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审讯室中的对峙

    “你是在骂我吗?”

    中年警察面露怒意愤怒的对我说道。

    我这算倒了大霉了,难道我梦到的梦是真的,这么操蛋。

    心里虽然是这样想这,嘴里同时也是说起话来。

    “那个警察同志,警察大哥,我纯属是没有睡醒,我还以为在我家的炕头上睡大觉呢,对不起啊,对不起。”

    我只能点头不能哈腰的对这个在我眼里凶神恶煞的警察同志用那所谓的宦官笑容对其说道。

    “哼,不要油嘴滑舌了,赶紧给我下车。”

    警察同志一脸严肃,我也不能继续嬉皮笑脸了,只能像个小乖乖快速下了警车。

    这时正是夏季的下午时分,风轻轻吹着热流,真是热的够呛,不知疲乏的知了不停的唱着歌,毒辣阳光为之闪耀着舞台,路边的小草做着遮掩,小镇上也是极具商业化气息,很是热闹,三三俩俩的人在谈笑风生,相传着大街小巷,谁家有大事,谁家有小事,尽情的谱写了一副美丽的风景图。

    而就在我出奇的融入进这个气氛当中的时候,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刺耳的响起。

    “暴力狂加流氓,赶快给我道歉。”

    我不用想就知道这是谁的声音,虽然声音很美丽,很好听,让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可是我实在提不上心情向往什么?我他娘的很烦躁,到他娘的哪门子歉......

    “蛇蝎心肠小姐,我这个暴力狂加流氓文化水平也就小学水平,还是连续留了六个一年级,还是个农民,实在不懂您城市人的高层次语言。”

    我被警察护着,戴着这个季节唯一冰冷无常的东西,看着拐着一条腿的童话女人淡然道。

    然后没等童话女人说什么?我就快步走进了挂着蓝色大牌的派出所,但也不可避免的听到了美丽的声音说出的污浊话语。

    “你这个暴力狂加流氓,你这个王八蛋加混蛋,你给我等着......气死我了。”

    听到童话女人的话语,我也是嗤之以鼻,没工夫搭理她,现在我心里担心的事情很多,希望一会儿解释清楚可以尽快离开,毕竟还有个被狠毒妈妈抛弃的孩子,还有被丈夫抛弃在婚礼现场的女人。

    走在变得有些死寂冰冷起来的走廊中,从热到冷,从平静到凌乱的我真想大吼几声,我他娘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倒霉催的。

    我被押进了有些冰冰凉的审讯室,只能听话的坐在了绽放恐怖光芒的灯光下,屁股也坐在了质量不咋地的冰冷凳子上。

    而且最他妈让我蛋疼的是,所谓的童话蛇蝎女人竟然要陪审。

    中年男警坐中间,俩个女人分俩边,可以说都是美丽的女人,却都在狠狠的盯着我,我招谁惹谁了,丫的。

    在我心里嘀咕的时候,影视剧中经常听到看到的东西都出现了。

    我的正前上方,写着八个艳红色大字,散发着庄严威武的气息,让我不免有些紧张感,虽说来过派出所很多次,但都是正常走动,但这次不一样,作为犯罪人被逮捕了,操蛋的经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看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吧。”

    我用完全不符合我身份的话语小声喃喃道,之所以这样说,我是想让我紧张跳动的心可以舒缓一些。

    “你说什么?”

    “啊?没说,没说什么?”

    “最好什么都没有说,还有请你端正你的态度,直起身来,不要像个小老头。”

    对于严肃无比的中年警察,我只能挺直了身体,但我还是不免看到了童话女人那仇恨一般的眼神,特别的无奈,本来是做个好人好事,救救人,但没想到造成这样的情况,把自己都送到派出所来了。

    “名字。”

    “梁家峰。”

    “性别。”

    “呃......这个还用说?”

    “少废话,让你说就说。”

    童话女人愤愤道。

    我靠,你真以为你是警察啊,装模作样的臭娘们。

    当然这些我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心里暗自嘀咕着。

    “男的。”

    “如果说问爱好,那就是女的。”

    我将目光迅速移到童话女人身上,略带笑容意味深长道。

    “你......你个流氓,没有教养的家伙。”

    童话女人立刻狠狠瞪了我一眼,但冷漠的脸没有多少波动,让我有些好奇,这个女人是不是从冰川出来的,被我气成这样了,竟然变的冷漠了,不动怒了。

    “不知道谁没有教养,见死不救也叫有教养,那我真是大开眼界了。”

    我虽然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了,但到了那个时候做的不过,小生命就没了,我认为我自己做的问心无愧。

    “你......你血口喷人,懒得理你。”

    童话女人愤怒多了一些,愤慨道。

    “好了,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李小姐,你看着就好了,他哪里说的不对,你及时否认。”

    听到中年警察的提醒,童话女人便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陷入了沉默,沉默中的她将那份冷漠与淡然表露的淋漓尽致。

    “好,我们继续,年龄。”

    “25”

    “职业。”

    “王家庄副主任。”

    “副主任?我没有听错吗?”

    “没有啊,怎么了?不可以吗?”

    “我觉得真是不像,你看看自己的品行,像个村官的模样吗?而且你还知法犯法,一个村主任去抢别人的车子,而且还恶意伤人,你完完全全就是个人渣。”

    中年警察突然变得愤怒对我说道。

    “我靠,我怎么就是人渣了,大哥你好好调查清楚,我当时也是无可奈何,我那是要救人啊,可是这女人还不帮忙,我只好采取极端手段,难道在执行法律的同时不管卑微的生命吗?告诉我,不管吗?如果不管,我可以负全责,任由你们处罚,任由国家惩治。”

    我立刻就火大了,看到这种道貌岸然还义正言辞的傻逼就搓火,立刻便是严肃的回击道。

    我其实是个分裂的性格,时而吊儿郎当,时而便是严肃无比,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可不是所谓的人渣。

    显然中年警察和写笔录的女警被我的话语震到了,同样童话女人也是一样,我猜他们肯定在想将犯罪说的这么义正言辞还是头一人,而我并没有因此停息。

    “再说了,难道当官的都是闷葫芦吗?就没有开朗的人吗?用现在流行词来说,难道就没有逗比吗?你这是闭门造车。”

    我严肃道。

    “.......”

    “好,好是我说错话了,那你现在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个清楚,法律也是讲求环境因素,特殊情况的。”

    中年警察好像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也看着说不过我,便是无奈的对我说道。

    “好,我给你们好好说清楚。”

    很快我愤慨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孩子怎么休克?我怎么样拦车,童话女人怎么样不管不顾就开车,我怎么样拿石头砸车,然后怎么样抢车,全都详细的叙述完毕。

    我话语落下,看着陷入沉思的中年警察,心想看样子没什么问题了。

    “可是你当时没有和我讲清楚啊?我还以为你要为非作歹,我不开车难道等着你对我做那些事情吗?”

    冷漠淡然的童话女人气势尤甚的说道。

    “那你还没有给我时间讲清楚,你就骂人开车一系列,我能不采取特别行动吗?还有我怎么也是小学的时候得过优秀少先队员奖的五讲四美三热爱好少年,岂是你口中的那种人,简直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可不管对面几尺距离是一个漂亮的不像样子的女人,嗤之以鼻对其说道。

    严肃冷然的审讯室也成了我和童话女人的对峙场所,而且还在持续的升温,弄的中年警察都是不停的用硕大手掌扇风,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还是因为案情。

    “你......你才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今天不管警察抓不抓你,你这个混蛋也得赔偿损失。车子维修费,精神损失费。”

    童话女人愤然道,最后的冷漠也被气焰给燃烧了。

    我靠,我有个毛线钱,结婚全他妈用过了,修车到还好,还精神损失费,再说了你这个干爹包养的女人还缺个钱吗?

    我立刻心里愤然的想道。

    同时我也觉得这警察是秀逗了,审讯我就审讯我吧,怎么把这女人也弄进来了,我靠,难道是贿赂了钱?

    就在我和童话女人吵着不可开交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警察意料之外的突然狂暴的开口了,重重的一拍桌子愤怒的吼了起来,如同一声一道惊雷响彻在了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间。

    “够了,够了,这里不是***菜市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