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婚礼上冒出的洋孩子

    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季节,散发热流的风沐浴着这个世界,风肆虐着开心还是无奈,已然很是明确无疑。

    在这个热得发烫的日子,暴躁的阳光夹杂着尘土散漫斜射着大地,而所谓散落世界的璀璨光芒却是无情折射着我这个穿着绯红色长袍大褂,戴着金榜题名时的霸气状元帽的蛋疼模样。

    风儿带着嘲笑驱动着,经历太多感情抛弃的我,用一种嘲笑的祝福我在这个将要结婚的男人,没有世纪婚礼,没有教父,没有教堂,只有简陋的房屋,再有些飞舞的尘土黄沙,还有那干瞪眼的朴实村民。

    “夫妻对拜。”

    随着媒婆老妈的一声令下,我就要和美丽的未婚妻,曼青,穿着完全复古样式的结婚服装准备让我执行蛋疼的头碰头仪式。

    这一刻我感觉我醉了,没喝酒就醉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结婚,就是因为这样的婚礼,我连所谓的朋友同学都没有通知,份子钱都没有,真是亏他娘的了。

    而就在这时,在我醉意浓浓的时候,安静的场面响彻起来了有些刺耳的萌萌哒叫声。

    “father,father。”

    呃......这是叫谁呢?这不是英语爸爸的意思吗?管他是谁,反正不是我,我可是未来当村长的好青年,人民的好子弟,尽职的共-产党员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子?

    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突然感觉有只小手扯住了我的衣服,耳边同时响彻起了让我很遥远却极具让我发懵的称呼。

    “father”

    ***是在叫我吗?

    我心中震惊的想着,在我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的时候,我已然清楚的听到了嘈杂的议论声,全都有关与我。

    “咦,怎么突然冒出个黄头发小孩?还抓着梁副主任。”

    “不会这个长得奇葩的孩子是梁副主任的私生子吧?”

    我听着嘈杂的议论,带着震惊与疑惑迅速扭身看向了右边45度角的方向,看到了个子到我大腿的小男孩儿,而且还是个金发黑眼洋小子,大约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我环视着用异样眼光看着议论我的村民们,又看向了已经逐渐掀开绯红布的曼青,我立刻调整混乱的思绪,愤怒的挣扎开洋小子柔弱小手掌,略微提高语气的愤慨道:“我靠,你这金毛小子认错人了吧?谁是你爸爸?赶快走,不要打扰我结婚,哪里来的野孩子。”

    “我不是野孩子,你就是我father,我就是你的儿子,这是我mom告诉我的。”

    洋小子用所谓的英格雷思对我说道,我像是在听天书一样,只能勉强听懂几个单词,别看我长这么大,英语可不怎么好。

    “我靠,你个臭小子能不能不要说蛋疼的english,不说中国话就一边去,没看到我在干什么吗?没事干不要冒充别人儿子,你妈妈没教过你吗?现在这孩子真是。”

    我极其不耐烦的对洋小子说道,在我看来这是个荒唐的事情,操蛋的一刻。

    “萌萌,这到底什么怎么回事?”

    就在我话语刚落,便听到了老爸极其庄严,带着怒意的询问,老爸是标志性的老共-产党人,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婚礼上出洋相,我突然间冒出了莫名其妙的孩子,肯定是丢了老爸的薄脸。

    “老爸,我在解决,很快就没事了,您放心。”

    我赶忙回头对已经站起身的冷脸老爸说道。

    ”father,你真的是我father,因为mom给我看过你的相片。”

    洋小子又拉住我衣角,用一嘴蹩脚布的中文对我说着。

    听到让我很烦的话语,我急忙转身对着又抓我衣服的洋小子愤怒道:“呃......瞎说什么啊?什么相片?你个外国小混账是故意来捣乱的吧?赶快给我滚远远的,要不是我是个共-产党员,今天非得教训你一顿,丫的。”

    我也顾不上什么大学生村官的身份了,试问哪个男人在自己结婚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孩子叫自己爸爸,不会动怒,现在的我是非常非常的火大,火气已经快要烧到我的头顶,头发分分钟就会一干二净,而天上的太阳还在趁我病,要我命的蹂躏着我,嘲笑着我,种种因素让我更加火大了。

    “梁家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一个这样的婚礼也就算了,现在又冒出个孩子,这婚没法接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曼青对我怒言道,我都感受到曼青语气的波澜,我知道她的心里已经极其的对我不满,如果这个孩子继续站在这里碍眼的话,估计婚礼都进行不下去了,现在的我有些凌乱了,老爸的怒斥,曼青的愤怒,加上村民们戴着有色眼镜盯着我这个仿佛不穿衣服的新郎官。

    “曼青你不要听这小混账胡说,我怎么可能有孩子呢?你还不知道我吗?”

    我赶忙推开又抓我衣角的洋小子,走近曼青急切且真诚的说着。

    “你真是个坏爸爸,哪有爸爸这样骂儿子的,而且还不认儿子,mom告诉我,你就是我的father,你叫梁家峰,我叫梁汤姆。”

    洋小子在我话语刚落的时候,就继续用着那听着别扭有些稚气的声音对我低吼道。

    这他丫的到底是谁雇来的孩子,侮辱我的名誉,不想让我结婚。

    我心中有些混乱又有些愤怒的想着。

    我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我了,要是继续被这突然冒出的孩子这样搅和,老爸都得气出心脏病来,马上过门的媳妇都要泡影了,还要成为全村人的笑话。

    “是谁让你来当我儿子的?快说,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不要想走了。”

    我带着恐吓的语气盯着流露倔强眼神的洋小子愤愤道。

    “是我妈妈。”

    “你妈妈是谁?”

    “玛利亚。”

    “谁?你说谁?”

    “玛利亚。”

    听到洋小子坚定的声音,看到面容上真诚的神色,我瞬间就如被雷劈了一般,脑袋嗡嗡的响着,这一刻我都能看到满天的星辰在向我眨着眼睛,嘲笑所谓的造化弄人。

    “你妈妈现在在哪?为什么让你一个人来找我,她却没有来?”

    我懵了片刻,受着嘈杂声音的影响,对洋小子冷冷道。

    “father,mom在外面,mom告诉我她不想见你。”

    洋小子神色呆萌的对我说着。

    哼,她还有脸来见我,不知道和谁生的野种竟然要我当这个冤大头,真是他娘的醉了。

    我心中愤愤的想着。

    “father,这是momr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你能不能不要叫我father,我不是你的father,你赶快走吧,我不想看。”

    “给你,mom和我说了,你必须看,她说如果你不看的话就会后悔的。”

    混血男孩踮起脚尖递给我一张褶皱的纸,在太阳光芒的映照下,显得有些刺眼,我看了一眼混血男孩手中的纸张,又回头看了看面如冰霜,异常平静的曼青,我在想我应该不应该看,其实我真的不想再和这个狠心的女人有任何的瓜葛,甚至是不想要再见到她,见到她所写的文字,所谓文字必定会牵扯出一丝不平静的思绪,现在对于我来说是不能有这样的情绪。

    但......所谓会后悔的好奇心驱动了我,我顶着周围恐怖的压力拿过了纸张,用一种恨意的眼神看起了褶皱纸上的不标准微歪歪斜斜的汉字,我的手竟然在剧烈的颤抖......

    我看到了让我相信却又不愿相信的内容。

    “你个小崽子,一定是有人雇你来打扰我婚礼的,赶快给我滚,大牛二牛给我把这个小家伙弄出去,不要干扰我结婚。”

    我停顿了片刻,然后便用颤抖的手,将所谓不看会后悔的信撕成了颤抖的碎末,一片一片的碎末像是苍白无力的雪花,凋零般的洒落在有些发烫的地面,同时我冷冰冰,气冲冲的说着。

    显然混血男孩没有想到我会撕掉信,被大牛抱起的他,不停的挣扎着吼叫着。

    “你真是混蛋father,不认我,还撕了mom的信,混蛋......放开我。”

    “神经病。”

    我看了一眼被大牛扛出去的疯狂洋小子,大声说话的同时急忙走向了等待已久的曼青,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结婚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要娶这个深爱的女人。

    穿着长袍大褂的我,迈着看似矫健其实很沉重的步伐,心里面却还一直想着现在不该去想的飘渺事情。

    那个女人就是可恶的骗子,肯定是没钱了,活不下去了,带着别人的野种来找我了,找我做冤大头,真是犯贱的贱人。

    我带着浓重的思绪来到了曼青身边,曼青见我解决了事情,没有和我有言语上的交流就重新披上了绯红色的盖头,戏水鸳鸯的纹路却有些不那么喜庆,或许曼青就是带着不好的心情继续和我完成未完成的仪式。<,你要去哪里?不要抛下我。”

    ----------------------

    新书上传,求支持啊,花花,收藏,章章还是票票,砸冰冰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