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筑法师塔(2)

    原本怀孕是件好事,然而在这几个月中,赫舍里氏的日子却是不怎么好过。

    康熙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投在了平叛之上,为此,家中掌握着大量军权的翊坤宫妃钮祜禄氏得到了他的宠幸。为了让钮祜禄一族下死力气给他平叛,康熙对钮祜禄氏几乎到了专宠的地步。而反对削藩,手中军权又很少的赫舍里一族就被康熙冷落了。

    尤其是在清军作战失利的情况下,康熙根本就不想看到赫舍里氏那张脸!

    宫里的人都是看菜下碟儿的,虽然不至于当面给皇后没脸,不过暗地里怠慢一下坤宁宫的奴才却是有的。这些事赫舍里氏又岂能不知?因着忧虑过度,赫舍里氏越发吃不下睡不着了,九月怀胎,赫舍里氏竟然没长什么肉,反而还生生的瘦了一大截!

    五月初二一早,赫舍里氏刚用了早膳,就发动了。按说这是她第二次生产,应该比头胎更顺才是,然而怀孕期间过度忧虑,加上饮食没有跟上,使得赫舍里氏在生产时脱了力,一天一夜都没生下来。

    “福嬷嬷,皇后娘娘这情况有些不妙啊。”接生嬷嬷把福嬷嬷引到一旁,避开众人,悄声说了一句。

    福嬷嬷心中一个激灵:“有多严重?”

    接生嬷嬷吞了口口水,声音更低了:“怕是只能保一个,还得尽快做决定,晚了怕是大人小孩都……”

    福嬷嬷的心顿时就凉了下来,站在她的角度,她是想保大人的。低声问道:“若是保大人,对以后的生养可有影响?”

    接生嬷嬷苦笑道:“皇后娘娘这次生产元气大伤,日后莫说是生养了,就是身子怕是也要垮了下去,三天两头的离不开药罐子。”

    “保孩子!”

    一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福嬷嬷回过头去,凄楚的叫了一声:“太太……”

    索绰罗氏①是皇后生母,特别被恩准进宫陪产的。原以为等女儿生下小阿哥,给宫里添些喜庆,过段时间,皇上的气自然也就消了。没想到却是一波三折。

    身为一个母亲,索绰罗氏自然是想要保大人的,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大人保下来也废了一半。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一个身体病弱无法打理宫务的皇后,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与其这样,倒不如把嫡子生下来。皇帝喜欢汉学,也看重嫡庶,赫舍里一族有了嫡出的阿哥,过几年等三姐儿到了年纪就送进宫来,有他安布②在,小阿哥也不会受什么委屈。为了家族大计着想,索绰罗氏含泪做出了决定。

    赫舍里氏还不知道她的命已经被三言两语就决定了,接生嬷嬷再次回到床边的时候,直接就上手缓缓的推动着她的肚子。这种痛让赫舍里氏又哀哀的叫了出来,她此时已经浑身乏力,连痛苦的叫喊也是有气无力的。

    索绰罗氏在床边握住女儿的手,拿着帕子在她汗湿的脸上轻轻擦拭,嘴里喃喃道:“大姐儿乖啊,忍一忍,等孩子生出来就不痛了,额娘就在这里陪着你,啊。”

    亲手把女儿推向深渊,索绰罗氏心里也难受,眼泪无声的流下来。

    终于,在接生嬷嬷的帮助下,赫舍里氏在五月初三巳时生下了一个小阿哥。然而,赫舍里氏却血崩不止。

    得到消息的康熙过来之时,只来得及见到赫舍里氏最后一面。

    此时的赫舍里氏已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头发也让奴才梳好,苍白的脸色被胭脂掩盖下去,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病态之美。赫舍里氏知道自己不行了,她不想在最后走的时候,留在康熙心中的是一副丑陋的模样,她希望在他的记忆中总是美的。

    康熙心里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俪雅……”

    俪雅是赫舍里氏的闺名,她柔柔的笑着:“万岁爷许久不曾叫臣妾的名字了……还记得当日,太皇太后钦点臣妾做皇上的嫡妻,臣妾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惶恐。臣妾高兴,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万岁爷身边。臣妾又害怕,害怕自己当不好这个皇后,让万岁爷失望。臣妾终于还是让万岁爷失望了……”

    赫舍里氏眼角流出泪来,深情的看着康熙:“臣妾知道,作为皇后,必须要不偏不倚,不能妒忌。可是臣妾没办法,臣妾的一颗心都系在了皇上身上,每次拿着凤印在万岁爷宠幸别的女人的记录上用印,臣妾心里,痛啊!”

    康熙回想起和皇后成亲时的场景来,那时候他们两人都还小,说是成亲,只不过是先把仪式办了,并没有圆房。说是结为夫妇,其实更像是多了个玩伴。可以说,在圆房之前,他们二人之间培养出了深厚的亲梅竹马的情意来。

    后来,康熙在朝堂上面对着四大辅政大臣的强势,也是赫舍里氏在他身边一直支持着他,两人相互搀扶着磕磕绊绊的前行,同时又培养出了深厚的“战友”情来。

    康熙对赫舍里氏的感情确实是不同于他人的!

    赫舍里氏哽咽道:“如果是往日,臣妾定是不敢说出口的,可是现在,臣妾知道自己没时间了,臣妾想要把心中深藏许久的话说出来。”

    赫舍里氏的气息越发的弱了下去,她深深的凝视着康熙,似乎想要将他的容貌烙印在脑海之中,挣扎着,赫舍里氏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句话来:“玄,玄烨,俪雅爱,爱你……”

    话音落下,赫舍里氏的手也软软的耷拉下来,眼睑慢慢的合拢,从眼角流出一滴泪水来,落在了康熙的手指上。

    康熙仿佛被烫了一下,心中对皇后所有的不满在此刻都烟消云散了,他看着赫舍里氏身边襁褓中的那张小脸,握住赫舍里氏的手,轻声道:“俪雅,你放心,朕会照看好咱们的儿子,给他最好的一切。等将来朕老了,就把这江山传给咱们的儿子。”

    康熙似乎看到皇后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柔美了,他心中悲切,出得门去,沉痛的道:“皇后,薨逝……”

    瞬间,院子里跪倒一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