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寻找汤姆

    饭店中几桌客人天南地北的谈着,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儿女情长,是分为的嘈杂,酒杯的碰撞声,响彻着兄弟的情谊,也谱写着应酬的无奈。

    而此时的罗猛却是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盯着我看,仿佛是发现我有女性特征似的。

    “你他呀的看什么看?叫你来是陪我说话的,开导我的,不是让你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我早就和你说了,我不搞基。”

    我重重的把空酒瓶放到花纹桌面上,对罗猛低沉道。

    “滚吧,好像我是个基仔似的,我是看你现在的狼狈样子,有些感慨,有些难以相信。”

    罗猛有些严肃且沉闷的对我说道,看那黑色眼眸流露的可怜眼神,我不免陷入了沉思,罗猛不是装可怜,而是可怜狼狈的我,或许我就是个可怜人吧,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我的可恨之处在哪里?愚昧的我并不知道。

    而罗猛却是继续说着,带着感叹的语气,对我说着。

    “兄弟,你在大学的时候可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啊,政法专业的尖子生,当时在我们看来你未来必定仕途一片光明,你和曼青也是郎才女貌,肯定比兄弟我活的好,可是俩年多了,剧情没有那样发展,曼青跟人走了,你的村长也没脸当了,兄弟啊,你太感情用事了,就因为那个所谓的外国女人玛利亚,因为来路不明的孩子毁了你的前程,毁了你的幸福,这样值得吗?告诉我,值得吗?你真的觉得那个洋小子是你孩子?不要搞笑了,这不是冷笑话,也不是狗血的言情剧,这是生活,是活脱脱的生活。”

    罗猛连连叹息道,为我惋惜,也在直言我的愚蠢。

    “对啊,我值得吗?我估计当时的我被驴踢了后脑勺,才会追出去,才会心里有不坚定想法,我到底做了什么?这些天来,我一直想,我为什么要做出这样不着边际,后悔莫及的事情?”

    我大大喝了一口难喝的啤酒,脑袋昏厥的说道。

    我完全忘记了医生嘱咐的话语,现在不能喝酒,可是我的遭遇不是一次唱歌,一次醉酒就可以完全忘怀,虽然我是个男人,再苦再累再痛都得忍着,可我同样是个人,一个正常的普通的人,我现在很想哭,再次嚎啕的大哭一场,然后在酒精的作用下,什么都不去想一脚睡到天明。

    “你就是被驴踢了,好了别喝了,振作点吧,对了,那个洋小子呢?怎么没带着?”

    “我把他抛弃了,那小混蛋就是个扫把星,是个灾星,我还带着他干嘛?让他找他的父母去吧,我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出自我好心的萍水相逢罢了。”

    我嚎叫的发泄着。

    “哎,也好,跟着你也不是个事,毕竟你现在也是个无业游民,对了,不行来我们公司上班,也比当个保安强。

    罗猛和我干了一杯,对我严肃道。

    显然在罗猛的言语中很看不出底层保安,但我不觉得,或许是因为保安也是有那么一层关于法的因素吧,我现在只想做保安,尽快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让拮据的生活可以缓解一些。

    “算了,就先干保安吧,我觉得挺好的,如果实在不行就去投奔你,来,不说这些了,就让酒水洗刷我的烦恼吧,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我回绝了罗猛的好意,其实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李清书在我保安的小区,我要让她明白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强龙终究压不过地头蛇,被她冤枉,被她叫人殴打,被她用毛爷爷侮辱,每一件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释怀的,必须得找回来,在不触犯法律法规的情况下,让李清书尝尝难受,愤怒的滋味。

    ......

    傍晚缓缓的到来,在小饭店坐了一下午的我,独自漫步在被夜色笼罩都那么璀璨的街头,背着吉他,挎着破旧的电脑包,望着一座座耸立的高楼,注视着那一盏盏灯光点亮冰冷的房间,游动在房间中的人,端坐饭桌周围的人,拥吻在客厅的人,缠绵在卧室的人,他们都有属于他们的家,而漫步在街头的我,却已然没有了家,也没有了组成家的人,陪伴的我的只有二手电脑和借来的伤痕吉他。

    我不喜烟,也不喜酒,可是此时此刻的我就算厌烦也必须得去做,为的就是减轻身心的压力,不然我怕扛不住。

    摇晃的走过十字路口,注视着擦肩而过全然不属于我的车辆,注视着男男女女的笑容,对于我来说也同样是奢侈的,奢望的。

    天色越来越暗,夜也给这个城市带来了束缚,同样也带来了腐朽,柔柔的晚风轻轻摇晃着纤细的树枝,皎洁的月色给予了一丝冰冷。

    但所谓的风却带着沙石摩擦的痕迹,给我带来的是伤痕的刺痛,温柔月色给我带来的却是一种冷冷的哀伤,走在繁华的街道,映照我的落寞身姿,我需要逃离这个聚光灯的世界,我开始奔跑起来,发了疯了跑起来,向着座落在城市一角的别墅区跑去,迎着摩擦的风,披着哀伤的月,一心只有奔跑......用哀伤驱动肢体,用伤痛刺激神经。

    可是跑了百米的我突然停下了步伐,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步伐,环视着这个有些安静的世界,我陷入了沉思......

    没有了汤姆的骚扰,我感觉异常的轻松,异常的惬意,可是心底却有种寂静的孤独与害怕,冷静下来清醒许多的我也不免再想,汤姆只是四五岁的小孩子,一个人在这个城市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会不会被人贩子带走,此刻的我有些后悔,有些后悔下午的冲动,我冲动的毛病真是需要改一改了,其实我即使不想带汤姆了,也可以送给福利院,交给警察,作为一个政法专业毕业的我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有些不可思议这样的我。

    不行,我得先找到汤姆,然后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在离开,对,我得找到他,不能被无情狠毒的人贩子带走。

    我心里越来越坚定的想着。

    我坚定了想法,便是更加的清醒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去西湖看看,汤姆还在不在。

    坐在出租车上的我,望着转瞬逝去的夜色,期盼着也希望这汤姆没有走开,一直都在西湖等着这个已经抛弃的他的我,尽管希望是渺茫,不复存在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