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丢了幸福的猪

    “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所以选择了退出,因为爱你所以让你,选一个更好的归属,求你并在说我太残酷,谁能甘心认输,把自己的爱丢到了别处,谁能体会这撕心的苦。”

    我唱歌唱到一半的时候,燥热的泪水已经侵袭了我的面容,我的心在狠狠的痛着,曼青的离开让我真的好难受,这一刻我的心在颤抖,血液加速了流动,指尖那阵阵的麻木感,让我无法自拔的沉沦,唱歌的时候,我的脑海全都是曼青离去的身影,说戒指廉价的一幕......那心裂的一幕。

    或许其他人也都被所谓的哀伤所感染,整个偌大的包厢只有我的歌声,还有忧伤的气氛,听着我这个有故事的人,唱着有故事的歌。

    “如果爱情的路还可以再铺,我不会再让你哭,如今剩一个没用到不可原谅,丢了自己的幸福的猪,当初爱到末路,我选择退出,如今看这份爱丢的糊涂,如果上天能给机会重新付出,我愿放弃一切,押上所有赌注......”

    我感觉的我的嗓子已经沙哑,我爱透了这样的沙哑,也恨透了这样的氛围,曾几何时每当我失恋的时候,我就会在一个人包一个包厢,孤单的伤心的唱着歌,让情歌释放我的痛苦,然后不胜酒力的我喝的烂醉,想要忘记所发生的痛苦。

    歌唱完了,嗓子哑了,可是裂开的心依旧是那样的痛,而我就是一个哭花脸的猪,丢了幸福的猪,誓言与之三年的爱与幸福一起丢掉,成为了过往云烟......

    第一首唱完了,但我并没有停息,拿起一瓶啤酒,我凶猛的喝了起来,一喝酒会脸红的我,到了这个时候,谁能记住这些,我只希望能够大醉一场,然后我可以忘记,忘记那副哭过,笑过,恼过,平静过的倾城面容。

    一瓶瓶难喝的啤酒下肚,一首歌不断的循环,心持续的疼痛,或许隔壁k歌的人都认为我是个神经病,唱上一首歌没完没了,而且还嚎叫的这么难听,就算隔音再好,包厢开着门都是白搭。

    罗猛中途出去了,或许就是受不了我这样疯狂,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刘琦蕾竟然没有离开,但这些都不是我所能管的,所应该去想的,因为我的脑袋已经渐渐的浑浊起来。

    终于不知在我唱了多少次这首《丢了幸福的猪》的时候,有人找上了门。

    “喂,你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嚎死呢?开着个门嚎死换让不让别人好好唱歌了。”

    我隐隐听到有人站在门口骂我,我没有理会,而是转身对一直静静坐着沙发上的刘琦蕾胡乱说道:“系花小姐,孩子帮我看看,不要让他乱跑,我先到厕所吐了一会儿,顺便哭上一会儿......”

    刘琦蕾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让我搞不明白神色看着我,或许是在狠狠的瞪着我吧,还是认为我是个变态,是个龌蹉的家伙,我头晕脑胀的也看不清楚了。

    放下啤酒瓶,放下被汗水蔓延的话筒,转身走到了包厢门口,看到了一个很熟悉却又陌生的漂亮女人,狠狠的盯着我,挡着我的道。

    “小姐,让让,我要出去。”

    我迈着凌乱的步伐,脑子混乱道。

    “又是你这个神经病,怎么去哪里都能看到你,真是阴魂不散,你是不是在跟踪我,跟踪狂。”

    女人不仅没有给我让开道,还面色冷漠侮辱着我。

    “我认识你吗?神经病啊,让开。”

    我摇摇晃晃的用力推开了女人,继续迈着凌乱的步伐走在明亮的走廊中,所谓的明亮却是映射着我心中的黑暗,夜的沉重已经弥漫到了这纸醉灯谜的世界,但喜欢醉生梦死的男女却丝毫不会理会,因为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地点,只有如毒药的酒水与之那嘶吼的歌声,最后将自己的心变成一块无人打扫的墓地,而肮脏的身躯却在人来人往。

    我没有理会被推开的女人在背后的怒骂,摇晃的走进了卫生间,可是我刚刚走进所谓的卫生间,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吼叫。

    流氓,变态的词语瞬间蔓延在卫生间中,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人,感受着每一个巴掌所带来的烧灼感,我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一些。

    我想我走错卫生间了,走到了女卫生间中,不知被打了多少个巴掌的我,摸着已经红肿的脸颊转身狼狈走出了卫生间,像一条流窜的狗。

    可我刚刚走出卫生间就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人,一声惊呼之后,我仔细看去,我看到了不想要见到的女人。

    只见童话女人用一种看变态的目光盯着我,冷漠的面容尽是愤愤之色。

    “你真是个变态,不只是跟踪狂还是个偷窥狂,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人渣败类。”

    童话女人微红的嘴唇张启,对于怒言道,而且有些羞愧的模样。

    对于童话女人这样的定位,我想要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我为什么要向她解释,我们只是陌路的陌生人,她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我们注定没有交集,也没有必要澄清误会,再加上我也没有什么心情,除了痛苦就是痛苦,已经没有力气去解释什么?

    跟踪狂,偷窥狂,加上刘琦蕾说的变态狂,呵呵,今天的我收获颇丰。

    我心想的同时,摇摇头苦涩一笑,绕过童话女人狼狈的离开了,在我走了几步的距离,隐约听到童话女人又骂了我一句变态,我无奈的一笑,摸摸自己烧灼的脸颊,或许这就是我偷窥的证据吧。

    ......

    狼狈的我,被扣了屎盆子的我,走出了象征着糜烂的夜店,我需要呕吐,呕吐难喝伤胃的酒水,呕吐心中的苦楚,呕吐离开的勇气,大吐特吐,就算难受,就算会虚脱......

    我感觉此时的我狼狈的像条狗一样,就这样蜷缩在满是**糜烂的夜晚,被无数高贵鞋跟踏过的冰冷的地面,面前什么都没有,只有冰凉,只有污浊恶心的泄物,向来乐观的我,这个时候的我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找不到通往光明的路标,我沉沦了,我堕落了,我想就这样懦弱的蜷缩在这高贵的地面,永远的消逝......

    “曼......青,你是不是在和我结......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后......后悔了?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我没......没钱吗?因为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吗?可是这些真的......真的能够比得上爱情吗?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我爬在地上哽咽的说着,鼻涕和眼泪已经相融,人们都说借酒可以消愁,可是在我看来只能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我的情绪因为酒精的刺激更加的脆弱不堪,对于失去的爱情和婚约更加不舍......

    我不知道在地上哭了多久,伴随着一声声略显清澈的高跟鞋在我身边响起,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有人来了,但我并没有抬起头,因为我已经没有了力气,没有了那份对于好奇的力量。

    “喂,死了吗?变态,变态。”

    略显冷然的声音很快随着高跟鞋噔噔声的戛然而止立刻响彻起来,而我也知道这是谁的声音,是谁来到了我的身前,我心里感觉有些无奈,这样丢人的姿势,这样丢人的画面就这样被她看到了.......

    “你要是来看我笑话的,就看吧,反正这样的狼狈和诋毁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了起来,双手支撑的地面,苦涩的说道。

    “原来你没死啊,没出息的家伙。”

    -----------

    现在手机站直接搜新书搜不到,大家可以从老书那里找,,还有..........那就是手机站的读者给些支持,让冰冰新书可以上上首页,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