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幸亏是流氓

    “说说这事怎么回事?”天虚着急的说道。

    天虚的表情很是震惊,村长和刘叔,即便是张子良也看出了其中猫腻。

    如果真是天虚的意思,那他不会问村长和刘叔这是谁的提议,演戏给他们看的话也没这个必要,因为村长和刘叔根本不懂这些事情,天虚完全可以不说。

    村长感到此时有些蹊跷,便向天虚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在这个村里,阴阳先生的活计都是天虚一个人承包的,可是前些年天虚云游四海,村里的人就开始找其他的阴阳先生。

    但是他们对别的阴阳先生也不是特别的放心,天虚回来之后,也会让天虚再看看这一切有什么不妥。

    如果有人故意破坏风水,意图不轨,天虚也会指出其中危害,迁坟或者改变其他的布局。

    也就是说,有的墓穴不是天虚找的,他也要再检查一遍。

    憨子强是个傻子,母亲死后又变成了孤儿,他死的时候天虚正好不在村里,也没人愿意花钱去给他找别的阴阳先生。

    就指望这个时候天虚能够回来,不为别的,就为遇到这种事事情,天虚绝对不会收钱。

    可是天虚回来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大家都是着急的焦头烂额。

    可就在尸体实在是不能再放的前一个晚上,一个人来到了村长的家里,说是天虚让他过来捎口信的,让他们吧憨子强埋在现在这个位置。

    那个人当时把帽檐压得很低,说话的时候也是故意找阴暗的地方,村长也没看清他的脸,只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人大夏天的还要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

    当时一下子解决了憨子强到底在哪里下葬的难题,村长的心里很高兴,也就没太在意当时的那个人。

    现在看来,村长那时候应该是着了别人的道,被别人给骗了。

    “你说你没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天虚疑惑的问道。

    “那人就站在院子外面,打死不愿意进屋,还故意站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我根本就没看清。”

    村长一脸的懊恼,如果当时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话,打死他他也要看清骗他的人对什么样子的。

    “叔,您能先把我娘的事情给解决了吗?”

    刘叔看了一眼还在那围观的人群,着急的说道。

    “我得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天虚道。

    “那您现在弄清楚了吗?”刘叔又问。

    “刚弄清楚!”

    “那我该怎么做?”刘叔脸上浮现一丝惊喜。

    “必须把你娘的尸身火化,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天虚淡淡的说道。

    “可是..。”刘叔面露难色。

    “放心吧,你娘我会和他解释的。”天虚道。

    刘叔思考了好大一会,这才像吓了多大决心似的,缓缓的点了点头。

    “事情已经弄明白了,咱们各自分工,你回家把你娘的尸身给烧了,我也会去准备一下。”

    天虚吩咐了一句,抬腿就往自家走去。

    “叔,那我呢?”

    这个时候,村长突然问道。

    “暂时没你什么事情,你会去好好回忆回忆那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天虚没有停住脚步,也没有回头,而是边走边给村长布置的任务。

    俨然一副顶头上司的做派。

    “好嘞!”

    村长像吃了蜂蜜一样美滋滋的,孩子一样屁颠屁颠的走了回去。

    张子良跟着天虚来到了村边的小屋,推开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几天没回来,这屋里就结起了蜘蛛网。

    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张子良把行李放了下来,拿起扫把准备打扫屋子,这个屋子是在是太脏了,不打扫的话根本没法住人。

    “不用打扫了,我们今晚不住在这里。”

    天虚立马拉住了张子良。

    “为什么,不住在这里那我们住哪?”张子良好奇的问道。

    “今天晚上我带你去把刘叔的事情给解决了。”天虚道。

    “为什么要我去?”

    张子良很是不情愿,好不容易放个假,连一个晚上都没好好休息过,好不容易到家了,还让我跟你去抓鬼,打死张子良他都不干。

    “你得学习技术,你知道在这个社会,学会一门技术是多么的重要,昨天我不也跟你说了吗,你要学会技术好防身呐,我又不能老跟着你。”

    天虚心里明白,背后那双黑手肯定是冲着张子良来的无疑了,而且事态也是迫在眉睫了,必须让张子良学会一些自保的手段,或者是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了。

    “那就算今晚上不住,明天晚上呢?”

    张子良知道今天晚上是必须跟着师傅无疑了,可是明天晚上呢,总不能也跟着出去逮鬼吧。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天虚唠叨了一句,倒在满是灰尘的床上就睡了起来。

    哎!

    张子良看着如此邋遢的师傅,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一样那同样是布满灰尘的棺材,只好坐在原地发愣。

    午饭是在刘叔家里吃的,村长也在。

    吃饭的时候,刘叔频频给天虚敬酒,再加上村长,他们三人也是吃的不亦乐乎。

    倒是张子良,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喝酒,埋着头,只顾着吃饭。

    “叔,您上午的时候说弄明白了,那您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母亲的事情能够得到解决自然是好事,可是他的脑中也是充满好奇。

    天虚放下手中的酒杯,翘起大拇指,道:“嫂子不愧是贞洁烈女啊!”

    “哦?”刘叔知道天虚是在夸自己的母亲,心下高兴,可是却不知天虚为什么这么说。

    “有人利用你母亲的坟墓,想在咱们村子布置一个逆七星阵,可是这个人没有想到的是,你娘让这个人功亏一篑啊。”

    天虚咽下了口中的菜,说道。

    “怎么讲?”

    天虚这么一说,把村长和刘叔都给弄糊涂了,就是张子良也有点云里雾里的。

    “坟墓是死人的房子,又称阴宅,就是供死人居住的地方,不过死人也只在这里居住七七四十九天,一般情况下人死了过了七七之后,就会投胎,坟也就变成后人寄托思念的地方罢了。”

    “而你母亲还未过七七,也就一直住在那坟里,本来都还是好好的,可是在憨子强埋在你母亲坟对面之后,您娘就一个劲的往家跑了。”

    “的确是这样?”

    刘叔和村长本来就聚精会神的听着,听到这里更是屏住了呼吸,不自主的就接话道。

    “这原因就是那憨子强的秉性。”

    说到这里,天虚就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往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玛德,没想到这家伙都死了还这个样子,都欺负到我母亲头上了,真正是死性不改!”

    刘叔义愤填膺,猛地把筷子摔在桌上,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都死了也不让人安分,这个流氓!”

    村长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谁知这个时候,天虚却是微微一笑,道:“不不不,幸亏他是个流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