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145章 大婚入宫(2)月票加更

    第二天天还没亮,成茹就被折腾起来了,光是沐浴就换了三次水。第一次用香胰子清洁,冲洗后换上一桶牛乳泡了一刻钟,冲洗干净后,又换了一桶撒满花瓣儿的清水。用细布吸干了身上的水分后,有用特制的精油在身上轻柔的按摩。

    成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净滑嫩,经过这一番折腾,更加显得光泽内蕴,身上清淡悠远的体香也更加的迷人。换上嫔主子的吉服,那身庄重的吉服偏让成茹穿出几分空灵来。

    成茹看着镜中的自己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庞,还是有些不习惯。这个年纪成亲,真是太小了!她的眼神闪烁着,打定了主意晚上要和皇帝好好聊聊!

    吉时到,嫁妆抬出门,128抬,真正的十里红妆!

    宫里,皇后出面主持整个仪式,康熙所有的女人都到了永寿宫,她们也想看看,这成嫔的嫁妆有多么丰厚。

    耀妆耀妆,嫡妻耀妆是给夫家公婆、妯娌、姑子、亲戚们看的,意即我家女儿一草一纸、一针一线娘家都准备好了,不用夫家一分一厘,腰板儿够直,你们夫家这些人可不要小觑了!至于嫡妻之下的侧室、妾氏的耀妆,那就是耀给嫡妻看的,耀给所谓的“姐妹们”看的,也是耀给奴才们看的。

    以皇后为首的一群嫔妃在永寿宫,看着奴才们一抬一抬的往里送,听着唱名儿的奴才声音从洪亮到嘶哑,脸色也越来越精彩。

    皇后的眼神在七个嫔位上的女人脸上扫过,温和的笑道:“这初封为嫔就是好啊,这嫁妆可是比妹妹们丰厚多了。”

    那七个嫔主子都是进宫几年之后才晋封的嫔位,除了宜嫔以前是贵人,嫁妆还可以一观之外,其余几个都是以庶妃的名义进宫,嫁妆却是要差上许多的。虽然在之后的日子里,她们的娘家人想了各种办法往宫里送东西,可是,那些东西再多,也算不上是嫁妆的。

    皇后这一句话,就让几人的眼嫉妒得发红。

    就是佟贵妃,心里也挺不得劲的,她当初进宫可也只是庶妃而已。

    回到承乾宫,佟贵妃气闷得午膳都没吃,选秀的时候,万岁爷就为成嫔发落了张氏,如今成嫔终于进宫,怕是万岁爷眼中装不下其他人了。

    抚着胸口歪了好久,佟贵妃才开口问道:“乌雅氏那边如何了?”

    金嬷嬷帮她揉着太阳穴,轻声回答道:“已经探准了,有一个多月了。”

    佟贵妃冷笑:“可笑她遮遮掩掩的,生怕被我知道了。可惜,在这承乾宫里,还没有本宫想知道却不知道的!”火气一上来,脑子更疼了,佟贵妃深深的呼吸了几次,才将火气压了下去,再次冷笑道:“她想瞒着,我偏要把她捅出来!今天不是成嫔进宫的好日子吗,就让本宫送她一份大礼吧!”

    原来乌雅氏一个多月前承宠之后,月事就没有来,又有喜酸晨呕等性状,便知道自己有了。她是个谨慎的,知道怀孕头三个月胎还没坐稳,容易流产,所以就没说,又和侍女伙同起来弄出一副月事有来的假象,把事情隐瞒了下来。

    除了安全考虑,乌雅氏心里还有她的一个野望:她准备在康熙的万寿节上曝出她有孕的消息!

    乌雅氏清楚的知道,她只是一个包衣宫女子出身的庶妃而已,连品级都还没有,就是待遇,也不过是答应的待遇而已,可以说是后宫女人中最低级的存在。就算她的玛法和阿玛能够在人力和物力方面给予她比较多的帮助,让她在宫里的日子好过许多,却也不能抹杀这一点。

    想要出人头地,就一定要让万岁爷对她印象深刻!

    而一个女人要如何才能让男人印象深刻呢?

    出众的美貌……原本她还很自信,可是自从见过了成茹,她便知道,想要在容貌上让万岁爷心动,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了。

    绝好的家世……身为包衣,这是她永远也不可能拥有的。

    极佳的才情……她虽然从小就学习琴棋书画,可是她的天赋并不怎么突出,也就是在矮个子里拔高,当做调和情调的手段可以,但是要以此来吸引男人却是办不到的。

    除了这以上三点,就只剩下最后的一点,那就是好生养!

    生命的延续,血脉的传承,从古至今都是人们最为看重的,能生养的女人,好生养的女人,总是能在男人心中占据一席之地的。

    乌雅氏很清楚,目前皇上的子嗣并不丰盛,虽然出生的皇子不少,可是活下来的还只有三个,后宫每一个女人怀孕,对于皇上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而如果,她怀孕的消息能够在皇上的万寿节上宣布,岂不是会让皇上有一种这个孩子与他有缘的想法?如此一来,她能够得到的关注也就更多。

    可惜,她没想到,她千方百计想要隐瞒的事情,却是已经被佟贵妃探听清楚,注定了她的计划不可能成功。

    金嬷嬷说道:“娘娘,咱们承乾宫好容易有人怀上,要是就这样把小阿哥折腾掉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在说,成嫔才刚进宫,大家都看着呢,咱们出手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老奴觉得,还是等乌雅氏把孩子生下来,要是个阿哥娘娘就抱过来自个儿养着。一来,抱养个阿哥,说不得能为娘娘带来好信儿呢?二来,将来也能成为小主子的臂膀。”

    佟贵妃狠厉的道:“我原本没准备让乌雅氏现在有孕,还想着等成嫔进宫,她失宠之时,好好敲打她一番,再给她机会怀孕。没想到她却是自作主张,没有喝下避孕的药,眼见着是把心养大了,如何能够再姑息?这个孩子,我是绝不会让她留下的!能借着这个机会给成嫔添添赌,正好一箭双雕!以后,她若是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再给她怀孕的机会也不迟。”

    金嬷嬷想了想,也就罢了。

    大清的婚礼都是在晚上举行的,成茹因为是进宫,且身份只是个嫔,身为丈夫的康熙是不可能出宫来迎娶的,只是礼部派了人来将人抬了进宫。

    临别时,成茹面对着阿玛和额娘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阿玛,额娘,女儿去了。”

    此次一别,相见便是有数的了,额娘还可以递牌子进宫,她还能多见几次,阿玛和弟弟怕是难得见几回了。此次一别,再见面,就不能以血脉亲缘论,只能以君臣之别来论,她便不能再给阿玛额娘扣头了,就让她最后再给阿玛和额娘叩几个头吧!

    辉和氏捂着嘴,眼泪流了下来。卓奇扶着她,对女儿摆摆手:“去吧,别误了吉时。”

    来观礼的噶禄也说:“安心的去吧,一切有阿牟其呢。”

    成茹抿了抿唇,趴到了堂兄的背上,背上了花轿。覃嬷嬷和铃兰一左一右的走在花轿旁,两人的步伐都非常的自信和坚定,她们坚信着,她们的主子一定会在后宫之中站稳脚跟,一步步走向辉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