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发兵平叛(1)

    卓奇的面前是一颗成年男人才能环抱住的大树,五角枫木质坚硬,卓奇知道自己的水平,能够刺入树皮两寸就不错了。

    然而事实让他大吃了一惊,他那猛然一刺,竟然把整个枪头都刺入了树身之中!要知道,雁翎枪的枪头可是有八寸啊!差一点就要把树干刺了个对穿。

    卓奇兴奋的把枪头拔出,宝贝的轻抚:“茹儿真是阿玛的福星!有了这件神兵,阿玛定能多多的立下战功!”卓奇自小的理想就是征战沙场,如今在防御上有了增幅的盔甲,在战力上有了极品雁翎枪,他相信,他定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让他的名字为世人所知!

    成茹抿着嘴笑,这锋锐符文可不单单是把武器变得锋利,在武器破空之时,会在武器尖端形成一个肉眼看不见的,小小的螺旋状的气旋,有了这个气旋,杀伤力自然是大增。

    辉和氏也大大的松了口气,武器好试,盔甲的作用却是不方便试验。不过,只看这武器的效果,辉和氏就知道,盔甲的防御力肯定也是提高了几倍。如此一来,老爷的安全就更多几分保障了。

    在成茹一家准备参战物资之时,京城却是吵嚷得很。

    当初康熙想要削藩之时,以索额图、图海①为首的一大半朝臣都极力反对削藩,只有莫洛②、米思翰③、明珠等一小撮人支持。如今吴三桂一反,索额图、图海等人就开始朝明珠他们发难了。

    金銮殿上,索额图慷慨激昂的请旨道:“皇上,此番平西王吴三桂反,盖因明珠、米思翰、莫洛等人祸乱朝政、无理撤藩。奴才以为,为安抚吴三桂,避免其余二藩动、乱,应问罪明珠、米思翰、莫洛等人!”

    图海等人立即跟上:“奴才复议。”

    索额图和明珠一直以来都政见不和,自康熙十一年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越发尖锐了起来。

    康熙十一年二月初五,皇后赫舍里氏所出的嫡子承祜夭折了,年不足三岁。而九天后,庶妃纳喇氏就生下了五阿哥④。这简直就是在赫舍里氏的伤口上撒盐。

    纳喇氏是明珠的堂侄女,索额图自然也就对明珠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难得如今出了这么严重的一件事,索额图自然是要抓住机会朝明珠发难了。

    明珠岿然不惧:“皇上,奴才以为索额图此言大误!三藩久据数省,拥兵自重。平南、靖南二藩各有兵力十五佐领,绿营兵各六七千;平西所属兵力五十三佐领,绿营兵一万二千;三藩兵力近四万余,此乃朝廷之心腹大患,若是放任自流,待其羽毛丰满之时,给朝廷所造成的危害将更为严重!果断撤藩,虽有一时之波折,但从长远来看,却是最佳选择。我倒是有一句话想问问索大人,你收了吴三桂多少贿赂,为何总是为三藩说话!嗯?”

    米思翰、莫洛几人也随之质疑索额图等人收受三藩贿赂。

    一时之间,金銮殿上乱成了一锅粥。

    “好了!”康熙清喝一声,两派人马便都闭上了嘴,各自整理了下衣裳,只是眼神还尤自愤愤的互瞪着。

    康熙问索额图:“依尔等之见,应当如何处置?”

    索额图心中大喜,迅速说道:“奴才认为明珠等人误国误民,其罪当诛!”

    康熙冷笑道:“削藩一事出自朕意,是不是朕也当诛啊?”

    索额图慌忙跪下:“奴才惶恐……”嘴上说着惶恐,心里却不怎么担心。他难道不知道削藩是康熙的意思?不过一旦吴三桂势大,威胁到了大清的统治,皇帝总是要拿人出去背黑锅的。历史上这样的事情还少了吗?到时候明珠就该知道,凡事都顺着皇帝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康熙冷哼一声,明珠朗声道:“奴才请旨彻查索额图等人收受三藩贿赂一事,若查明属实,此等为一己之私而置军国大事于不顾的行为,罪属叛国!”

    康熙皱眉:“现在国难当头,你们一个二个不想着如何平叛,反而是在这里互相指责,想要消除异己,可对得起头上的顶戴花翎?削藩一事朕意已决,不必再议!至于收受三藩贿赂、意图叛国一事,朕想这收受贿赂或许有其事,不过意图叛国是不存在的,朕也就既往不咎了。当下,最要紧的是平定吴三桂!只要你们能够齐心协力,其他的事情朕就不追究了。可要是谁敢拖后腿,就别怪朕一一彻查!”

    三藩哪年不给朝中大臣贿赂一二?康熙对于这个事情是心知肚明的,只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但是,现在吴三桂反了,广东和福建肯定也会有异动,在这样的情况下,哪个若是还胆敢为三藩说话,可就不要怪他严办了!

    此时的康熙意气风发,完全没有将吴三桂放在眼里。不过是云贵两省的兵力罢了,就算再加上广东和福建,以四个省为依托,想要攻克大清绝无可能!

    在康熙看来,吴三桂此次叛乱,不过是不满朝廷削藩,想要给朝廷一点厉害瞧瞧,好让朝廷再次下旨招抚,并维持以前三藩军、政一把抓的局面罢了。因此,康熙怒归怒,却是全然不惧,当即下令整顿各旗佐领,点齐兵将,以勒尔锦⑤为宁南靖寇大将军,率军平叛!

    与此同时,下令拘禁吴应熊及其家眷、随从。

    然而不久之后得到的消息却是让康熙震怒。

    “你说什么?吴应熊的庶子吴世璠不在公主府上?”

    吴应熊尚建宁公主,和建宁公主育有一子,名为吴世霖,吴世璠是吴应熊的庶长子。

    吴三桂在起兵之前,就曾派人秘密潜入京城,准备带他出京。当时吴应熊对起兵一事并不看好,想着他留在京中,以后也好有个回旋的余地,便拒绝了。为了以防万一,让来人把自己的庶长子吴世璠送回云南。

    到了此时,康熙哪里还能不明白,吴三桂起兵造反,吴应熊是事前便已经知晓的。

    一想到自己被蒙在鼓里,康熙就气愤不已,亏得他刚下旨撤藩的时候,还特意宣召吴应熊予以安抚,并且还让太皇太后多次宣召建宁和吴世霖进宫,以示荣宠,没想到吴应熊竟然早已知晓其父造反,还把庶子送出了京!

    为何不把嫡子送走?这是把他们吴家的血脉和皇家的血脉区分得清清楚楚,这是在忌讳皇家血脉!

    康熙咬牙道:“把吴应熊给朕看好了!把公主接进宫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