语让我想起了监狱中的种种。

    “唉......”

    一声长叹,媒婆老妈走出了厨房,油烟淹没了我的思绪......

    不过一会儿,欧旷达走进了厨房。

    “兄弟,我来帮你吧。”

    “你是客人,怎么让你来做呢?在客厅等着吧,马上好,一会儿我们好好喝一杯。”

    “大哥,你也是客人吧? 你别坐了,让小蕾做吧,尝尝小蕾的手艺。”

    说话间罗猛突然走了进来,拉着我的胳膊就要往外拉。

    可是我实在是安然的坐不下去,我想着等到吃完饭,我便出去见见许久不见的‘恩’人,赶快逃离,实在无法坦然的谈笑风生。

    “兄弟,你还不明白吗?我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坐在我的父母面前谈笑风生,我欠他们的太多,就让我一个人在厨房做饭吧,刘大美女就替我照顾汤姆吧,那孩子太嗨皮。”

    我围着围裙,扭头对罗猛和刘琦蕾苦笑道。

    罗猛听到我的话,叹息一声拍拍的我肩膀,然后和欧旷达走了出去,当我将目光移动穿着一身红裙的刘琦蕾时,发现刘琦蕾正在看着我,那是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但她并没有和我说话,转身便是准备离开。

    “刘琦蕾......谢谢你。”

    刘琦蕾听到我的话,停顿了片刻,淡淡道:“谢我什么?”

    “谢谢你帮我照顾汤姆,谢谢你不计前嫌。”

    我看着刘琦蕾的背影真诚道。

    “不用谢我,因为我帮助的不是你,而是汤姆,我是看汤姆可怜,小小年纪便没有父母,我才是照顾他,你和我依然没有交集的余地,不要多想。”

    刘琦蕾说完话后便是走出了厨房,我不知道她的表情是什么样子,我猜想应该是愤怒的表情吧,毕竟我曾经因为我的无知得罪过她。

    哎,人活着咋这么难呢?处处得罪人,每时每刻都招人记恨,梁家峰应该是你人品问题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