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一起孤独一起假装快乐

    飘零的雨突然下了起来,顺着哀伤,带着心痛,和一起在沉重的夜晚开始了属于它们的演绎,但所谓的冷雨并没有影响到灯红酒绿的世界,璀璨的灯照亮着光,而光却是映照着狼狈的我,此时的我已经站了起来,站在下着雨的雨幕之中。

    这个夜有些蛋疼,估计是老天见我喝醉了,想要给我醒醒酒,让我重新振作起来,不要依旧狼狈,我也顺着老天的心意酒醒了,但是脸上的燥热感依然存在,我知道这是喝酒后的过敏现象,脸红的肯定像个猴屁股。

    我站在雨幕中,望着突然出现,随即便离开的童话女人,相距也只有那么几分钟,冷漠的骂了我一顿便离开了,看着奔跑着有些慌乱的背影,我大吼道:“美女用不用我送你回家呢?这大晚上,又下着雨容易出事啊,现在这社会什么人都有啊。”

    我这纯粹是假装快乐罢了,找一点乐趣让心里好受些,而这个一直看我不对眼,一见面就骂我的漂亮女人就是我泄愤的对象了,谁让她丫的一见面就骂我,我醉酒不喝你计较,我酒醒了能不和你计较吗?

    “我该小心的是你,跟踪狂,偷窥狂,不要以为你喝醉酒哭上一场就能把你的变态心理祛除了。”

    童话女人听到我大吼的同时已经到了自己的车旁,回过身用一种冷漠的厌恶对我淡然道,然后便是坐进了一辆宝马跑车中,娴熟的来了一个小漂移,带起了绚烂的水花,像风了一般的冲进了夜的雨幕中,我立刻被惊呆了,看我的直蛋疼。

    这女人一启动就接近一百多迈,真他娘是自杀式开车啊,而且妹得没有给我一点回击的机会,等下次的,见到你飞打你丫的的屁股,哼,还是不见的好。

    我心中暗暗想着,抬头望了望陷入黑暗,没有半点星光的天空,大声的吼道:“呵呵,不就是失恋又失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梁家峰是谁,这点挫折就能难倒我吗?酒也喝了,歌也唱了,哭也哭了,从现在起我就要勇敢的面对新生活......”

    而就在我扬天长啸的时候,在这黑暗的世界中,除了凋零的雨,我听到了疯狂的机动车声响,我不免向着轰鸣之声的来源看去。

    “靠......”

    我惊呼一声,极具收缩的眼孔看着一辆蓝色宝马跑车向着我呼啸而来,那简直就像是远古凶兽,要将我渺小我吞噬一般,我感觉我潮湿的头发都飞扬了起来,带着惊恐的气息,想要逃离。

    他娘的,这是要撞死我啊,这女人心这么狠?我不就稍稍的不露骨调戏了一下下吗?不至于吧?

    我心想着,同时脚步极具凌乱的向着一边退去,而蓝色宝马接近二百迈的速度瞬间就来到了我的不远处,我害怕的立刻闭上了眼睛,而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也认为自己就这样要被凄惨撞死的时候,碰撞没有到,到的反而是一股刺骨的冷风,和一股破烂的雨水,带的我差点拐到二次元去。

    风如利刃一样侵袭着我的脸颊,如瀑布的雨散落到我的身躯,我带着劫后余生的感触睁开了被雨水打湿的眼睛,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蓝色宝马,我明白我被戏耍了,就当我滔天怒火涌上心头的时候,丫的童话女人从车窗探出了头,用一种既冷漠又有着戏谑的神色对我大声说道:“半夜走在路上千万要小心啊,车多无眼啊。”

    然后又不等我说什么?如一道蓝色闪电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却留下了戏弄与侮辱......

    “我这暴脾气,不要让我在遇见你,遇见你我保证把你屁股打开花。”

    我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已经消失在夜幕的蓝色闪电,愤怒的吼道。

    可是这样的无用吼叫,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只有自己听着都蛋疼的回音......

    因为童话女人,让我在醉酒的状态中醒悟了,完全是被他丫的吓醒的......

    清醒过来的我,重新走回到了依旧疯狂的夜店,回到包间时,发现刘琦竟然在拉扯着汤姆,而汤姆则是拼命挣扎着,我立刻就怒了,眉头皱起,立刻冲到刘琦蕾身边愤愤道:“刘琦蕾,你什么怨气冲我来,你干嘛教训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你他妈还是个人吗?就算你是我兄弟的女人,我也照样打你,还有我现在就说了,我***就是变态。”

    我愤怒的推开刘琦蕾,直接将其推到了沙发上,冷眼瞪着披头散发却不失动人的刘琦蕾怒吼道,本来就被童话女人搞的一肚子气,现在又看到刘琦蕾教训汤姆,这不是打我脸吗?

    “father,father。”

    汤姆激动的抱住了我大腿。

    “走,汤姆,跟大哥走,妈的。”

    没等刘琦蕾说什么,我便拉着汤姆走出了包间中,走出包间的我隐隐听到包厢之中传出了颤抖的哽咽声,我并没有产生一丝怜惜,因为即使认为我是个变态,那也冲我来啊,怎么也不能教训折磨一个小屁孩,这样的行为让我真的很不耻,即使是曾经的系花和那童话女人又有什么不同,漂亮的女人难道都是长着一颗潘金莲的心吗?

    “大哥......”

    “哎,小梁你这是要干嘛去啊?不唱歌了?”

    看着罗猛迎面走来,满是笑容的对我说道,我也只好勉强流露一丝笑容回答道:“带着汤姆出去散散心。”

    “哦,那好吧,杭州现在这夜色很不错,出去走走也不错,兄弟早日振作起来。”

    罗猛走到我的身前,拍拍我的肩膀,为我加油道。

    看着罗猛真诚的笑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我也不能在罗猛家里住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刘琦蕾这个女人的存在,种种的矛盾都不能让我们相交,即使她是兄弟的女人。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是拉着刚才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汤姆离开了。

    就这样我和小小年纪,却没人要的汤姆走在杭州的夜路,璀璨的灯盏却是无情的点亮了我们的落魄,落魄的男人,落魄的小孩儿,同命相怜的走在一起,而有些疯狂的大雨却是侵袭着我们落魄的身躯,头发湿的,身体湿的,就连跳动的心脏也是湿的。

    被雨沐浴过的风吹动着夜的黑暗,(爷)的黑暗却带不走,只能望着黑暗,流露与黑暗截然不同的笑容。

    不过走在身边被雨淋湿成效落汤鸡的汤姆显得有些沉默,不像平常一样疯,难道是被刘琦蕾那个娘们给吓着了?

    “汤姆跟大哥说说你怎么了?是不是被那臭娘们给吓着了,她怎么你来?”

    我边走边向汤姆询问道。

    汤姆听到我的询问,抬起头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这丫的肯定有心事。

    “到底怎么了?跟大哥说。”

    我追问道。

    “father,我说了你会怨我吗?”

    这一次汤姆没有叫我大哥,而且还很严肃的样子,我心中惊讶的同时,不免想到这外国孩子就是比同龄人的中国孩子成熟,这一次我没有理会是否叫我爸爸还是大哥,而是愤愤道:“男子汉大丈夫,婆婆妈妈的像个怎么回事?赶快说,到底怎么了?”

    或许这个时候的也就能教训一下可怜的洋小子了,或许在这下着大雨的深夜中,也只有洋小子可以陪着我一起孤独,一起假装快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