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又是青龙

    北斗星,又称为北斗七星,是由七颗星星组成。

    如果人为地在某些地方布置七星阵,则也可以庇佑后人或者保佑一方水土。

    当然这个七星阵指的是北斗七星阵,还有水晶七星阵也有对应的作用,只是与此不同而已。

    而逆七星,则是按照七颗北斗星的位置翻过来布置的,作用也是与北斗七星阵的作用相反,祸害作用更是厉害。

    特别是坟墓,如果按照逆七星排布,这片区域就会变成阴煞之地,比那乱葬岗的阴煞之气还要浓郁。

    埋在这里的死人,如果时间太长,就会化作比厉鬼还要厉害的东西。

    煞!

    煞者,聚集了此地所有之阴气,极其狠毒,如不慎冲犯,家中子孙六畜将受其害。

    与一般的鬼不同,鬼只会吓唬人,厉害点的则会控制人的思想,做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即便是害人也只能借活人的手间接伤人。

    就像杨怡对旅店的胖老板一样。

    可是煞要远比鬼厉害的多,煞可以直接伤人,且极其不好对付。

    如果是有人故意培养的煞,加了一些特殊的调料之后,那对付起来更加的不易。

    逆七星培养煞,一般是选择七个命运坎坷之人,由于他们活着的时候对世界有诸多的不满,死之后戾气更重。

    心存怨气的人死后在投胎之前如果有机缘,就会变成鬼,从而各种报复世界。

    可是这种机缘实在是太少,所以大都会把心中的怨气留在这一片埋葬自己土地上。

    前六个人都是如此,这样在第七个人下葬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非常重的怨气,然后给这第七人一个机缘,将所有人的怨气聚集在他一个人的身上,那这个人就会带着七个人的怨恨,重返阳间。

    心思不轨之人,培养出煞之时,在加以手段进行控制,那这煞在形成之后就会变成这个人的一个工具。

    杀人越货,无所不能。

    对付一个煞已经极其不易,更别说这煞还是有主人的了。

    眼前的七座坟,有五座里面的死人早已投胎,就差刘叔母亲和那个刚死的人没有过了七七,天虚也不知道这布局之人所要培养的煞到底是谁。

    “那是谁的坟?”

    天虚指着路对面那一座新坟,问道。

    “憨子强的!”刘叔道。

    憨子强天虚和张子良都认识,是个傻子,五六十岁的样子,为人挺好,在村里谁家有事他都会去帮忙,干活从来不惜力气。

    就是有一个毛病,好色!

    经常偷看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洗澡,就是连老妇女也不放过。

    以前憨子强的母亲活着的时候还有人管管,以至于他不像其他的傻子一样四处流浪,可是去年他的母亲也死了。

    一个傻子,从未出去过,在母亲死后一年,不想也就这么死了。

    “为什么埋在这里?”天虚问道。

    那里明明就是逆七星的最后一星,即便是无意的,那几年之后,这里也将变成不毛之地的,难道这个人根本不懂?

    亦或者是,这个人是故意的?

    “他一个傻子,死了没地方埋,反正这个地方是村里的,大家就决定把他埋在这里了。”刘叔说道。

    不对,不对!

    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凑巧,天虚可不认为这又是一个巧合,毕竟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又是指着张子良的。

    北斗星在不同的季节和夜晚不同的时间,出现于天空不同的方位,所以古人就根据初昏时斗柄所指的方向来决定季节: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

    而眼前的这逆七星就是斗柄指东,东方青龙,又是和青龙有关。

    也就是说,这个煞和杨怡一样,想要解决掉,还是与青龙有关的人出手最为顺利,概率最大,危险系数最小。

    青龙啊青龙,天虚知道的与青龙相关的只有张子良啊。

    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分开来看,旅店和这个村子都有与青龙有关的人,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放在一起看的话,那就是只有张子良一个了。

    “真的是巧合吗?”

    经过了这两件事情,天虚的神经已经是绷得紧紧的了,他不怕明的,可是对这些来阴的还是有点胆怯。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是谁最先提议把憨子强埋在这个地方的?”天虚又问。

    他的心里总是有些不放心,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与杨怡那一次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冲着张子良来的。

    玛德,要来就甩开膀子正儿八经的开干,躲在后面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是村长!”刘叔道。

    “那好,这件事情我晚上再来帮你解决,我现在要去村长家里一趟!”天虚说着,就往村里走去。

    “村长不在家!”

    刘叔跟在后面大喊道。

    “你怎么知道?”天虚停下了脚步。

    “他在那!”

    刘叔指了指围观的人群,天虚立马会意。

    这个村长啊,真是够闲的,竟然像个小村民一样在这围观,你就不怕有失身份,你可是堂堂一村之长啊。

    你说你这么大的官,你就不怕有人说你闲话。

    “我帮你喊吧!”

    刘叔说着,一溜小跑,跑到人群中找了一会。

    不多会,刘叔便领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叔,您可是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啊。”

    那人一看到天虚,立马递上来一根烟。

    天虚摆摆手拒绝了那人的香烟,道:“村长,我有个事想向你请教一下。”

    村长满脸堆笑,道:“叔,您有话直说就行,没有什么请教不请教的,还有,您就教我小有就行了,也别教我村长了,听着别扭。”

    张子良来这个村子满打满算也就两年,村里的事情好多都不太清楚,其中最让他感到奇怪的就是,村里的人对自己的师傅都很客气。

    他真不明白,师傅这样的人在村里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地位。

    “那好,我问你,是谁提议要把憨子强埋在这里的?”

    天虚指了指憨子强的坟,问道。

    谁知,村长脸色立马一变,惊恐的看着天虚,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这。。这不是您的意思嘛?”

    “我的意思?”天虚如同雷劈一般,矗在了原地。

    这憨子强什么时候死的,他压根不知道,这怎么会是他的意思呢?

    难道是有人冒充自己误导这些村民?

    看样子是真的有人在打自己的主意了,不,张子良的注意了。

    先前所有的侥幸在这一刻都化作了虚无,天虚只感到背后一股凉意袭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