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围观死人

    “叔,您可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我家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冲出个人来,满面愁容的窜到天虚的面前,紧紧的握着天虚的手,着急的说道。

    这个人赫然便是刘叔。

    “说说,怎么一个情况?”

    天虚就地放下身上的包袱行李,坐在上面和刘叔攀谈起来。

    原来事情是这么一回事,刘叔的母亲在去世之后没多久,就开始隔三差五的回到家里,把家里的人都吓的不行不行的。

    后来就按照农村的土方法,在路上放了公鸡啊,黑狗血什么的。

    还别说,果然有用!

    当天晚上,刘叔的母亲果然没有再回来过,一家人也算是安了一点心。

    可是第二天晚上依旧没什么用,刘叔的母亲还是回来了。

    他们实在是没辙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天虚也应为杨怡的事情不在村里,所以刘叔就在等着天虚回来。

    “那你两天晚上有换过公鸡吗?”

    天虚问道。

    “没有!”

    刘叔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之所以不好意思,因为他看到了天虚脸上的不悦。

    这个方法也是天虚在以前告诉一个村名的,并且反复强调一定要换公鸡,刘叔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可还是明智故犯,这叫天虚怎能不生气。

    要不是看在同村的份上,天虚都有点想撒手不管这件事情。

    “哎~”

    天虚叹了口气,摆摆手道:“事情既然都已经是这样了,追究谁的对错也没什么意义了。”

    “可是。。”刘叔似乎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可是什么?”

    天虚刚准备站起来收拾自己的行李,刘叔这一个‘可是’却让他止住了这一举动。

    “我娘这次回来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刘叔偷偷看了看一眼那人群,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哦?”天虚的眉毛一竖,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以前啊,我娘回来之后只是在她原来自己的屋里睡着,可是这次却跑到了我们的屋子,表情啊,也变得好像是很害怕。”

    刘叔神秘兮兮的说道。

    “不应该啊。”天虚抬头望着天空,喃喃道。

    栓公鸡倒黑狗血的做法并不是用来伤害或者恐吓刘叔的母亲的,而是用来阻止干扰刘叔母亲的那些邪物的,按理来说,害怕的应该是别人,刘叔的母亲应该很安心才对啊。

    难道这鬼物比自己想象的要难对付,可是他来时经过刘叔母亲坟前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啊。

    如果没有什么强大的邪物,刘叔的母亲也不至于每天晚上都往家跑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时半会天虚也想不明白。

    就在天虚思索这件事情的时候,张子良也在考虑一个问题,这刘叔母亲都死了快两个月了,为什么坟还是新的?

    刚才刘叔一直和师傅在交谈,自己也没插上嘴,现在师傅在想东西,而刘叔就在旁边等着,正好是个机会。

    想到这里,张子良便道:“刘叔,为什么老太太的坟还是新的?”

    “我娘每天都要回来,我们要把她送回呀。”

    刘叔有些苦逼的说道。

    张子良听完,更加不解了。

    送一个鬼魂回去,难道还要把坟给扒开?

    怎么搞得这鬼魂和人一样,进进出出的还要开门关门。

    刚想继续问下去,却发现刘叔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摇了摇天虚的衣角,道:“叔,你说这该怎么办啊。”

    正在失神的天虚被刘叔这么一晃,也是猛然间回过神来,道:“怎。。怎么了?”

    “叔,你说这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刘叔着急得已经是焦头烂额了,你想啊,这种事情放谁头上能不着急啊。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一会就去看看。”

    帮人就得帮到底啊,再说了自己你也就为这事回来的,不帮人家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可不行啊。

    百闻不如一见,想不明白的话那就亲自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呢。

    光在这里瞎捉摸,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天虚本来打算回来之后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帮刘叔解决这件事情的。

    可是现在看来,休息是没有时间了,这件事情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所以,天虚打算把自己的行李放回自己的家之后,就立马回来解决这件事情。

    天虚刚把自己的行李放回自己的肩上,这才意识到那些围观的人群,好奇的指着问道:“他们在干嘛?”

    他不问还好,他这一问,刘叔的脸立马耷拉了下来,那表情就差点要哭出来了,特别的委屈,道:“还能干嘛,看我娘呗。”

    “看你娘?”

    别说之张子良了,就连天虚也是惊住了,什么时候国家的科技这么先进了,连普通的人都能看见鬼了?

    这样下去那还了得,那自己这晚饭可就不好吃了啊。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先进的仪器,能让凡人也能看见鬼?

    天虚把自己的行李往地上一扔,冲上去扒开人群就钻了进去。

    张子良也是跟了上去。

    呼~

    这不看还好,眼前的一切让天虚的脸瞬间和锅底一样,差点没把天虚的肝都给气炸了。

    当张子良紧随师傅钻进人群的时候,立马又钻了出来,捂着嘴巴拼命的呕吐起来。

    “这都叫什么事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