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级神棍

第782章:刺杀

    第782章:刺杀

    陈婉莹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无疑,刘午阳的这个办法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可是陈婉莹又怎么会上他的当。深深的吸了口气,陈婉莹说道:“希望你对付敌人,也能用这么不要脸的脸皮打倒他们为止。”

    “靠,我脸皮那里厚了?这是脸皮厚吗?这明明是建议好不好,呵呵,好了,开玩笑的,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计划没有?总不能就直接上去干吧?”刘午阳说道。

    “我父亲把清水袍的力量都调往了广东,先清理掉他们外围的联络点,然后封锁岛屿的任何出口,剩下的就是上岛直接干。”陈婉莹说道。

    刘午阳微微的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说道:“真霸道,不过我喜欢。”

    “所以我父亲希望你能把天门的人,甚至是老九门的人都调过去,务必要彻底铲除浑水袍。”陈婉莹说。

    刘午阳皱起了眉头,陈子君的要求有点过分,如果老九门的人都去了,那么燕京必然空虚,自己又不是什么天王老子,自己也有仇人,人家打上门来自己该怎么办?所以刘午阳当然不接受,而且他也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想要彻底铲除浑水袍是很难的,陈子君有些着急了,所以刘午阳自有打算,带天门去,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刘午阳点了点头,说:“不送了。”

    陈婉莹微微楞了一下,随后站了起来,说:“你不仅不要脸,而且很没风度。”说完就走出了别墅。

    刘午阳撇了撇嘴,风度是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对你?我只有呵呵。

    小黑走了下来,说:“老大,这次看来很危险啊,浑水袍以我跟他们打交道的次数,以及对他们的熟悉程度,他们绝对不会把自己的位置暴露出来的。”

    刘午阳点了点头,但是随即说道:“这个消息是我放出去的,而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是戴斌,难道你忘了吗?”

    小黑皱起了眉头说:“想起来了,但是,越是如此,我越是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我想要好好的跟戴斌谈一谈。”

    拍了拍小黑的肩膀,刘午阳说:“嗯,尽快吧。”说完转身,朝楼上走去。房间内,张君怡静静的躺在床上,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刘午阳不由的笑了一下,脱去衣服钻进了被窝内。张君怡忽然的转过身来,一把搂住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抱的他很紧很紧。

    刘午阳微微的愣了一下,笑了笑,原来这丫头没有睡着呢。搂住张君怡,刘午阳靠在床上,静静的想着以后的事情。

    看来,未来的一段时间,又是战斗不息的生活啊。

    第二天一早,刘午阳跟小黑去机场买机票,准备前往广东,只能买到第二天的机票,剩下的这一天时间,刘午阳打算好好的陪一陪张君怡,于是又去超市买一些食物,准备亲手煮一点吃的给张君怡吃。

    张君怡坐在车里,等着刘午阳出来,她脸上有些闷闷不乐,因为马上又要跟刘午阳分别了,她们还没有相聚超过二十小时,而未来又要经历几个月不见面想到这里,张君怡就有点恼火,有情人怎么就不能终成眷属呢?

    在骏达广场的停车场外面,一辆大奔,静静的停在那里,赵品源坐在里面,拿着望远镜看着张君怡的玛拉莎蒂,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显得十分的自得。看了赵凯一眼,赵品源说道:“人都安排好了吗?”

    “放心吧,二少爷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赵凯说道,“都是浑水袍一等一的高手,从王子涛那里调集来的,保证万无一失。二少爷,这女人可不错啊,杀了有点可惜了啊。”

    赵品源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是啊,确实有点可惜,明星,有钱,漂亮,可惜啊可惜,偏偏我大哥喜欢她,而她又是刘午阳的女人,就注定了要为我登上家主的宝座而牺牲!”

    “是啊,这是上天给你二少爷的机会,天都在帮你啊。”赵凯很和适宜的拍了一个马屁。

    赵品源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哼,我大哥来这里就是为了杀我,铲除他登上家主宝座的障碍,不过,我势在必得,挡在我路上的手都得死,这只能怪他自己的命不好了。吩咐那些人,让他们做的干净一点,别留下尾巴,要是被刘午阳发现是我们干的,那可就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二少爷尽管放心,这些都是挑选出来的一等一的高手,保证万无一失。”赵凯信心十足的说道。

    赵品源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窗外。

    当刘午阳和小黑从购物商城里走了出来,张君怡打开车门,刘午阳亲了他一下,小黑说:“老大,别秀恩爱了行吗?秀恩爱死得快,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吗?我女朋友还被关在家里不准出来呢。”

    刘午阳笑呵呵的看了小黑一眼,说:“抱歉,忘记还有你的存在了,我眼里都是她了,抱歉。”说完 刘午阳就 上了车。

    刘午阳坐在驾驶位的位置,张君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小黑钻进了后座。有张君怡在,小黑可不敢耽误他们秀恩爱的时间,自己坐在后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不见为净。

    刘午阳开着车,说:“今天做山西担担面,保证你没吃过。”

    “嗯,以后也做给我吃。”张君怡小河时候。

    刘午阳笑了笑,开着车子迅速的驶离骏达广场,拐到了公路,径直的朝郊区驶去。不知何时,后面出现了三辆黑色的面包车,风驰电掣般的追了上来。

    刘午阳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暗道:“什么鬼?这三辆车明显的想要逼停我啊。”不过,此时也不是多想的时候,刘午阳加大油门,迅速的朝前方驶去。

    当先的那辆面包车的天窗打开.. 一个大汉钻了出来,手里端着一把冲锋枪,不顾一切的扫射起来。空旷的公路上,响起一窜的枪声,惊心动魄,路边上激起点点尘烟。刘午阳控制着方向盘,极力的躲避着后面的子弹,曲折的向前行驶。

    小黑回头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说道:“我草,这***是在燕京吗?什么时候燕京的治安这么差了?这些到底什么人?”

    “哼,来杀我们的可能是柳家的人,也有可能是浑水袍的人,但是不管是谁,咱们都得干了。”刘午阳眼神里迸射出丝丝的杀气,冷声的说道。

    只是浑水袍的人势力都调往广东了,而柳家的人如果来燕京报复,就不可能是用这种方式,他更加的相信,柳家的老爷子更愿意用家族的剑道来杀自己,那么这些人到底是谁?

    想来想去刘午阳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赵品杰的人了,昨天自己才跟他交过手,所以他要杀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对于赵家自己了解的不多,但是他可以肯定,那个赵品杰不是善辈。

    如果张君怡不在车里,刘午阳倒是可以直接杀出去,手中的剑收割这些人不是问题,不过顾忌到张君怡的安全,刘午阳不得不小心的躲避着。

    张君怡看着刘午阳嘴里不停的叫骂着,而且畏首畏尾的不时的压低自己的身体 张君怡觉得自己更加的歉疚了,自己竟然成为了累赘,害的刘午阳深陷险境。如果没有自己,她知道刘午阳肯定会更有办法,可是,自己在这里,刘午阳就无法放开手脚了。然而,此时,她却又不能说什么,说的太多,只会让刘午阳更加的分心。

    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要保持最佳的精神状态,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紧张,刘午阳虽然担心张君怡的安慰,但是现在必须要全神贯注,否则的话,必然投鼠忌器。

    “老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如果他们前面安排好人的话,咱们就腹背受敌了。不如咱们先把后面的三辆车解决。”小黑说道。

    “嗯!”微微的点了点头,刘午阳说道:“就这么办。”话音落去,刘午阳控制好自己的车速,小黑很有默契的推开车门,看着后面的车子渐渐的接近,翻身跃到了车顶。后面的那辆车上那个手持冲锋枪的大汉一愣,即将要扫射的时候,突然他的脑袋就是受到了一次重击一般,有些晕乎乎的,动作一下子变的有些迟缓了,这当然是刘午阳的精神打击了,小黑如何肯错过这样的机会,纵身一跃,跳到对方的挡风玻璃上,直接一脚,将玻璃踩的细碎。

    这突入其来的局面,明显的让那些人愣了一下,那人明显的反应不及,慌忙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小黑的手掌猛然掐住了他的咽喉,用力一拧,只听的咔嚓一声,颈骨折断。

    小黑顺势的夺过他的手枪,车内的其余三名成员慌了手脚,慌忙的伸进怀里掏枪。可是已然来不及了,小黑拽出那人的尸体,手伸了进去,“砰砰砰”的几声,车内的人应声而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