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第561章 康熙篇(11)

    众人一想,也是啊,老祖宗是什么水平,让她带个小学生中学生,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他们坚信,用不了多久,宣烨肯定就能成为魔导师的,只要老祖宗愿意收宣烨为徒,不让大清的气运被分薄,再等上几年十几年也无妨。

    众人安心了,宣烨却心中苦涩得很。难道他真的不能摆脱和她之间的师徒命运?

    看着成茹笑眯眯的样子,宣烨心中难掩酸涩。他心悦于她,可是她似乎对他并没有同样的感觉,难道她心中还念着圣祖皇帝么?

    是的,宣烨已经知道,成茹就是人们口中的光之女神,也是圣祖皇帝的成妃,自然女神之母。

    尽管知道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宣烨却还是难以抑制心中对她的爱恋,更是对已经死去几百年的圣祖皇帝嫉妒不已。

    他知道自己和她恐怕是没有机会的,就算他们两情相悦,皇室中人也不会同意他们两人在一起。毕竟成茹对于皇室来说已经成为一种精神象征。

    虽然现在社会已经不再要求女人必须为男人守节,和离更是已经成为常事。然而这只是针对普通人,对于有身份的人来说,婚不是那么容易结的,更不是那么容易离的。

    更何况是在皇室。

    尤其成茹还是现在这些皇室子弟的老祖宗,宣烨要真是和成茹好了,对于皇室来说,那绝对是极大的侮辱!

    更何况,宣烨也不认为自己能得到成茹的心。相比起她所经历的那些,自己实在是太稚嫩了,这样的自己是不可能打动她的。

    正是因为看得清楚,宣烨心中才更是痛苦。此刻成茹表态,等他成为魔导师就正式收他为徒,即便他心中有再多的不甘和不愿,却还是得佯装欣喜的应下。

    “多……多谢师傅,我一定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正式成为师傅的弟子。”宣烨躬身低头,闭上了眼,到了那一天,自己估计就能放下心中的执念了吧……

    成茹看到他那副心如死灰的样子,神情更加雀跃了。等他成为魔导师的时候,就能恢复前世的记忆了,到时候想要再捉弄他可不容易,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她可得抓紧了。

    胤祐摇摇头,皇阿玛可真是太可怜了,额娘明明知道皇阿玛喜欢上了她,还不遗余力的去逗弄他,偏偏皇阿玛还没察觉到这一点,还以为额娘对他没有一点兴趣。希望他能早日突破吧,到时候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额娘也是,现在这样逗弄皇阿玛,也不怕将来皇阿玛恢复记忆后会恼羞成怒。摊上这样的额娘,他真是心力交瘁啊。希望皇阿玛能早日恢复前世记忆吧,到时候他就可以完全撒手了,额娘闹出来的事情就让皇阿玛去头疼吧。

    对于皇室众人来说,成茹的许诺和宣烨的发言相当于是确定了两人不久之后正式的师徒关系,今天他们来此的目的也就算是达成了。每个人离去的时候都是满面笑意,还不忘拍拍宣烨的肩膀,给他几句鼓励的话。

    宣烨哭笑不得。

    出门之后,宣烨却是被柳阳叫住了:“小师弟,听说白玉京又开发出了一道新的菜式,味道很是不错,中午咱们去尝尝。”

    宣烨此刻心情很是不好,只想一个人静静,开口拒绝道:“今天没心情,我就不去了。”

    “哎,去吧,去吧,没心情也可以去的嘛,白玉京的酒也是一绝,心情再差,喝醉了也就什么都忘了,醒来又是崭新的一天。”

    宣烨心念一动,答应了。

    白玉京已经扩建过许多次,如今已经不单单是一栋二层小楼了,而是成为了一个五进的大院落。其中有一个院落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接待修为在魔导师以上层次之人,和皇室成员中位高权重之人。

    柳阳和宣烨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位。

    点了几个菜,等着上菜的功夫,两人先喝起酒来。

    柳阳殷勤的给宣烨斟满酒,举杯道:“恭喜小师弟了,再过几年就终于能定下名分了。”

    这有什么好恭喜的?他只希望时间能够慢点,再慢点。苦笑着没有说话,宣烨端起酒杯和柳阳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今天只喝酒,不说别的。”

    “好,再干一杯!”

    两人你来我往的,没多久,半斤装的一壶酒就下了肚。

    都是修行之人,一般的酒对他们的作用已经很小,说句千杯不醉也是等闲。一壶酒下去,也就是开个胃。宣烨直接让小二搬了一个十斤装的酒坛子过来,杯子也换了大号的。

    酒不醉人人自醉,一坛子酒下去,原本不可能醉的宣烨却已经眼神迷蒙,脑子发晕了,嘴里说着胡话:“为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呵呵,嗝……为什么,要有三纲五常?嗝……为什么,我们只能,只能是师徒?嗝……为什么,她始终不懂,呵,不懂我的心……”

    “小师弟,你醉了。”

    “不,我没醉!嗝……我可是堂堂的大……大魔法师,千杯不……不醉!”

    “好好好,你没醉,你没醉,是我醉了好不好?别喝了,再喝下去我就得横着出去了。”柳阳心中苦笑,他不过就是想要讨好一下岳父大人么,怎么反而看到岳父大人出丑?等以后岳父大人恢复了记忆,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别开玩……玩笑了!你……你会醉?你以为我……我醉了,就可以哄……哄我了?堂堂儒家半……半圣,区区一……一点凡酒,能……能喝得醉你?”

    柳阳黑线,岳父大人这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啊?要说他醉了,他好像又啥事都清楚,要说他没醉,又怎么会啥话都说出口?

    “我知道,你想讨……讨好我……”

    柳阳脑子里嗡的一声,惊愕的看着宣烨。

    “嘿嘿嘿嘿……”宣烨得意的笑,竖起一根手指头摇了摇:“你以为我看……看不出来?嗝……我早……早就知道了。我就是奇怪,你为……为什么会想要讨……讨好我呢?为什么呢?”

    看到宣烨终于趴到了桌上,柳阳夸张的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原来他做得真的这么明显吗?岳父大人都看出来了?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