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离别前夕(3)

    练了两年的雕刻,成茹还是颇有些心得的,把雕刻运用到堆雪人上完全没问题!没多久,就在奴才们的帮忙下把雪人堆好了。

    “茹姐儿和睿哥儿还没过来?吃饭了。”指挥着厨娘们做好了最后一道菜,辉和氏来到花厅,只见到卓奇,由是问道。

    卓奇放下手中的兵书,起身抻了个懒腰:“刚才听奴才说两个孩子在院子里堆雪人,夫人你休息一下,我去叫他们。”

    辉和氏笑道:“我也想看看孩子们堆得雪人好不好看,我和老爷一起去吧。”

    出了花厅左转,沿着抄手回廊,一到院子,两人就看到一群奴才围在那里啧啧赞叹,心里就带上了几分好奇。走上前,卓奇和辉和氏都瞬间愣住了。

    只见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注视着石桌上的一个珍珑棋局,右手三个指头捏着一颗黑子,想要落子,又似乎有些迟疑。

    左手边,一个秀美温婉的女子斜坐在石凳上,手中拿着一个绣棚,含笑看着前方。

    在石桌前,一个精灵般的女孩儿席地而坐,手里捧着一卷书,眼神却落在脚边。在她脚边,卧着一只肌肉矫健、脸上却带着几丝憨态的大老虎。老虎的尾巴被一个小男孩儿拽在手里,拼命的往后拉。

    辉和氏揉了揉眼睛,惊叹道:“天色晚了,刚才乍一看,我都差点认错,这几个雪人实在是太像了!”

    睿安颠颠的跑过来抓住额娘的手,一手指着那个雪雕的小男孩,眼睛亮闪闪的说:“额娘,额娘,你看,有两个睿哥儿!”睿安真是开心死了,姐姐好厉害,居然能把雪人做得那么像他!还有阿玛、额娘、姐姐和毛毛,都好像好像!

    卓奇摸摸女儿的头:“这是茹姐儿做的吧?”他看到过女儿练手时雕刻的物品,一个个都神气活现的,阖府上下,恐怕也就有她有这个能耐了。

    成茹得意洋洋的点头,随即又颇有些遗憾的道:“可惜这雪过些日子天气暖和了就化了,难得我今天超常发挥,做得惟妙惟肖的,就是保存不了多久。”她努了努嘴,有些不舍。好在雪化之后,他们就该进京了,不用留在这里触景伤情。

    辉和氏拍拍手:“好了,先去吃饭吧,今天老爷买了许多烟花回来,吃了饭再出来玩儿。”

    “哦,吃饭去啰!”睿安爬到毛毛身上,小手一挥:“毛毛,朝花厅,前进!”

    “吼!”毛毛虎啸一声,载着睿安飞奔而去。

    吃过饭,成茹陪着弟弟把烟花放完了,又陪着阿玛和额娘守岁,过了子时才回屋。洗漱之后睡下,等外间的鹤兰气息平稳后,成茹悄悄的爬了起来,开始冥想。

    这些日子,每天都将魔法力用完,之后再冥想,吸收光元素的速度提升了不少,就这一个多月,成茹就感觉自己的修为有了很大的进步。

    五更天的梆子声响起,成茹忽然睁开了眼,这一刻,她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心中一动,她悄悄起身,拿出一条抹额,飞针走线。魔法力平稳的输入到针线之中,勾勒出一条条符文。大约过了两刻钟,抹额上忽然一道流光沿着符文闪过,精神符文,成了!

    方才注意力太过集中,这会儿符文绣成了,成茹心中提起的一口气顿时就泄了出来,大冷的天,额头上居然争先恐后的冒出汗珠子来,没一会儿,亵衣便被浸湿了。

    然而成茹的心情却是极好,绣符的成功,让她对魔法力的微控提升了一个等级,以后,就可以将一些实用的符文绣在衣服上,不用再因为缺少了一味药材而放弃。想到美好的前景,成茹忍不住张口轻啸一声。

    啸声清亮,周围十来座宅院都清晰可闻,后来,这一声清啸竟被传出了好多个版本。有说是满人心目中的神鸟海东青中的王者所发出的鸣叫;有说是美丽的女鬼和情郎春风一度后欢喜的轻吟;有说是狐仙终于修成人形发出的喜悦呐喊……

    天长日久,居然成为了盛京城的一个传说!

    这却是成茹所始料未及的。

    当下,因着这声啸声,外间的鹤兰被惊醒了,推门进来。成茹听见动静,急忙将抹额塞到枕头底下藏好,缩到被窝里躺好。佯装着刚被吵醒的模样,揉着眼睛问:“鹤兰,你刚才可有听到什么声音?”

    鹤兰轻声道:“似乎听到一声极清亮的啸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

    成茹悄悄的吐了吐舌:“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要寅时三刻了。”

    成茹嘟囔一声:“好早,我还要睡会儿。”

    鹤兰举着蜡烛轻巧的带上房门,黑暗中,成茹悄悄的扮了个鬼脸,又悄悄默默的拿起一根头带绣了起来。

    正月初一,成茹起得比往日更早一些,今天要去给阿玛和额娘拜年。

    带着鹤兰先去到东院儿,将弟弟从被窝里扒拉出来,给他穿上大红色,绣着福娃娃的衣裳。看着弟弟可爱的模样,成茹忍不住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睿安又是欢喜的扭了扭小身子,在姐姐脸上印上一个口水吻。旁边的毛毛不乐意了,大脑袋伸到姐俩中间,成茹好笑的在它头上呼噜一把,凑到它毛茸茸的脸上亲了一口。睿安也抱着毛毛的脖子,在它脸上啃了一口。这下毛毛高兴了,尾巴都欢快的甩来甩去。

    去到正房,成茹带着弟弟跪下:“女儿(儿子)给阿玛、额娘拜年啦。”

    卓奇和辉和氏笑呵呵的给两个孩子一人一个荷包,里面装着几个小巧的金葫芦,这就是压岁钱了。

    成茹拿出一条抹额和一根头带来,笑吟吟的道:“这是我给阿玛和额娘的礼物,希望阿玛和额娘能够常常带着,精神疲惫的时候想想女儿和睿哥儿,就会心情愉悦,精神饱满了。”她俏皮的眨了眨眼,在奴才们看来是格格在撒娇,只有卓奇和辉和氏明白,这抹额和头带上定是被女儿成功的绣上了清心符了!

    辉和氏将抹额带上,顿时就感觉精神一振,多日来的低迷和忧虑似乎都被清除干净。

    卓奇系上头带,也觉得神清气爽,似乎连思维都清晰了很多,有了这东西,必定能让他随时随刻保持头脑清醒,于战事更添了一份助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