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筑法师塔(3)

    皇后薨逝,原应举国哀悼,然而现在是战争时期,尤其还是大清处于下风,因此,康熙并没有下令举国哀悼,也没有说要让民间禁嫁娶、禁礼乐,只让文武百官服丧三月。

    虽说如此,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有些事却是不得不注意的。戴佳府上就把一切颜色鲜艳的东西都收拾了,挂出了白绫。家中的几个主子也把平日里穿的鲜艳衣裳收了起来,换上了简单素淡的服饰。

    皇帝的话,有时候听听就是了,千万别当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皇帝在心中重重的记了一笔,只等秋后算账呢!

    因为家中要服丧,所以新买的宅子改建一事就只能往后推迟了。不过私下里的准备工作辉和氏却是没少做。悄悄的,把工匠联系好了,悄悄的,和建材商沟通好了,只等着三月的孝期一过,就马上开始改建。

    转眼就进了八月,出孝之后,朝廷迎来了两个喜讯。

    一是耿精忠和台湾郑经交恶,生了嫌隙。先是郑经受耿精忠所邀,出兵反清,留军师陈永华留守台湾,自率后武卫渡海至厦门。后耿精忠以郑经兵不满两千,船不过百只为由,通告沿海边界,令郑军“寸板不许下海”,禁绝往来。郑经斥耿精忠背信弃义,引兵占同安,遂分道扬镳。

    二是吴三桂改国号,图穷匕见,惹天下笑。四月吴三桂致书郑经,邀其出师,“早建匡复之业”。六月,吴三桂又致书郑经:“倡义除暴,首当削号,故改为周。”暴露了其自立为王的野心和嘴脸,其所宣扬的反清复明不过是一场谎言。郑经叹曰:“吴藩萌念已差,不但不能取信天下,号召英雄,实为后世羞矣。”

    自此,反清复明的大旗已失去了号召力,各路起兵之人各自为战,再不能纽成一股绳。其余心存反清复明之志的人士,见此情状,也大多心灰意冷,纷纷退避。

    朝廷大事,戴佳府知之甚少,此时辉和氏正忙着家中改建一事。

    新购置的房产乃是一进带个花园,住所虽然格局小了些,花园子却比较大。辉和氏已经决定,将这新购置的房产改建之后给女儿居住,花园内原本有一个湖中亭,辉和氏决定把这个湖中小岛扩建一下,将湖中亭改建为湖中塔。

    三房原本有一个狭长的园子,作为花园有些憋屈,想要另起屋舍,地方也不够。如今倒好,这狭长的园子刚好连通着隔壁的花园子,辉和氏准备在那里开个月亮门,平日里一家人闲来无事可以到园子里散散心。至于新购置的房产临街进出的门,辉和氏准备把它封上,如此一来,女儿的闺誉也不会受影响了。

    拿定了主意,三个月孝期一过,便开始动工了。

    商家和工匠都已经是早就联系好的,只等戴佳府打个招呼,人员和物资便已到位。新宅原本的格局不需要大的调整,要改动的只有成茹的卧室和书房,再一个就是花园子的那座湖心亭了。工程量不大,施工难度也不高,除了“佛塔”和一般的佛塔有些微区别外,其他的都是极简单的。工匠们在看了图纸后,针对于“佛塔”问了几个不明白的地方,也就心里有数了。

    在成茹的“佛塔”开工之时,今年的大选也结束了。

    皇后的死并没有免掉今天的大选,为此,成茹还感觉挺奇怪,她问覃嬷嬷道:“嬷嬷,你不是告诉我,如果大选恰逢国丧,是会被免去,推迟到下一届再选的吗?怎么今年皇后薨逝,还是照样选了秀女?”

    皇后薨逝,万岁爷下令文武百官服丧三月,这三个月,戴佳府大门紧闭,消息难免就闭塞了些,直到大选结果出来,成茹才知道原来今年的大选照常举办了。

    覃嬷嬷脸上闪过一抹极淡的讽刺:“格格,奴婢说的是普遍情况,一般情况,太后、皇帝、皇后去世,若恰逢大选之年,是需要推迟一届的。可是这只是一般情况,并不是说就没有特例了。宫里主子们更多的还是考虑到国家大事,所以这次的大选是必须要照常举办的。”

    听覃嬷嬷这么一点,成茹就明白了。

    若是在和平时期,为了表示皇帝重视礼法,为了证明皇帝对皇后的敬爱之情,为了表现皇帝对后族的重视,停一届大选没有太大的问题。也没有哪个皇帝有那么急色,三年不进新人就忍受不了。

    但是现在是战争时期,并且大清还处于相对劣势的状态,在这种时候,皇帝更加的需要通过联姻来获得重臣的支持。

    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成茹问:“嬷嬷,你看我说的对吗?”

    覃嬷嬷含笑点头,她最满意的就是小主子这股子聪慧劲儿了,往往一点就通。她说:“此次上记名的有四人。佐领三官保之女郭络罗氏被册封为贵人,领侍卫内大臣佟国维之女佟佳氏、护军参领华善之女王佳氏、科尔沁达尔汗亲王和塔之女博尔济吉特氏全部是以庶妃身份进宫。”

    “郭络罗氏乃是镶白旗郭尔罗氏的一支,郭尔罗氏掌管着六个佐领,乃是满洲几个大姓之一。佟佳氏就不说了,这位是当今的表姐……”

    “表姐?”成茹惊愕的插了句话,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今圣上已经是弱冠之龄了,如果佟佳氏是皇帝的表姐的话,岂不是比皇帝还要年长?如此大年龄,怎么会现在才大选进宫?

    覃嬷嬷脸上又挂起了淡淡的讽意:“当初为皇上挑选嫡妻,佟家仗着他家姑奶奶是皇帝的生母,想要让佟家的女儿被选进宫做皇后,可惜,不管是太皇太后,还是朝中众臣都不可能允许!于是,佟家的格格被撂了牌子。”

    “既然被撂了牌子,不是应当自主婚嫁么?怎么过了这么许多年都还未成亲,反而是现在又参加大选进了宫?”

    覃嬷嬷语重心长的对成茹说:“所以说,皇家是最守规矩,也是最不守规矩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