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鬼差至

    “说,你们为什么要杀人。”

    刺眼的灯光照的张子良眼睛都睁不开,可是耳边却是传来了邓思晴的一声娇喝。

    过了好久,张子良这才慢慢的适应了这刺眼的灯光,自己被拷在一把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是一张长桌,桌子的对面坐着两个穿警服的男警察。

    而邓思晴则站在张子良的身边。

    “怎么?不愿意说话呐,你是打算咬死不愿承认喽?”

    邓思晴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不光是张子良,就连坐在那里做笔录的两个男警察也是吓了一跳。

    “大姐,您让我说什么啊?”

    这个时候,张子良真想像电视上的大佬那样拽拽的来一句“在我的律师来之前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可是他现在的身份..

    哎!想多了也有泪啊!

    “当然说你们杀人的经过了。”

    邓思晴以为张子良要松口,态度也是温和了很多,双手抱着胸坐到了桌子上,由于穿着制服短裙,白花花的大腿正好在张子良的面前。

    张子良只感觉口干舌燥,鼻血差点都喷了出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时不时地还会朝裙子底下瞟去。

    “流氓!”

    看见张子良那火热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大腿,邓思晴俏脸绯红,骂了一句,然后赶紧从桌子上站了起来。

    她的这一变化,那两个男警察悉数看在眼里,想笑却是不敢笑,邓思晴在警队里可是出了名了火辣,辣椒一样的性格,好听的话说是女汉子,不好听就是男人婆。

    她虽然长得漂亮,警队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他垂涎三尺,可是却由于这个性格,再加上那不凡的身手,大多数人都只是只敢远观,不敢上前。

    在警队里邓思晴从未露出过小女人的一面,更别说害羞脸红了。

    没想到,今天托这个张子良的福,竟让这两个男警察看到了邓思晴脸红的模样。

    “你..你..”

    邓思晴气得面红耳赤,颤抖的手指指了张子良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你们接着审,我去审那个道士。”

    邓思晴气呼呼的摔门而去。

    “哈哈哈~”

    邓思晴走后,那两个男警察终于笑出声来,刚才可差点把他们憋成内伤。

    由于张子良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连住进那个旅馆的那个房间都是师傅的主意,所以那两个警察审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毕竟撕毁了封条,而且住进了死人的房间,嫌疑还是有的,在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之后,那两个警察只好把张子良暂时关押。

    张子良刚走进自己的牢房,就闻到了一股特别臭的脚丫子味,抬头一看自己的师傅正坐在床上抠脚丫子,那脚估计有好长时间都没有洗过了。

    不过老道却是抠的特别自在,嘴里还哼着小曲,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难道师傅真的知道什么?”张子良捏着鼻子走到师傅的床边坐了下来,问道:“师傅,他们都问你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就是关于那个死人的事情呗。”

    老道没有隐瞒,向张子良和盘托出,果然不出张子良所料,他们问的都差不多。

    “师傅,关于这件事情,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看着师傅这一怡然自得的样子,张子良都有些无语了。

    “难道你不知道吗?本来是想好心帮他们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的,可是没想到他们把我们的好心当做了驴肝肺。”

    老道坐起身来,解释道。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呢,直接把小怡的魂魄给抓回去不就好了。现在好了,自己惹得一身骚。”张子良听师傅这么一说,倒是不在怀疑师傅,可是又开始抱怨起来。

    “有些事情,靠人的正常思维和正常的手段是没办法解决的,比如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人力所为,他们就是再怎么查也查不清楚,最后只会让死者死不瞑目罢了。”

    老道说话有些唏嘘,更有些感慨。

    张子良心里有些触动,以前自己和普通人一样,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怪这一回事,还把这些默默帮助他们消灭妖魔的人当做神棍,背地里笑话他们。

    殊不知,这些人为了这个世界看起来太平,忍受了多少的委屈和痛苦,遭受了多少的白眼,可是他们却从未踢自己辩解过什么。

    张子良的有些心疼师傅,更有些懊恼自己以前对师傅这一职业的蔑视。

    “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考虑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知道什么时候,邓思晴的身影竟然又一次的出现在牢房的外面,并且她说着打开了牢房的大门,走了进来。

    张子良真搞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师徒俩这么上心,老是阴魂不散的跟着自己。

    不过,看到邓思晴到来,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美滋滋的。

    “你坐!”张子良殷勤的掸了掸床单,一脸谄媚的说道。

    邓思晴白了他一眼,也不客气,直接做坐了下来,张子良则是在旁边看着他嘿嘿傻笑。

    “别给我嬉皮笑脸的,站好!”邓思晴没好气的说道。

    张子良立马做了个立正的姿势。

    “我说美女警察同志,这件事情真和我们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帮你们而已,如果我们今晚不回去,那个尸体还会回去的。”

    老道近乎哀求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哪里都不住,偏偏住在死过人,而且贴上封条的房间,不是你们还会有谁?”

    邓思晴呵斥道。

    “我说你们警察办案都不用脑子的嘛,要真是我们杀了人,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去呢?我们又为什么还要把尸体给弄回去呢?这些你们想过没有。”

    由于着急,老道说话的语速特别的快。

    邓思晴一愣,感觉老道说的很有道理,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辩驳。

    “看你的样子,你似乎知道些什么?”

    半晌,邓思晴这才问道。

    “我.。。哎!这事跟你说不清楚,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老道有心想告诉她不是人干的,是鬼干的,可是转念一想,她指定不会相信,只好放弃了解释。

    “你们最好能够找出证据证明你们的清白,否则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你们必须得一直呆在这里。”

    邓思晴说着站起身来,就欲往门外走去。

    可是自己师徒二人都被关在这里,去哪里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指望他们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再出去,估计这辈子都得背这个黑锅了。

    这该如何是好呢,一时间,老道竟然想不出一点办法,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转。

    就在这时,牢房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同时屋内升起了蒙蒙的雾气,并且泛着悠悠的绿光。

    “不好!”老道大叫一声,立马盘腿坐了下来。

    邓思晴也是感觉到屋内的变化,猛然间驻足,回过头惊恐的望去。

    “张家的小子,可也找到你了,跟我们走吧。”

    一声恐怖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邓思晴当时就愣在了原地,而张子良身体也是一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