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心神乱(1)

    自从几位年长的皇子陆陆续续的大婚,然后参与到政务之中,太子和大阿哥之间的争斗就更凶了,而在他们两人争斗的暗潮之下,四阿哥、七阿哥、八阿哥也开始崭露头角。

    这些皇子们或是文治出众,或是武略拔尖,或是办事老练,各有各的优点,让一众想要将身家性命和几代人的荣华富贵押在从龙之功上的朝臣们看得眼花缭乱,举棋不定。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康熙四十六年入冬之后,康熙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头部,时常头晕目眩,批阅奏折时也不那么自如了。

    自打康熙岁数上了五十之后,各方面对他的身体状况就非常的关注,他这边刚召了一回太医,想知道的就都知道了。不过更一进步的病情情况就不清楚的,康熙从来都是由孙御医一人看诊,脉案保存得非常的严密,至今还无人能看到康熙的脉案。

    于是,有些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毓庆宫中,太子的书房内,凌普禀报说:“奴才派人悄悄的将孙御医在太医院的房间仔细的搜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疑似万岁爷脉案的东西,奴才怀疑脉案恐怕是保存在乾清宫。”

    太子冷着脸道:“孤在乾清宫的太监宫女身上投资了那么多银两,难道还找不出一本脉案吗?那这些年孤花在他们身上的银两岂不都打了水漂?”

    凌普说:“太子爷还不清楚乾清宫那帮人么?收银子的时候收得高兴,一些不重要的小事倒是能透点出来,可一旦涉及到一些重大的关键的东西,乾清宫那帮人就一个个的嘴巴都闭得和蚌壳似得,怎么撬也撬不开。奴才又不敢对乾清宫的人用强,就怕不小心被万岁爷知道了,坏了太子爷的大事。”

    太子将手中的茶盏砸了出去,愤怒的道:“这样的借口孤听得多了!孤不管你怎样做,是去找脉案还是去翻药渣,再给你三天时间,孤一定要看到结果!”

    凌普咬咬牙:“奴才一定尽力!”

    太子又说:“这事办了之后你去托合齐那里走一趟。”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太子的下文,凌普问道:“奴才见到托合齐大人,要对他说什么?”

    太子淡淡的道:“你什么也不用说,只和他喝两杯茶就回来,他心里明白。”

    凌普按下心中的疑惑,退了出去。

    而大阿哥此时刚到纳兰明珠的府上。

    揆叙出来迎接:“直郡王来了,阿玛知道你今天会过来,正在书房等你。”

    胤禔感慨的道:“叔公果然是算无遗策。”

    揆叙矜持的笑了笑,他平生最敬佩的就是阿玛。能够在家族被打压,日渐式微,走向衰落的时候,一步步的走进当今圣上的眼里,最后被世人尊为“明相”,执掌大清行政中枢逾十载,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进入书房,胤禔不敢托大,在明珠准备起身的时候,疾走两步上前按住他的肩:“屋里都是自己人,叔公和我还见外什么?”

    明珠就顺势躺了下去,呵呵笑道:“那奴才就稽越了。”

    明珠现在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明珠年过七十后,也是老态毕现,眼睛也看不清楚了,耳朵也听不明白了,前两年还好些,今年入冬之后,脑子也是时而清楚时而糊涂。

    房间里没有药奴才伺候,揆叙亲自坐在一旁煮茶。

    普洱的香味越见香浓,揆叙将茶盏放在大阿哥面前,说:“直郡王请用。”

    胤禔端起茶盏轻轻嗅一下,又浅浅的啄了一口,赞叹道:“二叔的茶艺似乎比上次更好了些。”

    明珠笑道:“难为他能静下心来,这也是我看重他的原因。”

    胤禔却想起了那个已经不在世上的人,他才是真正值得人看重的!

    那时候他年纪还不大,却已经时常听说他的大名,不管是文采还是武略,就连人品也让人很是敬佩。可惜人品高洁之人不是不容于世就是不融于世,最后的结局大多都是悲惨的。那个连阿玛也赞叹不已的人,却是年纪轻轻就离开了人世。

    可惜了,那人如果还在,现在的局面肯定又不同。他无论是在汉人之中还是在满人之中,都有着很高的地位,如果他还在,那么叔公就后继有人了。

    揆叙虽然也是个好的,可是和他比起来却是差远了!若是在平常人家,揆叙这样的守成还是勉强足够的,可是他还远远达不到能够支撑起纳兰府的地步,更不用说达到叔公那样的高度了。

    心中轻叹一声,将已经过去的事情抛开,胤禔说:“叔公可也知道了皇阿玛生病的事情?”

    明珠淡淡的道:“皇家的事情说秘密也秘密,说不秘密也不秘密,皇上临时召见孙御医这样大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的。”

    “那叔公怎么看?”胤禔着急的问道。

    老二说自己当了三十多年的太子,心里憋屈,那他当了三十多年的长子,却连个太子也没捞到,岂不是更憋屈?

    尤其是前几年老八脱离他自立门户,给予了他沉重一击,原本一些支持他的人都被老八挖过去了,让他损失颇大。若不是顾忌着还有一个最大的敌人……太子,他恐怕早就和老八干起来了!

    此番皇阿玛突然生病,说实话,他心中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既害怕皇阿玛一病去了,太子顺势登基,又希望能够在这一场动乱中趁势崛起,把太子拉下马。

    明珠眯着眼睛说:“此时宜静不宜动。”

    “为何?”

    “太子肯定比咱们更着急,他现在储君的地位并不稳固。自从索额图死后,太子就相当于被砍了一条臂膀,并且在朝臣心目中的威信也大打折扣。而且最近几年,你有没有注意到,皇上出巡的时候,已经不让太子留京监国了,而是让几位年长的皇子轮流监国,这是在考察几位皇子的为政能力啊!也就说明了,皇上对太子已经起了废除的心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