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第535章 胤禛篇

    德太妃的事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也就是十四阿哥伤心了一场,就像一滴水落到海里,只溅起了那么一点点的小水花。

    因为德太妃在世人的眼中早已经在六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所以这次她真正的死去时,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没有,只是悄无声息的把她放到了景陵里的妃子陵寝中。

    十四阿哥这几年表现的不错,胤祐还是很善解人意,拿到他的一个小错,让他去景陵守了四个月的陵。其实这只是一个借口,只是为了给十四阿哥替德太妃守孝百日而披的一层虚假的外衣。

    十四阿哥对此颇为领情,自家额娘的死,半分也没算到胤祐头上,反而很是感激他能让自己去尽孝。

    他到了景陵之后就请了几个僧侣,为德太妃做了一场法事,他能为额娘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四个月之后,十四阿哥回到京城,这次他没有打上四阿哥的门,然而心中对四阿哥的恨意却比德太妃假死的那一次还要深!

    四阿哥如今负责刑部,在大清这个刑侦手段还不是那么先进和科学的年代,尽管四阿哥非常的认真负责,还是难免会有一些破不了的案子,甚至会出现一些冤假错案。十四阿哥就抓住这样的机会,一边派人怂恿那些受害者闹腾,一边又让人参了四阿哥几本。

    四阿哥被胤佑逼的一步步的成为了孤臣,负责刑部之后,更是得罪了不少的人。十四阿哥这边一发动,响应他的人就特别的多,许多在四阿哥手中吃过亏的人,都纷纷的细挖四阿哥在刑部所犯下的错误。一时之间,四阿哥似乎变成了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人人喊打。

    这天,四阿哥回到府中,心情烦闷,也没有心思处理公务,就去园子里散散心,却不料恰好看到弘历和一个丫鬟在那里调笑……

    四阿哥自身是很看重规矩的,当下就被气着了,气冲冲的走过去踹了那丫鬟一脚:“贱人!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胆敢勾引爷们,好好的爷们儿都是被你们这些贱婢给勾引坏的!来人哪,把这贱婢给本王拖下去杖毙!”

    弘历很少看到自己阿玛这么生气的样子,吓得扑通一声跪在那里,那丫鬟被人拉下去的时候嘴里还哭喊着:“世子爷救命……”然而弘历却恨不得把她的嘴给堵住,耷拉着脑袋跪在那里。

    弘历是四阿哥的第四个儿子,他因为是四阿哥现在活着的儿子当中唯一一个生母是满八旗出身的,所以被四阿哥请封为世子。要说他能力还是有的,就是有一个大多数男人都有的毛病,喜好女色,并且在美人面前耳根子有些软。

    平日里,他在阿玛面前都克制的很好,只是没想到今天却是被抓了个现行。

    四阿哥看着儿子冷哼道:“跟本王去书房。”

    到了书房,四阿哥自然是马着脸将儿子臭骂了一顿,他心里无比的想念自己的嫡长子。那孩子打小就聪慧伶俐,进学之后也表现出了好学的一面,被他寄予厚望。只可惜还没长大成人就夭折了……

    若是他的嫡长子还在,他又何必把这世子之位给了弘历,弘历年幼时倒也聪慧,只是比起弘晖来还是差了一些。

    人心都是不足的,有了珠玉在前,自然是对次品不那么上心了。

    骂了儿子一顿四阿哥的心情才稍稍顺了,摆摆手打发儿子出去,想起朝中的事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老十四段时间不知道又吃错了什么药,总是和他过不去。虽然粘杆处在新君登基之后就被他交了出去,不过这几年他又培养了一些势力,自然是能够查得出来,这段时间最先针对他的人就是老十四指使的。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他没有招惹老十四啊!

    四阿哥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想想,莫非是老十四前段时间被皇上罚去景陵守陵,又想起了额娘当年的事情,心里不得劲,所以才来找他的麻烦?

    想来想去四阿哥觉得这应该是,最有可能的原因,心里不由得更是郁闷,额娘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老14怎么还时不时的发疯?再说了,当初的事情本来就是额娘咎由自取,他也是受害人好不好!若不是额娘算计了他,他现在的处境又怎么可能会这样糟糕?

    要知道,当初他和七弟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就算不能像五弟那般得七弟看重,凭他的能力,也能比老九之流的要强吧!

    如今害得他为了避嫌,不得不成为一个孤臣,得罪了所有的人。等他有朝一日去了,也不知道弘历能不能把雍亲王府撑起来?

    晚上四阿哥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到了半夜的时候才有些困倦了,迷迷糊糊间,听得一声咒骂,睁开眼,却是看到德太妃站在他的床前。

    四阿哥心里一惊,额娘不是在六年前就已经去了吗?怎么会……

    德太妃面相苍老,带着几分刻薄,再没有以前的贵气。她指着四阿哥的鼻子,嘴里说出一串恶毒的话来。

    四阿哥仔细听来,无非是些老生常谈的话,说他为了攀高枝儿,只认养母不认生母,为了自己的命,出卖生母,要了生母的命。又说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千方百计的生下他,就是生下他,也该当场就掐死云云。

    四阿哥对生母的感情早就耗干净了,听她絮叨了半天,面上不为所动,把德太妃气得又要扑上来打他,然而却是从他身体中穿了过去,让四阿哥吓了一跳。

    大声喘着气坐了起来,才发现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擦了擦身上的汗,又躺了下去,没多久,就又做起梦来。

    这个梦有些奇怪,梦里的成妃虽然也很是貌美,却不及现在这般绝色。更奇怪的是,她生下来的老七患有先天性的足疾,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得过宠。

    而老十一却是宜妃所出,不过是在十来岁上夭折了。而老五脸上的伤也不曾痊愈,顶着一张有疤的脸,老五的性子也越来越沉默,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梦里的他是夺嫡之战的最后胜利者,他坐上了那个他向往已久的皇位,很是侮辱了一番老八、老九这两个一直与他作对的人,又把老十四送去守陵。兄弟之中,最得他信任的是老十三,只是老十三也早早的就劳累过度而离开了人世。

    他当了十三年的皇帝,身体慢慢的衰老,他不想死,迷上了炼丹求仙,却没想到最后却是被丹毒毒死了……

    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四阿哥惶惶然不知是梦是幻。

    苏培盛在床前又哭又笑:“王爷可算是醒了,您前儿晚上不知怎的发起高热来,太医都说凶险得很,好在人醒了就没事了。”

    四阿哥脑子慢慢清明了,想起那个梦,竟然有一种感觉,似乎那才是他应该经历的真实的人生……

    因为这个梦,四阿哥远离了炼丹求仙,甚至连佛法也抛弃了。然而到了淳和十三年八月二十三,四阿哥却依然在梦中死去的这一天永远的闭上了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