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167章 别样归宁(4)

    这天一早,卓奇和辉和氏就换上一身崭新的衣裳,等待着宫里的使者来传召。

    睿安和毛毛却是蔫嗒嗒的,没有一点精神。

    “额娘,为什么我不能进宫?”他也想念姐姐呀!

    毛毛也低吼一声,好容易回到主子身边了,还没待上多久呢,主子又跑了。主子没在,都没人给它用热热的暖流在身体里流动了,他也想念主子!

    辉和氏轻声说:“宫规就是这么定的,除了命妇在被召见的情况下可以三五不时的进宫,就是后妃嫡亲的阿玛,也只能在一些特殊的时间进宫,等闲也是不能进去的。其余男子,哪怕是同胞兄弟,也是不能进入后宫的。”

    睿安扁扁嘴:“那我岂不是以后都见不到姐姐了?”

    卓奇此时心里也很是难过,他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女儿,比儿子还多疼三分。一想到以后相见的日子屈指可数,卓奇的心就酸涩难耐。

    辉和氏叹息道:“现在也唯有祈祷茹姐儿能得到皇上长久的宠爱,日后若是有机会伴驾出巡,出巡在外没有在宫里那么多规矩,睿哥儿和娘娘是嫡亲的姐弟,想要见见还是可以的。”

    睿安立即问道:“皇上什么时候出巡啊?”

    辉和氏望向丈夫,卓奇开口道:“皇上出巡的时候还是不少,不过可以带后妃出巡的时候就不是很多了,大约也就只有东巡奉天府的时候。”

    “阿玛,阿玛,那皇上每年去奉天几次啊?”

    “还几次!”卓奇敲了儿子一记,笑骂:“一年能去一次都不得了了,无事时,几年也不会去一次。”卓奇没说的是,就算康熙去盛京,也未必会点茹姐儿伴驾,就算是点了茹姐儿伴驾,也未必会让睿哥儿同行。

    也因此,古人才会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啊!

    睿安小脑袋就耷拉了下来。

    毛毛也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耳朵都垂头丧气的了。

    就在这时,宫里的口谕到了,来传旨的是戴长平。看到卓奇、辉和氏和睿安依次出现,戴长平单膝着地:“奴婢戴长平见过老爷、太太、大爷……”睿安之后就是毛毛了,戴长平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猛然看到这么大一头老虎,却还是吓得有些腿软。

    毛毛冲戴长平吼了一声,睿安揉揉它的大脑袋,抬起头说:“这是咱们家的二爷。”

    戴长平结巴道:“见,见过二,二爷。”

    卓奇听戴长平的称呼就知道他是永寿宫的人,然而就算如此,他还是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其他后宫嫔妃宫里的奴才,在他们主子的娘家人面前,也大多是称呼相应的官职或是诰命,从没有像这样称呼的。

    卓奇不知戴长平的路数,不愿授人以柄,急忙搀扶起他,嘴里连道“不敢当”。

    戴长平从老虎的冲击中慢慢的平复下来,扯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老爷放心,奴婢对娘娘的忠心日月可鉴!”他压低声音道:“奴婢是和娘娘签订了主仆契约的。”

    卓奇恍然,原来是和茹姐儿签了主仆契约的,怪不得对他们如此尊重。

    知道是自己人,卓奇也就不那么紧张了:“不知今日进宫一事,宫里的主子是怎样安排的?”

    戴长平赞叹道:“娘娘是极得万岁爷宠爱的,今日一早,万岁爷就发了话,老爷太太今日进宫可以用过午膳再出宫,不仅如此,大爷也可以一并进宫……”

    “真的?我也可以进宫看望姐姐了?”

    戴长平点头笑道:“娘娘对大爷也很是想念,昨儿特意求了皇上这个恩典。”

    睿安欢呼着蹦了起来,真好,他也可以进宫见姐姐了!

    毛毛不满的咬着他的衣襟,脑袋轻轻一摆,就把他扯得一个趔趄。戴长平一声惊呼卡在嗓子眼儿,然后就看到睿安一巴掌拍在老虎脑袋上:“坏毛毛,衣服又要被你咬坏啦!”

    毛毛无辜的张开了嘴,示意自己没有用牙。

    “好吧,我错怪你了。”睿安抱着毛毛的脑袋揉了揉,把它脑袋上的毛都弄得支楞起来。

    毛毛嘴里呜咽着,很是委屈。本来睿哥儿也是不能进宫的,他们俩还能有个伴儿,如今睿哥儿也能进宫了,就它一个不能进宫,太伤心了。

    毛毛呜咽的声音让睿安心疼不已,眨巴着眼睛望向戴长平:“戴公公,我家毛毛可以进宫吗?”

    “胡闹!毛毛怎么可以进宫!”卓奇赶紧呵斥了一声,虽然他相信毛毛不会胡乱伤害人,可万一宫里有人特意要激怒毛毛呢,到时候真要是伤到了人,毛毛怕是要性命不保了。

    他因为毛毛的关系,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兵,一路被人关注着升迁,还被万岁爷记在了心上,破格提拔了几次。因为这个,嫉妒他的人可不少,对毛毛心怀歹意的人也不少,他可不能让毛毛被人算计了。

    毛毛虽然聪明,却也不清楚卓奇脑子里的弯弯绕绕,听他呵斥,还以为阿玛不喜欢它了,大吼一声,伤心的眼泪都掉了下来,扭过头去,把脑袋埋到爪子里,拿屁股对着卓奇。

    卓奇知道毛毛误会了他,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正要解释,就听戴长平说:“二爷稍安勿躁,娘娘特意向万岁爷求了一个恩典,让二爷也一同进宫,万岁爷同意了。”

    “吼!”真的?我就知道主人不会忘记毛毛的!

    毛毛欢喜得不行,扑倒瑞安,就开始用舌头给他洗脸。那副架势把戴长平唬得不行,还是看到卓奇和辉和氏都见怪不怪,这才没有惊叫出声,心里却不由得觉得娘娘越发的神秘了。

    睿安好不容易挣脱了毛毛,脸上已经湿漉漉的全是毛毛的口水了,气得睿安扑上去把毛毛压在身下把它一身的毛毛都给弄乱了,这才满足的站起身。辉和氏赶紧的叫了丫头进来,一个帮睿安洗脸梳头再换了一身衣裳,一个帮毛毛把一身的毛重新梳整齐,又用毛巾反复的擦干净。

    等一人一虎收拾整齐,辉和氏在他们脑门上各自点了一下,教训道:“马上就要进宫了,可不许再大闹了。要是进宫晚了,和娘娘相处的时间就少了。”

    睿安和毛毛哥俩都抬头挺胸的站好,脑袋用着同样的频率点了两下,保证不再闹了。

    然后,一家四口就一同出了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