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回京小记(2)

    第二天,休息好了之后,精神饱满的辉和氏才开始听府里、庄子上和店铺里的管事汇报了她离京这些年,各处的情况,虽说有些小瑕疵,不过总体来看,辉和氏还是比较满意的。

    成茹一直在她身边陪着,等所有人都汇报完离去后,成茹疑惑道:“额娘,你相信他们所说的吗?”

    辉和氏笑了笑,道:“茹儿觉得呢?”

    成茹道:“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她说:“陈东家的说康熙八年,京城冰雹,砸坏了许多花草,我看了数量,几乎是把府里的花草全部更换了一遍。如果能达到这种程度,那冰雹一定很大。可是刚才一路走来,我看到府里许多大一点的树木都未受到损毁。如果真是那么大的冰雹,一些枝桠肯定会受损,看得出痕迹的。冰雹这事一问就知道,应当没有作假,不过这受损程度肯定是有虚假。”

    “再说那赵武。”成茹冷笑:“京城这几年的光景还真是不好啊,一会儿旱了,一会儿又涝了,不然就是冰雹了,大风了。这也就罢了,左右是能打听出来的。不过我看呐,别人在灾年能有个六七成的收成,到了咱们家啊,恐怕就只有个四五成了。特别是咱们离京前买的那个庄子,虽然田地贫瘠了些,也不至于收成差到这个份儿上!打量着才购入,没个好对比的,便可劲儿往下压。”

    “还有那个何掌柜,既然京城这几年光景不好,粮食应该是很赚钱的,怎么到了他那里反而比丰年的收入还不如了?说什么粮价进的贵,挣的也就少了。这是拿咱们当傻子哄呢!谁不知道粮价进的越贵,卖的差价也就越高?”

    如果成茹真的是不知世事的十岁小女孩,估计还真的能被他蒙住。不过成茹在神源星上见识得多,这几年又因为关注着成记果铺的生意,因此,对于经商一事还是有所了解的。

    辉和氏欣慰的摸摸女儿的发:“茹儿长大啦,家里面一般的事情已经瞒不住茹儿了,额娘也就放心了。这做主母的,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是却不能被奴才蒙在鼓里。”

    她又感慨道:“这些个奴才当年可都是很忠心的,不然阿玛和额娘也不会把这些事情交由他们打理。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年啊,就一个个的都变了。”

    “当年也未必就有多忠诚,不过是有阿玛额娘看着,只能小打小闹捞点油水。这几年京里没有主子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就没了,胆子也就变大了。”成茹冷笑道:“所谓忠诚,只不过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罢了。”

    “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辉和氏呢喃着,稍许,吐出一口浊气,摇头苦笑:“茹儿这句话还真是……”

    成茹暗暗叹了口气,人心是最为复杂的东西,隔着肚皮,谁也不知道别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是神源星好啊,只要签订一个主仆契约,就不用担心背叛。可惜绘制魔法卷轴所需的魔法药水还差了最重要的一味药。那血菇到底哪里有生长?问额娘,额娘都说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蘑菇,她把图样画下来,额娘也说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蘑菇。

    难道这血菇只有神源星上才有?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魔法卷轴就永远也别想炼制出来了。

    暂时抛开这没有头绪的事情,成茹说道:“对于他们额娘准备怎么处置?”

    辉和氏又考校女儿道:“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处置?”

    成茹哼了一声,说:“严查!对于带头的几个问题严重的,绑了送官,家产抄没!助纣为虐的,全家发卖,家产没收!情节轻微的,打上几十板子,让他们把亏空补上,可以再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还有几个没有同流合污的,应该加大赏赐!”

    辉和氏摸着女儿的头发,笑着摇头:“我的儿,你这法子太过于简单粗暴了。你记住,非到万不得已,送官这事做不得。无论什么事情,只要牵扯到官府,小事也会变成大事。再说,谁家没有点见不得人的事,要是把人都送官了,抖露出什么来,可不就得不偿失了?就算家里清清白白,难保奴才们不会拼着一死,来个栽赃陷害,到时候就是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再说了,把家里奴才送官,也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情,咱们这样的人家丢不起这个人。”

    见女儿认真听着,辉和氏含笑继续道:“发卖这个举动是各家太太常用的,不过这发卖也是要分的。家里的奴才,如果犯的事儿大,知道的事情多,这种最好是发卖到那种十死无生的地方去,省得给自己埋下祸根。如果犯的事儿小,知道的事情少,这种可以给他们一条活路,只发卖得远远的就行。”

    “还有,处理这些事情急不得,不要想着一蹴而就,波及的人多了,造成的影响也就大了,这样不好,最好是分批处理,用不同的理由。咱们离京多年,刚回来,是不宜做大动作的。等咱们从盛京带回来的人把各处的事情都蛰摸透了,能够顶上那些关键位置的时候,再来慢慢清理。”

    成茹不好意思的把脸埋进额娘胸前:“额娘,我错了,不该那么激进的。”

    “没关系,茹儿多看看,慢慢也就都懂了。”她顿了一下,说:“覃嬷嬷那里倒是没有什么出入,她这次的事情办得好,一会儿让她去账房领三个月的月钱,算是奖励。等她一会儿交了对牌之后,就让她回你身边伺候吧,你的规矩也该学起来了。”

    想到女儿再过三年就要参加大选,辉和氏心里又是担忧又是不舍。他们家式微,在这件事上完全没有说话的余地,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只希望老爷能够多立战功,平安归来,到时候茹儿也能多一些选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