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小鬼难养

5.第5章 魂丢了

    我诧异不已,将玉佩从脖子上摘下来,拿在手中仔细地看。

    这个玉佩果然和我以前的玉佩不一样,我以前的玉佩要比现在这个玉佩大一圈。

    既然现在的玉佩和我以前的玉佩不一样,那我以前的玉佩哪去了?妈妈为什么不说这个玉佩不是我以前戴的玉佩?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好几个人围着一个中年妇女从我身边走过去。

    这几个人是小涛的爸爸妈妈和舅舅舅妈。

    那个被围在中间的中年妇女,正是我们邻村赫赫有名的张仙姑。

    小涛爸爸一边走,一边哭丧着脸,哀求似得说:“仙姑,仙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

    张仙姑也不说话,只顾着走路,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小涛爸爸的话。

    我惊诧不已,在心中暗暗嘀咕,难道小涛出事了?

    我紧跟在小涛爸爸他们身后,向小涛家走去。

    张仙姑年龄不大,也就二十七八,不过因为会捉鬼拿妖,所以人们都尊称她为仙姑。

    张仙姑长得很俊俏,再加上她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的确有点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姑。

    不一会儿,一行五六人都进了小涛家,我也跟着进去了。

    小涛亲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张仙姑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小屁孩。

    进了家门,张仙姑一抬脚,一米高的炕直接站了上去。

    这么高的炕,别说是一般的家庭妇女,就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不一定能一步迈上去。

    张仙姑站在炕上,俯视着躺在炕上的小涛,就像高高在上的仙人俯视着普通老百姓一样。

    看了一会儿,张仙姑拿出一张符纸,在小涛的眉心上擦了一下,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当张仙姑默念完咒语后,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手中的符纸也在此刻“轰”的一声烧着了。

    张仙姑张开嘴,将燃烧的符纸塞进了嘴里,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炕上,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干什么。

    只见张仙姑身子颤抖,脑袋摇晃,好像在做法一样。

    没有人敢说话,甚至没有人敢扭动身子挪动脚步,生怕发出声响打扰了张仙姑做法。

    过了一会儿,张仙姑的鼻孔突然冒出两股青烟,随后又消散在空气中。

    张仙姑睁开双眼,淡淡地说:“丢魂了!三魂没有一魂在!如果明天天亮之前不把三魂找回来,你儿子必死无疑!”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为天魂、地魂和命魂,也叫主魂、觉魂和生魂。

    一旦人的三魂都没有了,人身上的七魄就会慢慢散去,最终化为乌有。

    小涛妈听了张仙姑的话,身子一软,跌倒在地,顿时嚎啕大哭,泪水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啪啪啪”地落在了地上。

    小涛爸走上前,一把握住张仙姑的手,苦苦哀求起来:“仙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张仙姑叹了口气说:“王海,不是我不愿意救你儿子,是我不知道他的三魂丢在了哪里!不知道丢在哪里,我去哪里给你儿子叫魂。”

    接着,张仙姑继续说:“更何况,你儿子不是因为惊吓丢的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儿子的魂应该是被恶鬼给勾去了。能勾人生魂,这恶鬼可不是一般的鬼啊!”

    听了张仙姑的话,我大惊失色,立即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梦。

    再联想到我的玉佩,我心中断定,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不是简简单单的梦,极有可能是存在于梦境中的现实。

    小涛爸恳求地说:“张仙姑,只要你能救起我儿子,无论你要多少钱,就是砸锅卖铁,我也愿意!”

    张仙姑摇了摇头说:“王海,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不知道你儿子的魂丢在了哪里,我没办法给他去叫魂。”

    这时,我大声地说:“我知道在哪里!”

    我想到昨天梦中灵堂崩坍时的情景,觉得小涛的魂应该是丢在了那片埋葬小孩的乱坟岗中。

    否则灵堂崩塌之后,我不会出现在乱坟岗上。

    我和小涛都是独生子女,又是光着屁股一起玩大,我们的感情极好,就像是亲哥俩。

    我不想看着小涛死了,我想把小涛救回来。

    张仙姑以及小涛的家人都向我望来,眼中满是诧异。

    突然,小涛爸爸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小宇,你真的知道吗?你告诉叔叔,小涛的魂丢在哪了?”

    小涛妈妈也不哭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说小涛的魂丢在了埋葬小孩的乱坟岗上。

    张仙姑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将昨天晚上梦到的情景全部说了出来,只是我没有说我妈妈在暗中帮助我的事情,也没有说我是借用道法跑出来的。

    这时我已经明白了,我妈妈肯定也是一个和张仙姑一样厉害的仙姑,只是我妈妈将自己的能力隐藏了起来。

    甚至我怀疑,我妈妈给我喝的符水是她自己调制的,根本不是张仙姑的符。

    妈妈这么做,应该是不想让我见到爸爸。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让我见爸爸。我决定帮小涛叫完魂后,一定要回去好好的问一问妈妈。

    听完我的话,一屋子的人全都愣住了,一个个脸色阴郁,面沉似水。

    过了好一会儿,张仙姑叹了口气说:“王海,看来你儿子不止是被恶鬼勾去了魂,还被配了阴亲。”

    小涛爸爸惊恐地问:“张仙姑,那怎么办?”

    小涛妈妈则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起来。

    张仙姑想了想说:“按照小宇的说法,你儿子应该还没有和小女鬼成亲。我们只要破了他们的洞房,并且揭穿主婚人的真面目,就可以将小涛的魂叫回来了。”

    小涛以为站在棺材里面的鬼是他爸妈,其实那两个鬼将小涛父母的照片贴在脸上,是在迷惑小涛,根本不是小涛的爸爸妈妈。

    难怪在梦中的时候,那两个鬼不知道我是小宇。

    小涛爸爸说:“那仙姑你准备什么时候救我儿子?”

    张仙姑说:“今日午夜,在他们补办婚礼的时候,我去救你儿子!”

    小涛爸爸当即千恩万谢,不但给张仙姑磕头,还又往红包里面塞了不少钱,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张仙姑。

    张仙姑拿起红包摸了摸里面钱的尺寸,又掂了掂重量,脸上露出了满意地微笑。

    张仙姑收起红包,转过头对我说:“小宇,今天夜里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当即点头,大声说:“只要能救起小涛,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