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两个法术(3)

    卓奇总算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妻子儿女的关注,妻子的泪眼,女儿的亲昵,儿子虽怯怯却难掩崇拜的眼神,这一切的一切让卓奇心里终于舒坦了。

    对嘛,这才是他应有的待遇嘛!

    在妻女的簇拥下往屋里走去,路过毛毛的时候,卓奇不着痕迹的伸脚在它屁股上踹了一脚,在毛毛歪过脑袋的时候,若无其事的从它身边走了过去。

    其他人没有注意,成茹却是看了个清楚,心下稍稍一想,便知道原委,不由得暗暗发笑。原来阿玛也有这样小孩气的时候呀!

    进了屋,卓奇握着妻子的手,说:“夫人,这几年苦了你了。”

    卓奇很清楚,一个家里没有顶门立户的男人是如何的艰难!

    他家人口少,他去参军的时候,只有一个小女儿和更加年幼的儿子,妻子一边担心着战场上的他,一边还把儿子女儿都教养得极好,除此之外,还在京里开了好几家果铺,那酒楼白玉京更是给家里挣下了老大一份家业!真是难为她了。

    辉和氏抹着眼泪道:“我在家里好吃好喝的,有什么苦的?老爷才是真的苦,人黑了,也瘦了。”

    卓奇虽然打小就爱习武,不过那也只是在家中舞刀弄枪而已,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风度翩翩的白面郎君。然而,几年的风餐饮露、日晒雨淋,让他的肤色变黑了,皮肤也粗糙了,虽然气质看上去更加英武果决,可是风霜催人老,他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平白老了好几岁。

    辉和氏见了,心疼啊!

    卓奇哈哈笑道:“黑是黑了,男人嘛,黑一点才更有男子汉的气概!瘦倒是没有,前不久才称了体重,比参军前还重了些呢!”

    以前卓奇尽管天天练武,到底一天也只能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身上的肌肉还是不够结实,有些虚。如今三年的战场厮杀,将他身上的那点虚肉全部都练成了肌肉,一块块硬硬的鼓起,虽然看上去显得瘦了,实际上是更加结实了。

    卓奇说:“这几年打仗,爷也捞了不少的好东西,之前送了些回家,这回更多,一会儿夫人让人整理了入账,里面好些都是外边寻不到的,到时候都给茹姐儿带进宫做嫁妆。”

    都说发战争财,这打仗确实是发财的好时机,尤其是打胜仗!

    当年满洲进关的时候,那一批武将可是搜刮了不少的财宝,这一回南下和吴三桂等人作战,卓奇也在战败者家中搜刮了不少的好东西。逢年过节的时候,就让人押送一些回来,这最后的一批质量最好,数量也最大。

    成茹挽着阿玛的胳膊不依的道:“阿玛这才刚回来呢,就想嫁妆的事了,阿玛这是不喜欢女儿了,想把女儿早早的赶出家门去呢!”

    卓奇连忙哄着道:“阿玛巴不得把茹儿留到十八岁呢!可惜圣命难违,只能多给茹儿一些嫁妆,免得被人看轻了。”

    一提起成茹出嫁的事情,卓奇心里就酸涩得厉害,他捧在手心里宝贝大的女儿,才这么小小的一点儿,就要送进宫去,以后就是想要见一面也难,他这个委屈,向谁诉去?

    “吼!”

    一声虎啸打断了卓奇的伤感,一抬眼,就看到毛毛那家伙又蹭到了女儿身边去了。

    成茹伸手捏了捏毛毛的脖子,然后用魔法力在它体内游走了一圈,毛毛舒服的哼哼着。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几年了,都没有再享受过,这回回来他是绝对不会再离开主人了!

    毛毛这些年在战场上厮杀,虽然它够凶猛,也够灵活,可到底还是受了不少的伤,尽管有成茹提供的伤药,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其实,在内里,还是留下了一些暗伤的。

    成茹这会儿用魔法力在它体内游走,滋养着它五脏六腑和经脉骨骼上的暗伤,这对于毛毛来说,就像是干涸的大地遇到了一阵甘霖那般,让人舒畅得想要呻吟。

    成茹眼眶微微湿润了,看向毛毛得眼神带着些怜惜和愧疚。

    她当初极力让毛毛跟着阿玛上战场,一方面是想给阿玛多一层保护,一方面是想让阿玛的仕途能够顺畅一些,还有一方面就是想让毛毛见见血,不要失了野性,以便使它能够有更大的机会成为魔兽。

    可是,在她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时候,前面两点都不是站在毛毛的角度考虑问题,就是最后一点,说是为了毛毛好,可是,也从来没有问过毛毛的意见。

    也许,它并不想做什么魔兽,只想做一只普普通通的老虎,找一只母老虎过着简简单单的兽类生活,繁衍后代,然后顺其自然的老死呢?

    她也忘记了,毛毛不管多聪明,到底是只不会说话的老虎。除了身上明显的伤痕外,如果有其他的内伤它也说不出口,恐怕阿玛只会根据它表现出来的伤势给它用药,军医不是兽医,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毛毛身上的很多伤,恐怕就这样耽误了。

    幸好只有几年的时间,还不曾伤到毛毛的根本,她还有机会弥补这些过失,让它恢复原本的健康,不留一点隐患。

    卓奇撇撇嘴,酸溜溜的说:“毛毛这家伙,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朝着北京城的方向吼上一声,都快成狼了!刚开始的几天,营里的人哪个不是被吓一大跳,还以为它要跑出来吃人呢!后来习惯了,哪天晚上它要是失眠了到点儿不叫唤,别人还都睡不着了!”

    “吼……”

    毛毛的这一声吼听在人耳朵里总有那么点九拐十八弯的感觉,很奇怪,一只老虎竟然能叫出这样“含义丰富”的声音来。

    “瞧吧,每天晚上它就是这样叫的。我总觉得它是在想念茹姐儿。”

    成茹弯了弯眼,阿玛还真猜对了,毛毛可不就是在跟她说它每天晚上都在想她嘛。

    “毛毛,你就只想姐姐,不想我吗?”睿安吃醋了,揪着毛毛的耳朵摇晃。毛毛轻吼一声,毛茸茸的脑袋在睿安身上蹭了蹭。睿安高兴了:“我就知道毛毛也是想我的。”

    成茹抿嘴一笑,毛毛这个坏蛋,仗着睿哥儿听不懂它说的话,居然说勉为其难的想他一想。

    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叫声响了起来:

    “骗子!大骗子!睿哥儿你被骗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